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面目全非掌

重生九十年代纪事

2021-09-15 08:28:17

YTT桃桃

资讯 | 完本

江男是在苏玉芹看了看江源达又盯着她瞧的目光中,状似平常的倒完水。

但等到回屋后,她背靠着门,回想起她爸刚才冷漠的眼神,端杯的手有些颤抖。

抿紧唇另一只手攥拳,不停地捶打心口,感觉有口气上不去下不来。

那表情、那动作,和之前在车里的江源达一模一样。

当父亲的,觉得今晚好像是丢了孩子。

而此时当女儿的,江男也忽然脆弱的一塌糊涂。

两辈子缺爹少娘。

就不能再往前几年吗?

没有秦雪莲,这人还没和爸爸发生啥。只有爸爸妈妈和她,她就会什么都看不见,她也一定什么都放下,她能做到假装天真地叫一声:爸爸。

……

这天晚上,注定会让很多人心绪不宁。

江源达半夜又坐在客厅沙发上,望着女儿的卧室门,一颗烟接着一颗烟。

他心里过不去那道坎儿。虽然平静下来后,也退过一万步站在孩子的立场想了。

孩子维护她妈,岁数小做事儿极端了些,可以,咋的都行。但是那态度明显是不要他了,他过不来那个劲儿。

他还没岁数大呢,没成了闺女的拖累呢,就这么不要他了。

白眼狼个小混蛋,子不嫌父丑,她嫌弃他!心真硬啊,想再凑过去都不给她爹留个活口,还威胁!

苏玉芹在黑暗处披着件单衣,站在卧室门口。

好些年睡着了不起夜不失眠的女人,此刻她在不安地扭动着手。

这爷俩是真倔啊,装的都挺好,可是太像了。

到底是因为啥啊?她直觉怎么那么不对劲儿?

失眠的还包括隔了几栋楼不沾边的任家。

林雅萍大半夜扒拉丈夫:“我今儿嘴欠了。”

任建国以为媳妇说梦话呢,翻了个身。

“你倒是醒醒啊。我不是跟你提过嘛,有一次我去王嫂子那打牌,看见老江从他家门市后门进去的。我都打了一个四圈儿了,他才从后门出来。呵,头发还湿了,真行,跑别的女的那洗澡去了,就离婚那女的租的地儿!”

任建国立刻睁眼,回眸时还有些发愣:“你咋嘴欠的?”说完彻底清醒了,坐起身急头白脸道:“你不会跟弟妹说了吧?你是不是虎?”

“我没有,我提醒的特别自然,所以我才闹心。我觉得玉芹根本就没听懂。

我让她明天去隔壁买大饼子,她备不住真就买大饼子呢。哎呦,还得给我带回来一兜子,你瞧着吧。

真愁人啊,但愿能走个顶头碰,逮个现行。”

“我看你才是愁人。这种事儿往外露,没人谢你,老江知道了倒是会恨你。再说你这二年,也没跟弟妹走的多近,别吃饱了撑的。”

林雅萍拉下脸,横了丈夫一眼:

“你管不着。以前住多少年对门邻居呢,我俩啥时候不好了?

话说回来,这跟前儿有跟她关系不好的吗?那好脾气真是,我服。

我只是最近几年觉得和她没共同话题。

一唠外面花花事儿,她都不学点儿经验,还回回整句男男她爸不是那样人,搞的好像我愿意聊那事儿你就是那样人似的。

结果呢?哼,我们这些嘴碎的,没咋地,她一脑门绿。

唉!最近这不一起上舞蹈班嘛,又走得近了。越接触越觉得她可怜。

你知道玉芹今天说啥吗?还说那娘们是她好朋友呢。我当时真想掰她脑袋说那就是个不要脸的。

一面丈夫,一面所谓朋友。

其实她以前明明也是个宁为玉碎的性子啊,要不然不能那年月扛着大包被城管撵,抓着了挨揍都不眨眼。再看现在,丈夫拿她当二傻子对待!

不行,她今儿要真给我只拎回大饼子,没点儿警惕心,我得再接再厉往透了点。”

任建国急了:“我看你要疯。我们男的最膈应你这样传瞎话的。”

“这是瞎话?我看你是不想好好活了!我们女的最痛恨老爷们在外扯犊子,整死一个狐狸精是一个。”

客厅里,任子滔发型微乱、一身格子睡衣站在那。心很累:那万一江男知道了怎么办?

我们当儿女的,最闹心的就是名义上有家,而家却名存实亡了。

要说这一宿谁睡的好?被吓着的秦雪莲。

她虽然吓的不轻,睡的不踏实,偶尔还打两下哆嗦,但秦雪莲睡觉前还有心情换上真丝超短睡裙,且手机一直没关机。

她想着,打了十几遍电话,江源达动动脑就该知道她有急事儿。万一跟以前似的,半夜喝点儿酒和苏玉芹撒个谎过来呢,她得穿的性感点儿。

又是一天,清晨终会来临……

大清早,江家的饭桌一股沉闷的气氛。

江男今天不但没有出门跑步,而且还破天荒的吃了主食。

江源达路过餐桌时,想起今早没给妻女做饭,以后也不用给那没良心的孩子做饭了。看看,都不抬头看他!

他脸色很难看地路过餐桌。被苏玉芹叫吃饭时,淡淡回道:“我不饿”,然后就换鞋离开了。

“闺女,你和你爸?”

“妈,你都磨叽第十遍了,我们并没有吵吵。”

说完,江男就一口汤一口馒头的,吃的一副风卷残云样,给苏玉芹看的掰完馒头却不知往嘴里放,直盯着女儿瞅:

“可你眼睛都肿了,跟妈说说呗?你不能这样,咋能啥活都不和我说呢。”

江男干脆放下筷子。吃的有点儿冒汗儿,她用胳膊蹭了把脸,这才直视她妈的眼底:

妈,我等这一天好久了。

“妈,我上午约了同学玩,先走了。别瞎担心,啊?”

站起身时,还拍了拍苏玉芹的肩膀以作安抚,然后就单肩背着包出发了。

江男是清晨六点,齐肩的头发扎成了马尾,出现在十四道街街头。

半梦半醒中的秦雪莲,觉得好像有人在盯着她瞅,刚一睁眼就被床边的人吓到了,尖叫着:“啊!!”

江男趁此上前,一把撕碎她的睡衣,连续咔咔猛拍完几张将相机扔向了一边。

“男男?你……”秦雪莲本能的想抢相机:“你要干嘛?给我!”

“睡觉穿超短裙,等谁呢啊骚货?!”

江男一把抓起秦雪莲的头发,拖着就给拽到了地上。

秦雪莲的脚还在床边搭着,身体却躺在冰凉的瓷砖地面上,扭头喊道:“你是不是疯啦?”

“穿这样等我爸呢是吧?我打死你个不要脸的!”一手死死地将秦雪莲的脑袋按在地上,一手张开五指冲着面门就挠了过去。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十九章 面目全非掌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