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把女人心看透的男人最缺德

重生九十年代纪事

2021-09-15 08:28:22

YTT桃桃

资讯 | 完本

大老李和老姜对了个眼神,该说的都说了,江源达为什么阴沉着脸,答案似乎不言而喻了。

老姜忽然拍了拍大腿,很突兀的大嗓门道:

“我还骂我家娘们了呢,骂她一道,差点儿没揍她。

这不寻思嘛,那女的管我借钱,愣说家里出事儿,到我那,还出茬头挨顿胖揍,钱没掏,这个不好意思啊。

真的,兄弟,我都琢磨今后咋见你呢,给我整的那个闹心巴拉。

实在没招了,我越琢磨越觉得没脸见你,这才给老李打的电话,寻思俺俩商量一下吧,一听还管他借钱了,我当时就觉得有点儿不太对劲儿!

就这么的,试试能不能再找着你,才给你叫出来的。

C,搞半天,真是骗人的啊?你都说我为啥信她?因为兄弟你这些年没瞅差过人啊!”

大老李无语地听着老姜马后炮,好话孬话都让老姜说了,听嘚嘚那些就知道是在吹牛,还骂媳妇?没回家挨顿揍就不错了。

大老李咂摸口白酒,夹了口菜,吃的不咸不淡的。

窝囊啊,他才是被拿走两万五的人好嘛。

更闹心的是,你说按理他们仨兄弟里,属他对外面的女人最不信任。

这些年,自打扯那一套开始,他跟别的女人睡觉都把手表手机放好,钱包就更不用说了,就怕喝点儿酒一激动,让人忽悠两句,再让外面那些娘们把钱划拉溜干净。

就今天,秦雪莲去取钱时,广东那面给他发货,他是忙着对账呢。再一寻思,借五万给砍掉一半儿,这要过后源达兄弟问起,让写借条啥的真的不好看,再误会他这人关键时刻不够意思,是不是?

毕竟家里家外正乱套的时候,需要兄弟嘛。

“这个,”大老李沉吟了一下,憋了几秒钟看向江源达又:“这个……”

江源达也拿起酒杯抿了一口,连口菜都没吃,辣的他眼睛有点儿红:“老李,她在你那拿多少?”

“两万五。”

“这钱我给你,明儿就给你。”

大老李脸色讪讪的:“咱哥们之间,无所谓的事儿,主要是你咋想的啊?那娘们说弟妹知道了,那话不是假的吧?”

江源达转动着酒杯:“嗯,我闺女也知道了,孩子就因为这事儿,一口气没上来住院了。你打电话那功夫劲儿,我们才到家,才搁医院回来,我手机还摔坏了。”

“啥?”对面俩人异口同声的,也同时想着:完啦,完啦完啦完啦!孩子都整医院去了?

江源达抹了把脸,试图让自己精神点儿:

“秦雪莲管你们借钱,说什么家里出事儿啥的,甭听那个,一准儿是撒谎。她娘家条件虽然一般,但是她娘家大哥在镇上是卖农用车的,倒动大件的人,现借也能借到钱,真要是出了人命的大事儿……不可能,她跟娘家关系不咋地,出人命也不会管。”

江源达说到这,很心寒,还觉得自己就是个二傻子。

怎么早没意识到那是个狠茬子?明明挺了解的不是吗?

给她那老些钱还不够,当他心里真没数吗?

这种时候居然想的是骗钱?借着电话坏了的空挡,呵呵,妈的!不用细想都能想明白她是咋动脑筋的。

老姜接话感叹道:“哎呀,你说这事儿闹的,一波好几折。你是真亏啊老弟,不是当哥的说你,找个那么大岁数的,犯不着不是!再说都咋暴露的呢?我就纳闷了,这些娘们咋都跟会反侦查似的,不当警察真白瞎了。”

大老李对老姜摔筷子:“你有没有正溜?唠点儿有用的行不行?仨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帮源达出出主意才是正当。”

江源达摆了摆手制止:

“出啥主意啊?我都没啥可说的了,咋出主意也没招。

那钱,到那女人手里的钱,要出来是够呛,我也不想费事儿再跟她扯没用的了。

两万五我认栽,就当肉包子最后一次打狗了。

唉!至于我家这头,我闺女刚出院,你们弟妹现在看起来是正常,但我怎么瞅怎么觉得她对我、估计想整死我的心都有。

姜哥、老李,我真是……”

一提苏玉芹,江源达说不下去了,他忽然捂住额头。

他很想跟两个老哥哥撕下面具、实话实说告诉他们:

后悔了,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因为苏玉芹现在冷冰冰的看他一眼,他的心就犹如刀割般难受一分。

而且他清楚地意识到,那种感受跟女儿的牵绊没关。

说来也怪,以前没觉得媳妇那张脸、那笑容多好看,就是平平常常一人。

他媳妇岁数大了,皱纹有了,自个儿妻子嘛,他虽不嫌弃,但是当他面前光着身子换衣服却都注意不到,给她搓澡就是搓澡。

但在这一天时间里,他才发现,那个最熟悉的身影,她站的甭管离他有多远,只要说话、只要出现,他不用怎么辨认就知道是媳妇来了。

而那个好脾气的媳妇,从今往后可能不会再理他了。

生命里那个最熟悉的人,那颗心再也唤不回来了。

以前对他的笑、对他的好,啥时候还能再有啊?

老姜尴尬地搓了搓手:完了,江老弟这是要哭啊?唉!他该劝点儿啥呢?整的他心里也不好受。

还是干瘪瘦的大老李站起身,他隔着桌子拍了拍江源达的肩膀。

看江源达这种表现,他以为苏玉芹是要离婚呢,要不然兄弟不能这么难受。

而在大老李的观念里,男人是最不愿意离婚的。要知道每个男人,当年决心娶谁时,那都是跟自个儿的心,曾下过大保证的,告诉自个儿:娶媳妇不容易,就她了,一辈子。

没看一个个的,多闹心都是能不离就不离吗?

所以大老李劝道:

“老弟,听哥哥的,没有过不去的砍儿,你俩可是小二十年的夫妻呢,别听弟妹的气话。

你看我和你嫂子,我俩吵啊闹啊,恨不得打进医院去,大半辈子,我们两口子干的磕碜事儿多了,也恨不得因为点儿破事儿都能吵吵的把房盖儿掀了,左右邻居来看热闹。

离婚离婚,这俩字一年得说个百八十遍,她说我也说,可怎么着?

我前段日子有次跟她赌气喝多了,没回家,兜里钱还被她全没收了,一天一宿啊,我晚上就睡公园那长椅上,结果这给你嫂子吓的,她找着我时,她是一边揍我一边差点儿哭过去,还骂我咋不冻死呢。

骂骂咧咧,扯我脖领子给我薅回家了,她眼泪还没干呢就给我煮姜汤,哭的估计都看不清菜板子。

要不怎么说这就是两口子,年头长了,夫妻是连着心连着筋的。

啊?想开点儿,弟妹过了这阵儿,慢慢忘了这事儿就好了,再说还有孩子呢。”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四十四章 把女人心看透的男人最缺德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