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为人父母不用考试就上岗

重生九十年代纪事

2021-09-15 08:28:20

YTT桃桃

资讯 | 完本

垃圾场里,几个穷苦的老人佝偻着脊背,三三两两凑在一起,将废旧的纸盒和破铜瓦片放在大秤上。

忙碌的同时,他们浑浊的目光,还不忘时不时看向少年哭到抖动的肩膀。

场地中间,刘行亮的双手早已被冻的通红。

他不懂,为什么有的人生下来就会很幸福,可他却像是活在沼泽泥潭中。

从有记忆开始,他的父亲就爱吃饭时喝几口,等他长大了些,家里开了间修理电器的商铺,条件好很多了,他的爸爸就由喝小酒变成喝大酒。

喝多了,曾顺手拿起烟灰缸砸他的头,一巴掌打的他鼻血直流,过后说喝失忆了也是常事儿。

那时候,他要是反抗,动不动就让他跪下,骂他是不孝子。

所以从小学六年级开始,到父母离婚前,他甚至能总结出来,挨揍时,最不疼的是拖鞋、然后是手。

木衣架,那木衣架挨一顿暴揍时能一次打断三根,蘸着水的毛巾抽起来带风声。

还有筷子,筷子不太疼,但他觉得那很侮辱人,因为那让他只想扒饭不想再伸手夹菜了,最后才是皮带。

他想,他要是跟别人说,不知道的一定以为他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儿,其实从没有过。

只是父亲不懂爱装懂,他稍微反驳两句,或者干脆不需要理由,那位父亲大人只要心情不好,那就是谩骂、满口脏话、动手。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妈妈自己挨揍,妈妈为了护他挨打,不计其数。

刘行亮觉得,为妈妈也要努力读书有出息,将来离爸爸远远的,他恨姓刘。

后来爸爸再一次喝大酒和流氓打了起来,进拘留所,出来又进医院,妈妈借着这个机会和他离了婚,说实话,那时候他觉得真高兴。

他们离开了大兴安岭,来到了这繁华的省会,见到了妈妈常提起好命的苏阿姨。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面时,他是怯怯地站在妈妈的身后,见到了那个叫江男的胖姑娘,只一眼他就挺羡慕,因为能看出来那胖姑娘有一个高大且疼她的好爸爸,那家里很暖和,那女孩儿少吃口饭,她爸爸都跟在后面威逼利诱变相的商哄。

就在他做好了哪怕去最差学校读书时,让他没想到的是,本以为和妈妈要相依为命了,可妈妈却说:亮子,去你姥姥家那念书,妈要挣很多很多钱,五年,五年后,妈一定要让你过的比那些瞧不起你的孩子强多了。

知道他听到那话多难过吗?

挣钱哪有那么简单,妈妈辛苦了,谢谢你,他羞于说出这句话,一个人拎着箱子抹着泪就去了姥姥家。

到了那里,姥姥家有好几个孙子,他这个外孙是被边缘化的,吃饭经常不能上桌,就这样姥姥一家也动不动常骂他:

“你爸都不要你了,一分钱抚养费不给,要不是你妈看你可怜,你现在就得饿死。

你就是个拖油瓶,你要是女孩该多好,你妈还能好找下家,现在谁敢娶她?人家都得怕将来还得给你娶媳妇。

我告诉你小亮子,别丧良心,将来得给你几个舅舅养老,俺们凭啥照顾你。

亮子可不行,照我这几个大孙子差远了,他能有啥出息,给口饭别饿死,将来别学他那死爹喝大酒进大狱就行。”

这些姥姥常念叨的话,他能倒背如流,可他一次都没和妈妈提起过,怕她担心。他只会更努力的读书,同时每次接到妈妈的电话,都能听到妈妈在电话里嘱咐:

“亮子,妈在这面很难。你爸不是人啊,你可是他儿子,一分钱不给,他宁可要房子都不要你,而妈妈是要你都不要房子。

儿子啊,一定要给妈争气,一定要有出息,你要是有良心的孩子,更不能跟姓刘的联系,等赶明儿念高中我给你改姓。

我不甘心啊,我半宿半夜睡不着,想起过去那些年,都能被气的心脏病犯了。我让他给我毁了,我咋嫁了那么个东西,那些年咱过的是啥日子,你要有天再认了那个毁了咱娘俩的爹,你就别认我这个妈。”

慢慢的,听的多了,他更恨了,恨亲生父亲咋能一分钱不给,就让妈妈一个人坚强独立抚养他?宁可要房子不要他?

以至于年前的时候,爸爸突然出现在姥姥家门口,被几个舅舅一顿暴打时,他亲眼瞧着没眨眼。

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虽然恨死了那个人,那个人那么坏,坏到挨打时,他都曾想反抗暴揍他了,但是当姥姥家一帮人合伙揍父亲时,他还是难过的要命,却得忍着,怕姥姥和妈妈告状,怕妈妈说对他心寒。

他听到他父亲痛哭流涕忍着疼冲他喊:

“亮亮,爸爸知道错了,你跟我回家,咱们一起过个年,你爷爷奶奶想你都想病了。

爸没了你,给谁开家长会去?爸再不能风风光光坐在那些家长前面了。

我给你妈钱,爸从来都是要你不要钱,别看我揍你,你妈那娘们嘴毒心狠,从嫁给我就不实心实意跟我过日子我才窝火喝酒的,我想着动手给她打服了,她就不能带着你又跑又颠儿了。

儿子啊,爸要走了,那地儿喝不起酒,去给你挣钱将来好娶媳妇……”

他听到这些觉得真解气,父亲曾经一次一次的都要把他打死了,还要给他娶媳妇?真讽刺。

可如今……

场地中间的少年已经哭的直抽搭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低着头,泪滴砸在了鞋面上,更讽刺的事儿出现了。

妈妈不是坚强独立、不是生活不易,是抢了帮他们一把的苏阿姨的丈夫,妈妈是真的嫌他是拖油瓶,才让他去姥姥家读书。

妈妈是真的爱钱,她应该都没告诉姥姥一家,爸爸给了抚养费,给了好几万,那他忍着姥姥家那些责骂又算什么?

爸爸出国了,那个总是啥啥都爱不懂装懂的人、喝点酒就知道在外面吹牛回家打老婆孩子的人,这一次没撒谎,房子卖了给了钱,没有不抚养他。

刘行亮不清楚,十五岁能做些什么,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因为他需要有人供他吃饭供他读书,更加不懂要把勇敢用在哪里,该怎么使劲儿。

他越哭心越冷,只觉得这世界上最大的谎言就是父母会无条件爱孩子,就算真的有,也是他们自以为是讲条件的爱。

心里有了个懵懵懂懂的念头,不如去爷爷奶奶那,再也不想被“我是你爸、我是你妈”绑架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三十四章 为人父母不用考试就上岗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