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有些人,不重生也是骄子

重生九十年代纪事

2021-09-15 08:28:21

YTT桃桃

资讯 | 完本

一个是穿着墨绿色夹克棉袄,高高瘦瘦的背影;

一个是穿件黑色帽款羽绒服,高高胖胖的背影;

少年少女、大男孩胖姑娘,边往医院走,边小声说着话:

“是因为我跑步打拳让你觉得特有意思?感觉和以前不太一样了?你最近几天可对我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不知道你咋想的,今天又来医院干嘛?”

江男问完没觉得咋地,任子滔却耳朵微红,心想:

你个没良心的小丫头,离开医院那个公共场合,婶子还不在,我怕你会没了避讳。

因为你马上要和你爸坐在封闭窄小的车上,我怕你爷俩吵架升级,担心你在气急败坏下,现在说的话越狠,将来有一天江叔要是病了、没了,你再想起这一切就会越心堵、后悔。

为了防止你将来后悔的笔墨过太重,我才来和稀泥的。

任子滔清了清嗓子,看前方:“我觉得你病彻底好了,以后也没有扛不过去的。”

“啥意思?”江男敏感了:“你是不是知道啥?”

“是啊,我知道昨天你还打蔫儿,今天就能把我好心当驴肝肺了,你说你病好没好?”

江男松了口气,紧接着就皱眉瞪眼一副不甘心的样子:

“我是病好了,可我差点儿没自己把自己气死,快赶上塑料体格子了,一口气上上不去、下下不来。瞧着吧,我妈还得看着我呢,我会完全没有自由,这抽风病多耽误事儿,主要是真丢脸,竟瞎抽,也不挑个时间!”

哪有这样说自己的?任子滔都找不到合适的表情了,一边冲医院大门口正焦急眺望的江源达挥了挥手,一边尬笑了声回道:“你有什么事儿可以和我说,我涉猎很广的,有什么要办的也可以告诉我,我这人优点、护短。”

江男冲呼哧带喘往他们这方向跑的江源达,大大的翻了个白眼,装没听见她爸呵斥的那句“去哪啦?”,也装没看见她爸满身又是脸盆暖壶饭缸子的,她随意小声唠嗑道:

“拉倒吧,你可是人生赢家,咱俩的境界不一样。我要是想活的恣意潇洒向你取取经还行,比如被保送是啥感受啊?拒绝保送又是因为点儿啥啊?嗳真的?你是咋想的啊?”

这问题,江男上辈子就没想明白。

要知道任子滔有很多人生岔路口,在江男看来那机会都好的不得了,要换成是她,一定顺势而为,美出大鼻涕泡。

任子滔也很配合,就怕江源达再问江男去哪了,再给问炸了,赶紧一副话痨的样子拽着江男坐在后座,上车后就滔滔不绝道:

“被保送?嗯,我想想。有天晚上吧,正上晚自习呢,有个同学喊,任子滔,快,下楼,年级主任找你,我的第一反应是:难道又是哪个女孩儿暗恋我,偷偷写给我的情书被发现露馅儿啦?好倒霉,看来是给我扯进去了。”

江源达听到这话,边启动车边一脸嫌弃:挺大个小伙子咋那么不谦虚。

江男倒是点点头,有这资本。

“然后我进办公室,发现所有老师都坐在那瞅我笑,笑的我直发毛。

我们数学老师说,回去让你爸妈请客,要不然保送名额不给你。

我不知道这样的瞬间以后还会不会有,该怎么形容呢?

就是那一刻,会让你突然一下子愣在那。

后来,我拒绝了嘛,我的一个好哥们拿到了,感受就是他的了。

他和我说,就是很想大喊大叫,回了教室拿书包赶紧走,在公交车上眼泪止不住流还对人傻笑,十分着急想和人分享不用参与高考的幸福。

据说等他到家后,呵呵,一脸泪,他爸说,你又让任子滔给打了?”

江男听出滋味儿了,看向车外匆匆而过的景象,有点儿被任子滔的青春感染到:“你为什么拒绝?”

任子滔一副闲适的样子靠在后座,他也看向车外:

“我拿了一堆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竞赛的奖,拒绝进集训队保送,是因为竞赛风气崩坏。

咱们做生意的人家,无论多有钱,有时候遇到有钱有势还挺努力的同学,在或左或右的情况下,你会发现钱就变的没那么重要了,父母还是当官好啊。

呵呵,但是男男,比起家里条件差的,我们也已经非常幸运了,要这么想问题才对嘛。”

江男回眸。

江源达也看了眼后视镜里的大男孩儿:他们真的长大了,这些半大孩子也有了属于自己的故事。

“反正就是有那么几个人没有竞赛培训资格,却提前得到了考题,结果就是,我是被保送了,学校研究却让我念清华土木系。有些细节我没和我爸妈说,我不屑和那些歪门邪道同行,那专业也让我很不开心。”

话落,气氛刚陡然沉闷了一瞬,任子滔就呲牙笑,还拽着江男道:

“不过我现在后悔了,后悔也不好意思和别人说。

你说拒绝干嘛?土木系土木系啊,我应该俗气点儿,还是同流合污好。

你想啊,别人的高中生活是高一高二高三,我要是被保送,那就是高三高三高一啊,现在我应该是闲着的,半年时间顺手就能把gre考了,或者谈个恋爱也好啊。”

江男尬劝,默默扒拉掉任子滔拽她胳膊的手,一脸憨厚道:“别后悔,没有女孩儿和你谈恋爱,都忙着复习呢。”

而开车的江源达也抹了把脸:你说老任家都是土坷垃出身,三代贫农地里刨食的,咋生了这么个骄子?也不避讳他这个大人在,张嘴就说谈恋爱,再给他闺女带坏。

任子滔一脸嬉笑,还问江男呢:“我有时候是不是傻?”

江男能说啥?

“真傻,假如我要有你那实力,等保送那天,我姥姥姥爷和爷爷能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江源达赶紧表态插话道:“嗯,你爷爷真能那样,爸也是,你还想要啥买啥。男男得向你子滔哥学习。”

江男跟没听着似的,继续歪头冲任子滔说道:

“到时候我就瘫贵妃椅上,面前摆张桌子,上面一堆鸭头鸭掌巧克力瓜子饮料,戴着耳机听歌抖脚,边看电影边随手画画涂鸦,或者干脆带我妈去旅游,一路逛吃逛吃,去冰岛看极光,去拉斯维加斯看男人跳舞,再带我妈豪赌刺激刺激她。”

江源达心一凉,他的关注点是:听见没有?只带她妈,没有提他。

任子滔摸了摸下巴,眉宇间都是深究:看男人跳舞?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三十九章 有些人,不重生也是骄子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