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时间才能解决离与不离的难题

重生九十年代纪事

2021-09-15 08:28:18

YTT桃桃

资讯 | 完本

任建国叹口气站起身,大掌拍了拍妻子的胳膊安抚道:“快别哭了,你瞅瞅咱家都让你哭的跟天要塌了似的,嗯?”

林雅萍吸了吸鼻子,使劲儿一拧身,她现在看谁家老爷们都不顺眼,包括她家这个,犟道:

“我是哭吗?我是被气的!

玉芹个窝囊玩意儿,她咋就不明白杀人就该死、战场上当孬种投敌卖国就该毙了、丈夫搞破鞋就该离婚,这仨都是没有商量余地的原则问题。

那老江,狗吃屎,吃完一口还会再吃一口,因为他上瘾了!

一而再再而三时有玉芹后悔的,到时候她就不是心死了,是被膈应死的!”

任建国一脸不赞同,他偏心大兄弟江源达,拧眉道:

“啥玩意儿就吃屎了?你说话咋那么难听呢,那还不能给人一个改正的机会?蹲大狱的都让重新做人吶。

我告诉你啊,人弟妹都决定的事儿了,你少上她面前瞎撺掇。说那些解决啥问题?就剩给人添堵了。

再说谁知道谁家咋回事儿?要我说,这婚姻就跟牙一样一样的。

你牙一坏就拔掉啊?不得补补吗?不得吃两片消炎药对付对付看看能不能好吗?谁愿意上来就换掉原来的用假牙?那吃饭能香?”

“放屁!”林雅萍气急败坏一手掐腰,一手指她老公鼻子:

“那是牙?要我就重新找一个,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大活人有的是!就算找不着有钱年龄相当的,还找不着不搞破鞋的?任建国,你老说话向着老江啥意思?啊?你是不是跟他一个心思啦?”

任建国一脸急于给辩回去、还嘴笨百口莫辩的模样,只觉得女人说话完全不讲道理。

“爸爸爸,别吵吵。”任子滔一手一个,分开俩人:“妈,你也别跟我爸来劲儿啊,我爸多无辜。”

“子滔,你说你妈说的那是啥话?张嘴闭嘴就离婚,玩呢?老拿小话点化我,吓唬谁!

你妈从来就不寻思,那都上有老下有小的,那么好离婚?

别说孩子有病现在住院,就看那电视剧,情满珠江啊还是孽债啊是啥啊?那歌咋唱来着?等将来,爸爸一个家,妈妈一个家,剩孩子一个是多余的,上谁家过年?

再说就是老家的父母,那都多大岁数了,听说姑娘摔个跟头都能成宿成宿睡不着觉上火,要是听说离婚呢?

我发现林雅萍你真是,就熊我的能耐,离婚是啥好事儿啊?是你们妇女解放的口号啊?”

任建国说完这一大堆后,更闹心了。他特烦天天被妻子威胁敢搞破鞋就离婚的论调,又扬脖子喊道:

“我就是想告诉你,林雅萍,你也平日里好好保护保护我这颗牙,少跟我大呼小叫的,别等真伤到牙根儿了,你是拔啊是补啊的又哭又嚎,反正你会疼,哼!”

“你?你敢威胁我?!”林雅萍摘了围裙就要上。

任子滔无奈地摇了摇头:

“你俩能别这样吗?

爸,你不要说不离才对。先原谅了,或许过段时间会发现,其实根本原谅不了。

妈,你也不要说离婚就对。不原谅直接离了,过段时间也许会后悔地想,要是当时原谅他就好了。这就是人之本性。

我就觉得在这事情上,哪有对或错?就看咋想了。

都说退一步、转个弯、加把油,然后便是另一番天地。这话有理,但它只能当道理听,执行起来相当困难。

退一步,委不委屈?转多大个弯儿,得走多久,到底能不能再遇到更合适的人?或者不离,到底需要加足多大的马力,怎么加油才是一番新天地?

这婚姻问题我太年轻还不懂,我就知道摊在谁身上谁才知道很难,你俩在这犟犟没意义。

妈,你真不如想想,我江婶儿要是想出气揍人的话,你手头上有没有泼式点儿的阿姨,你们一帮一起去,打出事儿了你还能不抱怨担住了,这才叫朋友。

爸,远亲不如近邻,在家和我妈能讨论出来什么?你不如去医院看看我江叔,听听他是咋想的。他要是一心一意想悔改,你就得劝他少犯愁时抽烟喝酒,那样最讨人厌。

还得让他明白发誓赌咒没用,得看他怎么做,而且得长时间的坚持下去,让信任再一点一点满格。”

说到这,任子滔双手插裤兜,表情悠闲道:

“我嘛,负责去医院看看男男。哦对了,妈,你给男男熬个蘑菇汤,这几天也别弄鸡汤什么的,她减肥,吃肉会有心理负担。”说完转身就进屋了。

夫妻俩有点儿傻眼。

任建国点点头:“你看看咱儿子,多随我。”

林雅萍翻白眼:“你刚才还说他情商低呢。”

医院里。

苏玉芹拎着热水壶推开病房门,她腿才迈进来,刚清醒的江男就慌乱了,她用两手拄着床,极快地支起身体,眼里是挡不住的震惊、以及一丝绝望。

苏玉芹心里立时似有针在扎般,她身后的江源达更是心口一紧。

“妈?妈你?”

苏玉芹将水壶放在窗边,装听不出女儿小心翼翼的语气,倒了杯热水晾上后,这才过去帮江男重新躺好,嘴上埋怨道:

“多危险,得亏你爸碰见了吧?说你晕大道边儿上了,我就说你不能瞎减肥。”

大道边儿?江男看向她爸,后者冲她轻轻点点头。

江男这次长呼出口气,躺的姿势变踏实了。

她仔细观察苏玉芹的脸色,看不出破绽,可还是有点儿不放心。这要是妈妈知道了,一切不等于回到原点了?那妈妈万一再想不开……

“妈?”江男摸了摸脖子上的纱布:“你咋不问我晕大道边脖子咋被人挠了?你啥时候来的?”

苏玉芹装的很自然:“不是好心人瞎抠瞎救的?那头发也乱糟糟。你爸给我打电话,我和你任大娘在一起呢,差点儿没吓死我。”

江男眨了眨眼,这借口怎么透着股……:“可是妈,你看我现在醒了咋没扑过来哭呢?”

“哭啥,妈以后得坚强点儿。闺女啊,没事儿,我问医生了,他说你啥事儿没有,等会儿做个脑CT,今晚再观察观察咱明儿就回家了。”

“噢。”

苏玉芹笑着给江男捋了捋头发,可她此刻的心却像是在滴血般颤抖。

(关于群的问题,普群Q号零门槛:651205589.Vip群准入条件,需要订阅《穿到七十年代蜕变》或《穿越八十年代逆袭》,任一一本全部订阅即可,群号是:243770809,。舵主群需要粉丝值一万以上,群号:559336886。以上,这里有很多姐姐妹妹等着你们的加入。这也是我最后一次在正文里废话,别吐槽,主要怕腾讯云起等正版网站书友看不见,祝大家中秋快乐,笑脸)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二十五章 时间才能解决离与不离的难题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