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重生九十年代纪事

2021-09-15 08:28:16

YTT桃桃

资讯 | 完本

苏玉芹一脸怔愣地看她家房门:

闺女反锁门了,是为防她?

……

狭窄黑暗、被遮的密不透风的储物间里,地上摆放着三个脸盆,盆里有水有溶液。

破旧的架子上还摆放着仨闹钟,屋里拉着一根长绳。

屋里的江男正在冲卷,她把胶卷倒回来才打开相机片仓。

而地上的脸盆被她当显影罐用了。

只看她在闹钟的提醒下,一会儿用温度计量量,一会儿举起来看看。

她又用镊子夹着胶片放入显影液里,边搅动边默数十秒钟,蹲在那等了一分钟后继续搅动,一次次像重复机械动作般。

几次三番下来,七八分钟后她准备冲洗了,放入定影液等待。

水洗、晾干、拿长尾夹将照片一张张夹在了绳子上时,她抿紧唇。

不知那些影像在相纸上慢慢浮现时,会是什么样。

不知她那位父亲大人,当看到这些由女儿亲自洗出来的照片时,会是什么反应。

从天还有点儿亮,直折腾到天黑透了,江男才出现在客厅,重新穿好了棉服:“妈,我出去一趟。”

苏玉芹先是看了眼储物间门上的锁头,接着才抬头看闺女,表情有些复杂:“这么晚了,又干啥去啊?”

江男咬了咬牙,回道:“跟我爸约好了。”

“啊?”这回苏玉芹表情正常了,她挺惊讶:“你爸晚上不是请人吃饭?叫你啦?啥前儿跟你说的?”

“说给我吃点儿好的。妈我走了。”

江男含糊着赶紧换鞋开门,身后是苏玉芹碎碎念的嘱咐声:“那你打车,听见没有?知道哪个饭店不啊?你这孩子,倒是先给你爸打个电话再出门啊。”又小小声嘀咕了句:咋没叫我一声呢,啥时候的事儿?

出了小区的江男,伸手拦住出租车,报上地点,她准备再次返回秦雪莲那。

依旧是那条后街小巷,可这次江男是用钥匙打开了后门。

她看了眼窗帘后面那影影绰绰的身影,钻进了仓房,扛出了事先准备好的塑料模特,又强迫症一般还用眼神扫了扫院落,目测丈量了下正中间的位置,才将模特摆好。

她倒退出这里,在要关好门时,掏出个大石块。

就在江男准备砸出个动静引出秦雪莲,一歪头就看到两手插在棉袄袖子里的哑婆婆。

老太太左右观察了下,才走上前。

又像白天一样对江男摇了摇头。又像白天一样,用温热的手给江男拉进了她家。

江男看了眼偌大的房子里只亮着一盏昏黄的灯,她明白了,哑婆婆是一个人住。

“奶奶,一会儿那院儿乱喊乱叫的,您别怕。就是警察来了……”

老太太急摆手,还先一步给搬出了凳子。意思是孩子你扔吧,奶不怕。

一个大石块砸在了隔壁的窗户上。

哗啦啦玻璃碎裂的声音里,夹杂着秦雪莲连声尖利地“谁啊?谁!”随后是开门声,然后是女人似喊破天际的尖叫声:

“啊!!!”

她只喊了这一嗓子后,就像失声了般,就像失去了全身力气般,腿软地摔倒在门槛上。

秦雪莲感觉自己头皮在发麻,浑身的汗毛也全都倒竖了起来。

因为院子正中间,那里好像站着一个男人,那男人一身整齐的寿衣,没有眉毛却有着鲜红鲜红的唇,脸上还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他伸着手,正指着她。

而此时,江男已经郑重的对哑婆婆鞠了一躬后,消失在夜色中了。

……

江源达接到闺女的电话很高兴。

正好酒局散了,感谢话说差不多了,他也着急回家和闺女媳妇显摆呢,结果没想到闺女找他。

开车去往约定好的公园时,江源达是有点儿纳闷的,但喜悦还是大于了其他感受。

因为闺女电话里说:“我有话想对你说,但不想告诉我妈。”

啥悄悄话呢?能对爹说、不对妈说的?

对喽,前些天,他爷俩也算有了小秘密,他帮闺女出头打那帮小兔崽子了。孩子要彻底地和他诉苦?还是啥?

反正甭管是啥事儿,都有爸呢。

到了指定地点,江源达一眼就望到了路灯下笔直站在那的闺女,撂下车窗喊道:

“男男?啥时候到的?爸不是让你去街边奶茶店等会儿嘛。快,上车,外头冷。”

“你下来。”

“车上说,你这孩子,不听话。”

“你下不下来?”

“好好好。”

江源达下车前,还不忘把副驾驶上的档案袋带着。刚走到江男跟前儿,就发现闺女皱眉头嫌弃他身上有酒味了。

他喝了些酒,表现比往常略显兴奋,不但没说我这是为了谁啊,倒笑呵呵有些讨好地递过去道:

“看看,是啥?德强啊姑娘,爸喝点儿酒就喝点儿酒呗,你皱啥眉头。高兴不?意不意外?赶明你跟那任子滔一块堆儿上学了。”

没有等到女儿爱夸赞的那句“我爸最好了”,江源达心里有点儿不好受。长大了是不行,小棉袄漏风,没小时候可爱。

唉,关键是不夸就不夸吧,那怎么还板个小脸儿不说话。

“咋了?咱家发生啥事儿了?你那傻舅舅惹祸啦?”

江男笑了。

江源达松了口气,看来家里没大事儿。

可这口气还没松彻底时,江男说:“我也有东西要给你”。说完递过去一沓照片。

江源达在接过之前,还疑惑地扫了眼女儿的脸。这才用微微倾斜的角度,掌心摊着照片凑到路灯下面看。

第一张就是今儿下午,秦雪莲骑在他身上的景象……男人的指尖瞬间捏皱了照片。

而江男,此时用刚才和她爸一样的表情,笑着上前问道:

“你意不意外?”

江源达喉咙动了动,好一会儿没发出一个音儿,他不可置信的和女儿对视。

江男又拿出一沓子纸递过去,这次江源达连接都没敢接。

江男却自顾自说道:“这是赠与合同。家里的不动产要给我过户,你存折里的钱全给我就算完成交付。至于你的货,我会去库房点数,上价多少卖价多少,每一件都是我的。也就是说,无偿将你所有财产必须全部转移到我这。而我的交换条件嘛,你只要做到这些了,我保证不告诉我妈。”

江源达踉跄着后退两步。

江男却不放过他继续说道:

“赶紧签字,签完了记住了,民法通则第十八条:除为被监护人的利益外,任何人不得处理被监护人的财产。要是敢侵害我的合法权益,敢花我的钱给别的女人,我会起诉你赔偿损失,承担责任,去法院撤销你是我监护人的资格!”

(经常性提前发稿,意不意外?惊不惊喜?那么,鼓励留下推荐票,感谢。)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十七章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