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对峙

重生九十年代纪事

2021-09-15 08:28:18

YTT桃桃

资讯 | 完本

在没跳进院子之前,江源达的观念依旧是:他只不过是犯了大多数男人都会犯的错罢了。

他有很多理由来证明这“通病”:

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上到各级别的领导、各公司的老总,天天电视见的大明星,下到道边的民工挣俩辛苦钱都去洗头房。

这说明啥?哪个层次的男人没犯过错误?没想犯错误?

一帮大老爷们聚在一起常唠的也是:有钱了,多几个女的不是正常现象?一个个心照不宣。

谁没点儿花花心思?哪个男的不想多玩几个女人尝尝鲜?高调的甚至会大声宣扬:老子有钱,情人多点儿,孩子多点儿,怕啥,又不是养不起。

所以啊,他是没守住底线,说破天他是不对,这点不否认。但他跟那些人比,是不是没到该死的程度?

至少,他从没想过不要妻子孩子,也不是对她们没感情。

那俩一个是只有苏玉芹在,才叫家。别看那娘们一天没心没肺的,那是左右手,手能断吗?哼哼一声,她都知道他哪难受的妻子。

另一个更重要了,那是他血脉。曾经苏玉芹不是没有机会要老二,也不是交不起罚款,是他说拉倒吧,万一生个小子会偏心,闺女该难受了。给这一个养好咱俩就谢天谢地。他想的很简单,男孩女孩不都是他的?他得给闺女当公主惯着。

要说后悔,真后悔了。如果、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女儿根本没发现,而是由他来先一步察觉,觉得妻子和孩子有点儿怀疑了,他会不眨眼的马上断掉外面的一切。因为没有可比性,外面的随时可以舍去。

他可没想过像那些糊涂虫似的,让外面的赛脸,骑头上欺负老婆孩子。

是,他知道自己可以做的更好,也完全不用扯这一套,毕竟这些年各种场合见过的大姑娘多了,坚持的不错。

可到秦雪莲这,这不是跟她曾经在最真的时期,有过那么一阵懵懂的憧憬,寻思成两口子呢,关键又止于未说破阶段就那么拉倒了,有点儿遗憾。

挺留恋那阵儿吃完饭就去道口偷摸瞅秦雪莲。寻寻摸摸的,你给我递个眼神,我心情能好上一天。那样的时光,那时候真年轻啊。与其说留恋女人,其实不如说留恋自己,仅此而已,稀里糊涂的就犯错了。

所以,以上种种,江源达真心觉得比起那些家外有家的,明目张胆包养的,外面的二奶又给生个抱回家的,比起这些会带来的伤害,他是不是没到让女儿恨死的程度?男男是不是不至于这个样子?

但此刻,一个从不在外人面前落泪的高大汉子,泪意从眼眶滚落那一刻,也彻底明白了:或许苏玉芹那能混过去,女儿这、至于。

江源达想上去抢菜刀,凭他的身高本可以易如反掌,可他两次脱手,主要是女儿情绪太不稳定,怕伤了她。

江男眼睛直勾勾盯着屋里的秦雪莲,她挥舞着菜刀嘶吼:“我要剁了她,我要剁了她!”转头又冲她爸喊:

“你刚是不是说错了?那你错了你去杀。给你,给你刀,她要给我妈下耗子药要药死我妈,她说要等我妈死了嫁你,好磋磨死我,还要给你生儿子!你们好好过,你满意了?你来是救她的是吧?!”

江源达一手搂住浑身抖得像筛糠的女儿,一手死死地把住江男冰凉的手,商哄:“怎么会,你听爸说,不会有那一天。咱三口人好好的,你听话。我不救她我是来揍她的,我拿耗子药先药死她行嘛!冷静点儿闺女,你妈啥事儿没有,咱为她不值!”

这话刺激了情绪已然炸裂的江男,她妈啥事儿没有?她一双泪眼仰头看向江源达。

脑海中晃过苏玉芹冰冷的墓碑和黑白照片,晃过越是过年过节别人团圆的时候,她听着鞭炮声驱车一个人去墓地,墨镜下总是哭肿的眼睛,告诉一声:妈,我又长大了一岁。

晃过江源达再老二十岁的这张脸,她听说他住进了ICU,在医院走廊狂奔,几次崴脚,鞋跟儿差点儿跑断,在推开门要叫出那声急切的爸时,居然发现是场恶作剧。

她爸在和叔叔们吃肉喝啤酒只为骗她来,她差点儿被气炸了肺。

一个个的,干什么都拿死威胁她,就会死是吧?

江男哭了起来:

“你错了,你们这个错那个错,我才错了!

我先抑郁自杀行吗?我先作风不检点让你们操心行吗?那我现在跟你们说我错了,你们还给我家行吗?

你们是不是一高兴生了个孩子,觉得给她吃饱穿暖就行了?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和那些更可怜的孩子比,不该这样作是吗?

那是因为人家根本就没见过幸福的样子!

而我,我见到过,我见了那么多年。

我的小学作文都是,我的爸爸妈妈很爱我。我不要告诉爸爸妈妈有同学欺负我,因为我不希望妈妈对我说对不起,不愿意听她道歉因为疏忽让我得了热惊厥,不愿意看到你一脸愁容领着我四处求医。

我小小年纪,宁可胖的没自尊,宁可被人欺负的要死,我也瞒着,让你俩以为我很快乐。

别的小朋友放学不爱回家,而我是特别希望回家。你知道那家对我意味着什么?

你们给予完,一个说毁掉就毁掉,一个说撒手就撒手。你还伤心我要你所有的财产,是,我要,你也必须给!

我只要想到那死女人花过咱家一分一毛,或者还有可能花一分一毛,我都恨的睡不了觉!

我要花钱,买房买车买能买的一切,把你的钱花光,没有钱就没有那个啥啥都不如我妈的女人来拆散我家!你要再敢跟她联系,再敢对不起我妈……”江男顿了一下,忽然暴呵一声:

“我弄死你秦雪莲!”

话音儿落,菜刀就在江源达被说的失魂落魄时,毫无征兆的甩了出去。

一直蜷缩跪坐在角落里、拿斧头当防卫工具的秦雪莲,随着菜刀从面前飞过打在录音机上,咔嚓一声,她脑神经的最后一根弦也跟着断裂了。

在晕过去那一瞬,秦雪莲想着:得带着儿子离这不要命的远点儿,越远越好。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二十二章 对峙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