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痛到不能选择

重生九十年代纪事

2021-09-15 08:28:18

YTT桃桃

资讯 | 完本

林雅萍坐在厨房摘芹菜,她摘着摘着泪滴毫无征兆的就掉落在一堆芹菜叶上。

任建国正好开门进屋,边低头换鞋边像往常一样说道:

“今儿咋没出去玩啊?我还寻思我回来挺早,你指定不在家呢。”说完就进屋了。

但一分钟后,一向粗啦啦的大老爷们又倒退了回来,他一脸纳闷微张着嘴:“你在抹眼泪?家里有啥事儿啊?”

媳妇没搭理他,他冲屋里喊道:“子滔?任子滔!你妈哭了知不知道?”

任子滔将手上的书放在茶几上,站起身时,表情也挺疑惑。

任建国教育他:“不能天天就知道学习,学傻了呢?你看看你爹我,没啥文化吧,但能把这些合作伙伴整的明明白白的,说明啥?说明你老子情商高。

你走向社会也是,学问只是敲门砖,当人上人得懂得怎么摆弄人。

就比如你妈哭了你都没发现?啥原因啊,知不知道?你这就是情商低的表现,且学着呢。”

任子滔两手插在裤兜里,探头看了眼林雅萍,冲他爸点头答应了:“好,我以后加强。”

这对儿爷俩都拿林雅萍哭,当每月一次悲伤春秋的表现了。

林雅萍却忽然哭着接话道:“漏了,老江那事儿露馅儿了。”

任子滔……

任建国:“啊?”

“我和玉芹去买大饼子,那哑老太太只放大喇叭,却一个大饼子都没做。

大清早门口还三三两两站几个人,在那议论纷纷说不知道谁家干仗,叮咣的,又是音乐又是哑老太太放的大喇叭,也确认不了谁家,我就觉得要不好。

玉芹一下子就听出男男的哭声了,我还没反应过来,那哑老太太一把拽住玉芹的手,大白纸上写着你个当妈的得出头。

完了,我就是想拦都拦不住了,我俩就翻墙,连滚带爬的翻墙……”

接下来,林雅萍就详细地描述她都听到江男说啥了,苏玉芹又是怎么差点儿软倒在门口,等拽开门一看,屋里已经撩倒俩了。

任建国听的着急:“然后呢?你挑重点说,老江外面那死娘们你就别提了!”

“去医院,都没时间干仗了。”林雅萍说到这一顿,眼泪下来了:

“男男那孩子平时笑呵呵的,你是不知道,抽过去是直挺挺的,口吐白沫,意识不清,啥啥都不知道了。

老江就伸手让孩子咬,怕男男咬到舌头,玉芹一遍遍掐人中喊男男名,那场面,尤其是他们两口子背着抱着孩子往外跑,一遍遍喊着男男啊男男,我的那个心吶!”

任建国一屁股坐在小板凳上,点了颗烟:“你就别跟着哭了。那到医院医生咋说的?能不能治好。孩子咋样了?弟妹那?”

“医生能咋说,一指望他们就会拽词,什么这么长时间没醒,可见抽一次脑神经会有很大的损伤,又说容易造成意识障碍又说再刺激会造成更严重的后果。听的我心脏加速。

得亏男男中间睁了睁眼,抽的全身痉挛,她能有劲儿吗?就迷迷糊糊叫了声妈,完了又昏睡过去了,到我走都没醒。

可怜啊,最可怜的是孩子!

你们老爷们没想好好过日子,别他妈生孩子啊?

一个孩子,她在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保卫那个家,护家护的都抽过去了,没告诉她妈,自个儿上门要揍那个该死的女人。

我现在才闹明白男男大清早一圈儿圈儿傻跑个啥呢,她那是怕揍不过啊。

十六岁,看到这些,让她将来怎么找对象?让她将来怎么相信人?

一个不认识的哑老太太都能白纸黑字塞玉芹怀里,上面写着你个当妈得出头。你说玉芹这一天之间知道这些,那心是不是被戳烂了?”

任建国哑口无言地抽烟。

任子滔沉默着歪头看向一边儿。

林雅萍只感觉心口堵的厉害,一菜刀剁在了菜板子上:

“那老江就该死,换任建国我就撕烂你!让我孩子看到这些!

他还啪啪给自己俩大嘴巴子,整那个景,最他妈不是人的东西了!

人玉芹说,江源达,那年月在外人眼光看,我爹在村里是吃香的人,我家孩子少,条件好。

你家破落户,你娘当年收人金戒指,包庇过下放人员,被全村人唾弃。

我初中文化,你小学没念完。

你家苞米面粥每人不能喝超三碗,我娘能半夜给我做粘米饭蘸白糖。

你看到求亲的条件好的都拎东西登门,你转头干活更卖力了。

我爹说,这小子心智坚。我娘说,这人能待我实在。

我们苏家没嫌你穷,就这样,进了你家门。

不会做你家的大锅饭,你娘在外面跟人讲究我,我娘听到了装没听见,当晚给送来一小袋大米,一袋子土豆,还提着二斤肉,就希望你家能好好待我,别欺负他们女儿。

过了多少年,我娘才提这些,说是当时要说的话,怕和婆家有芥蒂。

回回到了娘家,啥活不让干,就让躺炕头歇着,转头我娘又撵我赶紧回婆家干活。

看,这就是我苏家,我苏玉芹从未高攀过你,我爹娘教会我的也都是通情达理。

现在好了,你出息了,我伺候走婆婆,我爹娘还活着呢,你就能干出这猪狗不如的事儿。

你在我心里不是离婚,是丧偶。”

任建国听的心里也不好受,掐灭了烟头,仰头问林雅萍:“离婚?丧偶?那弟妹的意思是要分开?”

林雅萍气的不行,喊道:“她要离,我就不帮她哭了!我现在就帮她照顾男男,帮她去乡下接她爹娘,她想怎么着都行。”

又全身无力般,感同身受地耷拉着肩膀,捂脸哭道:

“我心堵得慌,老任,堵的都透不过气儿!

我都这样,可想而知玉芹呢。

我就不明白了,为啥都是当妈的让一步,孩子不也是你们老爷们的吗?

她和老江居然商量,男男要是醒了,就装作她不知道这事儿,是后赶来医院的,她得在闺女面前继续装笑呵呵的傻妈!

私下和我哭着说,嫂子,你说曾经有那么一双小手,在努力的想去抓住两只大手,抓紧了,就觉得幸福,我不能让那双小手怎么抓也抓不到吧。

她说她也已经不关心老江是怎么变成猪狗不如的,为什么要这样,和那个死娘们是哪年哪月哪日勾搭上的,为什么又一定是那个死娘们,哪不如她,她做错了什么让老江这样待她,通通不关心。

她只着急补上孩子心里的大口子。让男男把她不会活的那份额带出来,给闺女养的再回到十六岁的样子。

玉芹个二傻子,她心里的大口子谁给补?你们男的怎么这样啊,呜呜……”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二十四章 痛到不能选择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