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会失去什么

重生九十年代纪事

2021-09-15 08:28:16

YTT桃桃

资讯 | 完本

就在江男一跃而下的那一刻,墙的另一边,哑婆婆在双手合十地祈祷着。

她一把年纪了,认为自己早就看透了男人这种生物。

那种事儿,做儿女的,可以被动知道,可以听父母告知,可以听这个说那个说,唯独万万不能去抓。

傻孩子,奶奶知道你一定绝望着也渴望着父爱,这两种感受扯的你心口窝疼吧?要不然你刚才不能哆嗦成那样。

但你跳下去,就会意味着失去了,回不去了。

你会把那个人推的很远很远。他会恨你。

那恨里有让他无法在儿女面前再抬头的羞耻感,更有恼羞成怒对你的心寒啊。

……

院子里,已经贴墙蹑手蹑脚溜进仓房里的江男,正站在几个废弃的模特中间。她望着江源达伟岸的背影,死死地咬着唇,直到尝到了血腥味儿。

这几天在地下城等待的时候,不是没有期待过。怎么不去了?难道是因为她重生有什么变化了?他会不会就此变好了?

可今天连卧室都没进呢,窗帘也不拉,她爸现在就能被秦雪莲一把搂住脖子,还两腿盘在他的腰上,他不推不搡,任由那臭不要脸的趴身上。亲密的,她恨不得眼瞎了!

原来人的心脏真容易碎裂,原来亲眼所见是这种滋味。

江男举起相机,一张连着一张的开始拍照,他们哪个动作亲密她就拍哪个。

她告诉自己:

别手抖,就这样吧,再次失掉上一世也惦记到不行的父亲吧。他们父女的缘分就这些,她没那个福气能在结婚当天接受父母双双的祝福。这就是她的命。

江男的心在烧灼着沸腾着时,走进卧室里的俩人,其实并不像她拍到的那样,也并没有出现来不及等就进入激情天堂的阶段,甚至气氛有些僵。

因为江源达说:“下来,别这样。”

秦雪莲尴尬地将两腿从江源达的身上滑了下来,她莫名的有些心慌。

女人的直觉让她有种预感,也就乱了方寸急于解释道:

“源达我没喷香水,口红也蹭不到你衬衫上。”又不安的伸手,急着想摸江源达的脸,但后者一躲,她只摸到了头发,还给自己找台阶道:

“对,发型也不能弄乱了。其实姐姐不会发现的,每次我都很小心。你今天是怎么了?”

江源达被秦雪莲这讨好的语气,弄的心乱了一拍。

他也想起了每次离开时,秦雪莲确实会小心翼翼地给他整理衣服头发,会提醒他掏出手机清空通话记录,更会让他放心的说上一句:毫无破绽,然后才放他走。

这女人,还算体贴。

江源达换了没那么冷的语气,率先坐在床边,背对着院落拍了拍身边的位置道:“你也坐。雪莲啊,我今天来是有事儿跟你说。”

“嗯嗯。”秦雪莲连连点头。

“最近家里店里,还有你芹姐她爹娘那,四处都是事儿。

等男男开学了,我还得回趟老家,帮她爹娘那面儿修修房子。

时间上,我嘛,基本就不能来了,你就别给我发短信打电话了。

一个是身边总有人在,再一个是你芹姐有时候跟着,我也不能接,对吧?短信啥的我本来也不太会用……就是不方便,你明白我啥意思吧?”

秦雪莲低头间指甲抠着掌心。有啥不明白的?这是要缩回去了。

苏玉芹!你特妈的最近到底干了什么?勾的江源达又开始顾上大家了?

呵,江源达,你个可笑的男人!你想脱裤子就脱裤子,但你现在想穿上玩够了可没那么容易,反正你比我心虚害怕。

秦雪莲眼睛极快地眨动着,心寒都顾不上了,心里在翻搅怎么回答:

他既然没说的那么透,那她就跟着装傻吧,只关心该关心的。如果现在又哭又闹的挽留,只会说明她彻底懂了分手的意思,那会让他更放心的马上走。

不行,再心寒也不能冲动。

而此时说完那番话的江源达,他没观察身边人的表情。说完后,边等答复边低头摆弄衬衣袖扣,谜一样的沉默着。

秦雪莲开口前,先清了清嗓子,语调更温柔了,抬脸道:

“源达,其实我联系你不是有事找你,你也知道我能照顾好自己的。我就是想让你来看看我,哪怕路过瞅一眼也行。要不然我该惦记了。你是不知道我们女的,你一没动静吧,我总爱往不好的地方瞎寻思。”

说着说着,她眼圈儿红了:“那行吧,这段日子我会好好的,你开车注意点儿安全。唉,其实我这也是瞎操心,你有姐姐呢。”

男人尴尬地“嗯”了一声。

“但是源达啊,你说我不找你吧,这也做不到啊?

你看这眼瞅着就三月份了,换季那些新款衣服啥的怎么办?

你别这样行嘛,该抽空还得抽空过来嘛,你不在我怎么办啊?”

江源达心里有些不舒服。不知为何,心里是第一次冒出果不其然四个字。答应的倒很利索:

“行啊,等厂家那头把夹克衫啥的发过来的,到时候我让店里来俩人,给你送来,你就不用过去了。”

说完,江源达就准备要离开,却被秦雪莲一把搂住胳膊祈求的对他摇头。那胸,蹭在肘关节上,热热的,女人脸上挽留的意思也很明显。

但他坚持道:“我真得走了,晚上约了人。”

“可你好不容易来一回,别这样行吗?哪怕陪我说说话,五分钟。”秦雪莲带出了哭音,她扑进了江源达的怀里,这一刻的情绪也算真情流露了。

她双手紧紧地搂着男人的腰,眼泪一滴滴掉落道:

“你别不要我。你不知道你对我意味着什么。

以前我在娘家,觉得自己就是个干活的命。你结婚后,我又嫁了个那样的,离娘家八十丈远。洗衣做饭生孩子,日子没盼头。

我没想到老天让我们真在一起了。我知道我是偷姐姐的,但我太羡慕她了。

你那么好。是你领我喝没喝过的咖啡,是你让我感受到岁数大的人也能被人拉着手登山。我穿什么衣服,不再是没人注意。你不懂,当初我离婚非要儿子,那时候说实话,都觉得要活不下去了。

我不敢贪心,这样就好,源达,这样都不行吗?”

江源达没回答,他是倒退着走出房门的。

他得一边推着秦雪莲,一面尴尬的落荒而逃,所以路过院子的他,表情很是复杂。

大门关上那一刻,他不知道身后的女人在一脸愤恨看他背影。

更不知道在他路过的黑暗处那,有个女孩儿此时是一副恨不得吃人的表情。

十五分钟后,一直猫在仓房里的江男,听到屋里有杯子炸裂和摔东西的声音。

她好像忽然被这声音安抚到了,给模特穿寿衣的动作不抖了,掏出口红给模特补妆的眼神也带着欣赏,她甚至轻拍了两下模特的脸蛋,自言自语道:

秦。贱人,先吃点儿小菜爽爽胃,收拾完我爸,我就给你上大餐。

(鼓励请留下推荐票)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十六章 会失去什么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