第十四章 爸爸,你小心点儿!

重生九十年代纪事

2021-09-15 08:28:16

YTT桃桃

资讯 | 完本

秦雪莲发完短信,抱着手机又看了两遍。不看还好,这发完倒有些后悔了。

她咬着嘴唇想:怎么办?大晚上联络他,还发的是这些内容,他会不会觉得她不懂事儿是故意的啊?

唉,还是有些心急了。和她往常的表现比,大失水准。

不过,能不心急吗?以前他可是三天不来,四天早早。

去年他们打的最火热的时候,他人甚至还在家呢,都能借着抽颗烟上趟厕所的功夫,抽空给她来个电话。

虽然那语气里像是打给朋友,虽然每次通话不超过一分钟、只回答几个字,可那证明他在抓心挠肝的惦记往外跑。

就像她有次生理期发烧,他来了明明做不了啥,但当他听出来她说话有鼻音儿时,大半夜的和苏玉芹都敢撒谎说哥们有事儿,然后跳墙进来的,也没敲门折腾她起来,还给送来一堆药。

这说明啥?这说明那才是心里有你。男人要想见你,怎么都能找到方法挤出时间,怕就怕在他没那个心了。

发生什么了?苏玉芹最近很会哄?哼,她有那本事嘛。

再说再会耍贱又能怎样,只要是妻子的名分,基本就丧失了外面女人能给的刺激和新鲜感。而那两种能让人变年轻的感觉,又对男人至关重要。

那是……难道跟她时间长了淡了?

秦雪莲一想到“腻了”,她赶紧甩头甩没那倒霉念头,劝自己:

不会的,怎么可能?江源达那人她还不知道吗?那是个爱对别人负责任的人。不轻易接受别人,可一旦有人能走近他,他就会护住,不会轻易甩掉。

想到这,秦雪莲将手机重重地拍在茶几上。她还不信了,江源达还能永远不来?来一次就会恢复常态。

不慌不忙站起身,开始挂熨烫好的毛衫,同时打开了录音机放邓丽君的歌曲放松心情。

边挂衣服,秦玉莲还不忘边心里提醒自己道:

这才哪到哪,没出息,都多大岁数了?还像小女孩似的猜男人心思。

只要江源达不要她货钱,这二百多平的门市也不收钱,卖一件就等于白得,一件一百多,还不是那种花一分要一分惹人烦的。

她自由又不缺钱花,还能给儿子将来攒足够的钱,其他无所谓。

而且她是真的无所谓,能不能让江源达娶她都无所谓。她对当人老婆不敢兴趣,嫁人无非又成黄脸婆了。

她的目标可是:

让江源达心甘情愿的养着。他还那个脾气,老婆敢闹就让老婆滚蛋。至于苏玉芹,以后甭管知不知道她插足了,那又能如何?

农村出来不要求进步的家庭妇女,凭什么那么好运?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的花男人钱,还挺心安理得。又生了个一屁崩不出个响的东西,还是个死丫头居然没被江源达嫌弃。

哼,就那江男,也就是好命姓江吧,怎么补课都是大白鼠一个,照她儿子差远了!

行了,真有那天,那对母女的好运也结束了,下半辈子就窝窝囊囊谨小慎微的守着小家吧,爷们几点回家都不敢问。

哎呀,这样一想,心里舒坦多了。

秦玉莲跟着邓丽君的歌声唱到:

“送你送到小村外,有句话儿要交待,虽然已经是百花儿开,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我在等着你到来,千万不要把我来忘怀。”

……

江源达根本就不知道秦玉莲给他发短信了,手机压根儿就没掏出来。因为他和好友大老李,在忙着安慰另一个好兄弟老姜。虽不是同一个姓,但他尊称一句大哥:

“大哥,别上火,先安抚住孩子。孩子知道那事儿不要紧,你是他亲爹,他还能大逆不道告诉嫂子?没有谁家孩子是盼着爹妈离婚的,你儿子又不缺心眼。”

老姜仰脖一口干了半杯白酒,辣的冒出鼻涕眼泪,使劲摩挲一把脸嚷嚷道:

“他比缺心眼还缺心眼!你们是不知道啊,他确实是没告诉他妈,但那小兔崽子敢威胁老子了!让我和董丽赶紧断了,说他现在正祸害董丽她妹呢。”

江源达端酒杯的动作顿住。

另一个好友大老李也傻了:“啥?”

“是真的。才他娘的十八啊,王八羔子!

还说三天内我要不和董丽拉倒,他就姐俩、他就董丽和董雪一起……

我家那疯婆子好像也有点儿神经了,最近老看着我,怎么办?兄弟们,到底怎么着啊?给拿个主意。我总不能给亲儿子腿打折,也不能被媳妇天天看着不出屋吧!”

江源达有些被恶心着了。老姜那是生的啥儿子啊?太他妈混账了。

大老李咂摸了一口酒,摇了摇头道:

“所以说嘛,早知今天,你养啥二奶?再嫩能有一次换一个新鲜啊?

你看兄弟我,多省心。在外面该玩玩,钱上说话没牵绊。每次出门上货都开心,在家还能让老婆开心。

老姜,不是我说你,出轨出到让孩子发现,真是赖你没出息。你两个家两面跑,这种生活算个毛?不累吗?咱爷们活就活个痛快,搞个女人还提心吊胆。

你那媳妇可和江老弟的不一样,那嗓门那泼式劲儿,知道了真能废了你。”

“大老李你他娘的,这是劝吗?少吓唬我,你走走走!”

“别急啊,你媳妇那,我给你出个妙招。你儿子不还没说吗?你媳妇不就是瞎怀疑吗?你这么的,她只要啰嗦发神经,你就给她扔床上。她要真急眼你也别缩,女人嘴硬的时候,就是咱爷们该硬的地方硬的时候。让她舒舒服服,百试百灵,完事儿就消气,哈哈哈。”

江源达听的一脸嫌弃,可老姜却听的一愣一愣的,当取真经呢:“那我儿子呢?”

“咳咳,兄弟就能帮你到这。这都独生子女,老子缺儿子缺怕了,一直就没赢过,没斗争经验啊。”大老李说完就站起身:“行了,江老弟,咱俩撤吧,太晚回去咱后方该不保了。”

“嗳你们俩,够不够意思啊?!”

“最后送你一句话,你儿子十八了,他现在犯罪可得负刑事责任。”

大老李这话,只让老姜再次愣住,却让站起身的江源达心里一震。

所以等他回到车上,发现有短信时,秦雪莲发的啥内容根本没看清,心不在焉地回了个“嗯”,然后就清空收件箱。

满脑子都是:

一,他家是闺女,干不出那种糊涂事儿。二,男男性格摆在那,知道了也不能做出啥过激犯法的行为。三,他们父女关系不错。四,还有啥来着?

江源达有些心慌意乱地开车,等回了家,刚打开家门,就发现他媳妇没有像往常似的在擦地,而是在跳舞,不,准确地说在练习舞步。

“呦,你回来啦。”说完,苏玉芹招招手意思下,就跟闺女继续唠嗑道:

“男男,妈是不是太笨了?人家你秦姨一学就会,快三快四慢三那些交际舞跳的可好了。听她说,前些年还参加过什么表演比赛呢。”

然后江源达就听到她女儿意味深长地说:

“妈,跳交际舞得有舞伴吧?参加比赛得有合作很久的男舞伴吧。您可别说是她以前的丈夫。

多年夫妻,估计整容了丈夫都懒得发现,怎么可能会陪她跳舞?再说要真是感情那么好,会被踹?

那谁陪她练的呢。

哎呦,对了,还跳的特别好,那得搂别的男人多长时间能练出来啊。

您啊,太天真。真信她离婚不是自己的原因?确定不是她搞三搞四?

呵呵,去年她给娘家起了四间大砖房,那么问题来了,当初离婚不是挺惨?钱哪来的?

听说啊,是听说,妈,有个别离婚的女人,要想过的好,那都好几个老爷们一起养着。她天天在那店里,您知道她一天招待几个。

总之,我说的这些,您前后连在一起想想。我最信的一句话就是:狗改不了吃屎!”

苏玉芹急了,轻拍了江男后背一巴掌:“还总之?跟谁学的那些话,那该是个小姑娘说的吗?唠你秦姨会跳舞,你咋还往她脑门扣上屎盆子啦?人家钱自己挣的呗,卖的好,不信问你爸,老去你爸那拿货呢。”

江男回头,真就似笑非笑地看向她爸。

此时江源达的那颗心吶,不止被女儿的话膈应着了,他还被盯的更慌乱了,脸有些绷不住道:“嗯”,就这一个字当回答了赶紧进屋。

进屋他第一样事就是给手机电池抠下来,随后才松了口气,脑子乱乱地躺床上沉思:

闺女什么时候说话那么咄咄逼人了?伶牙俐齿的,很陌生。

闺女那些话明显是针对秦雪莲。

为什么一个能在学校四处受欺负的孩子,忽然像换了个人,还说那话?啥意思。

难道是发现了什么?他又赶紧摇了摇头,应该不能。

这一宿,江源达根本就没咋睡,直折腾到后半夜,又跑南阳台抽了半盒烟,越想越……细思恐极。

客厅里一片黑暗,他驼着背坐在沙发上,得出以下结论:

男男最近确实不和他说话,而且有点儿故意的。

男男今天的语态不同以往,那表情眼神好像看透了什么,闺女啥时候这么吓人了。

不行,再这么下去危险啊!

更何况他最近总有种第六感要有事儿发生,还总觉得好像有人在盯着他似的。

江源达深吸口气,别不信第六感。要知道他那傻透呛的媳妇都常念叨一句话:直觉可准呢。

所以,不管是他今天敏感了,不管闺女发没发现,不管是说给他听还是无心的,他?

他确定一点:反正不能沦落的像老姜那么惨,不能让女儿把他当仇人的可能性出现,一丝一毫都不行。

至于秦雪莲……

嗯,舞确实跳的好,不过得说闺女那话还真有几分道理,到底是跟谁抱在一起练的呢,他从前还真没想过这问题。这很不像他啊。

唉,闹心,你说当初他扯这事儿干啥!

江源达用双手搓了搓脸:

行了,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他明天去秦雪莲那,先告诉一声最近事儿多,不会过去,别和他联系。

然后仨个月五个月的不去一趟,慢慢淡了,她要不傻就应该明白是啥意思了。大不了,再搭些钱,跟他一回,就当散伙费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十四章 爸爸,你小心点儿!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