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互相祸害

重生九十年代纪事

2021-09-15 08:28:19

YTT桃桃

资讯 | 完本

树影婆娑下,有一个头部包着棉麻格围巾的女人,她听到了那对儿夫妻俩所有的对话。

她也目送着苏玉芹在前面走、江源达在后面亦步亦趋跟着,还不停打着商量一口一个玉芹地叫着,贱兮兮上前面截住人家还要再说两句话。

而那苏玉芹走着走着又忽然站住脚,回头叫道:“把男男给你的那些照片给我!”

这话没有刺激到被问愣住的江源达,倒刺激了藏在树后的女人,只看她伸出包着纱布的手,一把拽掉头上的围巾。

秦雪莲那张肿胀不堪的脸立刻露了出来,她嘴角边挂着几丝嘲讽之意:又是照片!

照片怎么了?露点了?还是她和江源达正做着时被拍着了?

不就搂抱那么几张吗?光腚的都能好好活着,比她丢磕碜的人多了去了,真以为她多害怕呢。

秦雪莲眼里充满了恨意,她现在谁都恨,有一个算一个。

她咬牙切齿地在心里骂道:江源达,你个完犊子玩应,被发现了,瞧你那狗腿子样儿,真离了能咋的,没大尿的东西,不就是有个死孩崽子在中间牵着呢嘛,你哪辈子缺孩子缺怕了?生那么个王八羔子还当宝呢!

秦雪莲望着江源达的背影,骂的同时她还心寒的要命,心里有些许受伤,攥拳攥的纱布处又浸出了血迹。

她曾经以为江源达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也曾设想过,无论哪天捅破那层窗户纸了,江源达表面上不能当那对儿母女俩面前帮她,但最起码过后会在钱上安抚她。

如果那对儿娘俩要是敢闹大了让江源达丢脸了,那更好了,男人嘛,那就得大嘴巴子扇过去问一句:你是过是不过了,不过拉倒,反正钱是他挣的,别人离开他活不了,他离开那娘俩不要太快活。可结果呢?那就个窝囊废!

那窝囊废白天连管都没管她,她都被打个半死了,看都没看她一眼,就抱着他闺女又哭又嚎,再瞅瞅他刚才那副死样子,求那死孩崽子也就算了,居然还和苏玉芹赔礼道歉。

苏玉芹是个啥?就那熊样吧,她配得上你求吗?江源达啊江源达,什么一夜夫妻百日恩,狗屁,老娘跟你真是瞎了眼!

秦雪莲越想越气,且后怕又后悔。

后怕得亏前一阵她打消了故意捅破那事儿的想法,觉得时间太短,他们感情还没到那么深厚的程度,万一江源达发现是她故意让苏玉芹知道的觉得她太狠了呢?万一江源达舍弃的是她呢?原来还真有这万一!

更后悔,后悔她白天怎么就不敢吓唬住江男,斧头都在手了,真憋气啊,就该挥过去!

最憋气的是看到江源达冲进屋那一刻,她居然还在做梦,做万千女人的少女梦!还想让那男人看看她受的委屈,让他瞧瞧,都是他睡过的女人,她这面挨打了,那他到底向着谁,做梦他过后补偿或者枪口一致对外呢。

想到这,秦雪莲双手给自己顺了顺气,默念着气死自己不值。她心明镜事实摆在眼前,大势已去了。

她闭了闭眼,眼皮颤动。

要说这一出大戏,她最恨的是谁,不是暴打她致使她来医院看病的江男,也不是负心汉江源达,而是苏玉芹,那个她早在多年前就嫉妒要命的女人。

她想破头也想不明白,苏玉芹怎么就能不离婚呢?为孩子?在她看来真不至于。

以她几十年的了解,苏玉芹那可是个又穷骨子又硬穷酸穷酸的人,当妻子当的都不好意思伸手管江源达要钱花的人,就怕跌了那酸死人的自尊,怎么就能不离婚!

现在拖着拽着了,让江源达愧疚着围着转圈儿,好啊,什么为闺女啊?借口,就是特么的忽然长心眼了。

苏玉芹你真是个蛇蝎心肠啊,你不觉得窝囊吗?你男人上上下下让我摸个遍睡个遍,他屁股上有个痦子我摸黑儿都能知道在哪,你怎么就能想得开?你怎么不去死?

你死了我好跪下认错,哭的会比谁都伤心,我会陪着江源达走出没有你的世界,我会善待你的孩子善待你的父母,我对你父母会比对我亲生父母还好你知不知道?我能拿出十年二十年时间求他们原谅。

你不知道我曾经多羡慕你有一对儿好爹娘,我甚至能让小亮改口叫江源达爸爸,而江源达再不会找到比我更合适的二婚人选了。

苏玉芹,你特妈的,这太不像你了,你堵了我最后一条路!

秦雪莲是一副半疯状态,咬牙切齿的从医院后身冲到了大马路上,她望着车水马龙,回头狠了狠实仰头看向住院部方向,那眼神里燃烧着浓浓的火焰:

最好让我和我儿子消消停停带着存款离开,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否则,呵呵。

你们不是怕江男知道真相吗?我就告诉她,你妈知道了,你看那王八羔子能不能立刻炸了疯了。

你们不是说十六岁眼里心里干净得保护好了吗?那我还得仔仔细细的告诉那江男,你爸都是怎么跟我睡的,激动时他是怎么吭吭哧哧求我再来一次叫我小名的,你看那王八羔子将来还能不能结上婚,我让你家江男一干那事儿就能吐了,我得在那孩子心里留下浓重的阴影啊。

你们不是怕那江男再抽再犯病吗?那我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这一套下来,我一定能气的那死孩崽子嘎的一下就抽过去,最好口吐白沫要么癫痫成傻逼,要么一口气喘不上来直接抽死过去,咱们就都利索了,太好了。

秦雪莲笑着招手叫出租车。

这头。

苏玉芹不看照片还好,一看到那些照片和合同书……

尤其是推开病房门,当女儿那清澈的眼神追寻她望着她时……

苏玉芹又环顾下女儿的那些病友,一个癫痫到下地都不利索的,一个脑神经有问题见谁都哆嗦的,还有那做了开颅手术脑子上缠着一圈一圈纱布屎尿都在床上的。

她深吸口气,借着上厕所的功夫,去医生办公室借了电话打到了乡下:“小亮啊,我是你苏阿姨,明天你来趟省城,别告诉你妈,嗯,她不知道,咱们给她点儿惊喜。”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二十八章 互相祸害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