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只会拿自己当筹码,来守护家

重生九十年代纪事

2021-09-15 08:28:17

YTT桃桃

资讯 | 完本

与此同时,地下批发城。

每天这个时间是最忙碌的时候,因为下面各市县来批发的老板们,手上正拿着各个店家的名片在四处选货。

可今天江源达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热络的周旋其中。倒是阴着一张脸坐在老板椅上,一副爱拿货就拿,不拿少废话的表情。

他点着货单子在按计算器时,店里年龄最小的售货员凑了上来,一脸不好意思道:

“老板,我想请会儿假。”

“干啥。”江源达头都没抬,不是好气儿道。

售货员怯懦:“早上起来晚了,没吃饭。我知道现在忙离不开人,可我有低血糖。我错了老板,主要是不吃饱了没力气,咋干活啊。”

江源达按计算机的手顿住,他缓慢地抬头看向眼前的丫头:不吃饱没力气,干活?

不知为何,江源达的眼前似浮现了他闺女那张胖脸。

他仔细回忆:早上走时,江男在干嘛来着?那孩子好像在狼吞虎咽的喝汤吃馒头。

不对,她最近不是一直在减肥吗?不是该数大米饭粒下咽吗?

江源达愣住。

“老板?”

江源达一挥手放行,接着他就慌张的习惯性想掏手机,找了一半儿才想起昨天把电话砸了,捞起固定电话就打到家里。

正要换鞋出门的苏玉芹,听到电话响还以为是娘家妈打来的呢。

“江男呢?在不在?”

“说是和同学约好了……”

“不在?啊?问你话呢!怎么不看住她!”

苏玉芹被暴呵声吓的赶紧将话筒拿远,而等她想回答时,那面儿已经断线,等再打过去服务员又说江源达不在。

她稀里糊涂有些魂不守舍的下楼,直觉让她的心极其不安。

林雅萍打招呼道:“玉芹,这么早就去买大饼子?”

“啊?啊。”刚想要返回家的苏玉芹站住脚。对,还答应给子滔带呢。

林雅萍抿了抿唇,心里叹口气,冲苏玉芹招了招手:“算了,咱俩一起去吧,我当溜达了。”

而地下城那头,想上货的熟客正好和江源达走个顶头碰:

“你好啊江老板。”刚打完招呼的男人傻眼了。咋的啦?跑啥,家里着火啦?

江源达启动车时,脑子里闪现的全是那天和朋友们喝酒时的画面。

老姜说:他儿子知道了,打击报复威胁到,要睡了他情人和情人妹妹。说他儿子放话了,宁可和爹共用一个被恶心着,也要收拾外面的替妈做主,否则咽不下那口气。

而大老李说:你儿子可满了十八,年轻人有时候冲动只在一念间,他要冲动够判的了。

那他家男男……

此刻江源达的脸色是青红交加,握方向盘的手心直冒汗儿。

他家男男,看到他和秦雪莲纠缠那一幕,居然能忍到把合同照片准备好再谈判。对他出手都那么狠,怎么可能会放过秦雪莲。

大早上吃饱了没影了,干什么去了?

江源达不敢再往下细分析了,他猛踩离合油门。为了稳定住情绪,甚至心里在自己劝自己道:

他女儿,十六年间一直性子慢吞吞,是个不会主动和人发生冲突的孩子。

即使再改变吧,是,他承认,最近变化虽然大,但绝对绝对不会冲动的对吧?那可是个全小区出名的温和孩子,不会的,一定不会!

就在江源达一脸慌张奔往十四道街时……

江男装作一脸疑惑,探头问床下的女人:

“你咋吓这样呢?我以为你身体上扛打,心理素质也能杠杠的呢。瞧你那怂样,这才哪到哪,咱俩还没唠你儿子呢。”

这回秦雪莲反应激烈了:“你敢?不是,江男,我求你了,我指定离你爸远远的。我错了我错了,我对不起你妈!”

江男立刻拉下了脸:

“少特么提我妈,你配吗!你个万人骑的东西!

还弄个供儿子读书是自立自强的母亲形象,你给自己设定的人设挺伟大啊?

你靠的是双手吗?靠我爸给你施舍的仨瓜俩枣吧。哼,还别说,给你儿子养的真挺好。”

江男又想起了上辈子那小亮开个本田雅阁去听演唱会,据说找个对象还是个大干部家的。

而她呢?凭什么?那些通通都是她家的,这就是该死的欺软怕硬欺负没娘的孩儿!

江男咬牙切齿道:

“秦贱人,你说就你刚才那贱样,穿这破布条的睡裙,我洗出来给你儿子看看,他会不会很喜欢?

啊,对了,忘了告诉你,我还拍到了你贱贱的往我爸身上扑的样子了,贴着挤着简直骚气冲天!

就这些照片,你想想你儿子看到了能不能浮想联翩?

我再雇几个人,把你的照片往老家那么一发,流浪汉们能不能当**看?你爹、你哥、你姐夫妹夫们能不能人手一张?

关键是你儿子学校。对,得写上刘行亮妈妈的大名,发给他老师、发给他同学们。你可千万别和我说转学,转哪我找哪,谁让我家有钱。

我再雇几个混子时不常的,是吧?折磨折磨小亮同学。他的少年他的青春期他的整个儿人生,一定会来个大逆转。他会有惊人的变化,你期不期待?”

“C你妈的江男!你妈苏玉芹活该是个王八头,你爸就是稀罕我,你个小贱人!”

秦雪莲忍着全身的疼,用手抹了把脸上的血,脸色狰狞似吃人般在床底下继续嘶吼道:

“我就错了,就该给你爸生个大儿子,让你滚犊子。再给你妈下点耗子药药死,你落我手里,我磋磨不死你。给我听好了,你要敢动我儿子,我就杀了你妈。你妈不得好死!嘎嘣温死!”

好哇,好。你上辈子就杀了我妈。

江男腾的站起身,让你藏床底下。她整个人被气到似要爆炸的状态,丧失理智般,居然徒手硬生生将两米大的双人床搬了起来。

“啊!!”秦雪莲惊恐尖叫着暴露了,没有了床的遮挡,她正恐惧的不知如何是好时,咣当一声,昨儿被那寿衣吓的,为了辟邪放枕头下的斧头掉到了手边。

天助她也,立刻捞起斧头冲着江男的方向挥舞:“我先砍死你,我先砍死你。”

而江男在看到斧头那一瞬,她转身跑了。

同时院子里也有了声响。

江源达是从隔壁哑婆婆家跳墙进来的。因为前后大门都被人反锁了,那一刻他就意识到要不好。

但他没想到会不好成这样。

江源达刚打开屋门就差点儿昏死过去,他也真想昏死过去。

音响在震耳欲聋的放着歌。

往屋里一看,床七扭八歪,角落里是衣不蔽体缩在那的秦雪莲。那位满脸血还在挥动斧头,好像念叨着:我要砍死你。一副精神已失常的状态。

江源达正急着寻找女儿的身影时,厨房里传来响动。

随后出现个头发凌乱、脖子有血迹、举把菜刀冲过来的胖女孩儿。

“男男?”

看到女儿这形象,江源达的眼眶当即酸涨的厉害。

他忽然意识到,如果有天孩子疯了,就是他造成的。

上前试图抱住女儿,江源达落泪道:“爸错了,爸真错了。别这样把菜刀给我,听话好孩子。”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二十一章 只会拿自己当筹码,来守护家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