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我们不该这样的

重生九十年代纪事

2021-09-15 08:28:23

YTT桃桃

资讯 | 完本

江男就回忆上一世啊,她爸抠到什么程度?

这是姥姥家那头的亲属,按理说差一层是一层,那奶奶家这面亲属该行了吧,毕竟都是姓江的,并没有。

叔叔江源景,爸爸的亲弟弟,就在离这开车两个多小时的城市做生意。

上一世,叔叔曾上门局促不安地坐在沙发上借钱,说要扩大规模买下旁边门市。

江男记得那时候妈妈都不好意思了,给应承下来说:“那得凑凑,咱自个儿家的事儿,等你哥回来商量商量的”,结果她爸到家就斩钉截铁告知:“我最近手头紧。”

为啥对这一幕印象深刻呢?

因为转头叔叔摔门很不高兴走了,屋里气氛尴尬的不行,她爸倒把妈妈骂哭了:“虎啊?谁不想扩大规模?借钱是救急不是救穷,我有那钱我自己买房好不好?咱家还挺困难吶!”

挺困难?那时应该就有三百多万了……

等唯一的姑姑江源芳,那就更不用说了。

姑姑和姑夫是在老家那面的县里上班。

姑夫在下岗前想调去啤酒厂,想再花些钱活动活动直接进领导班子,当时是管她家两万块借了四年,之后不提不念,就跟没这回事儿了似的。

这给她妈纠结的,挺到第四年终于耐不住了,很少说人坏话的母亲,背后跟她爸磨叽了几句,结果她爸又欺负妈妈骂道:“你咋不早提?我这以为给你了呢,该磨叽时不磨叽!”

江男仔细算了算,应该就是去年的事儿,上一世的九八年,好像是大正月的全家都来省城聚会,她爸就在饭桌上问她姑:“你俩那两万块钱攒出来没有?欠钱不琢磨抓紧还。”

她姑当即停下了筷儿,姑父也脸造通红连忙说攒出来了,关键还补了句:“哥,其实早就惦记给你了,后来瞎忙忙忘了。”

然后她爸说话夹枪带棒道:“忘了?你们咋那么好忘?为人处事少动小心思,尤其你现在是个厂领导了,贪小便宜容易吃大亏。”

江男记得姑姑家表姐在饭店卫生间那,拽着她哭,边哭边用食指戳她鼻尖骂:

“你爸咋那么不给我爸妈面子?你家都那么有钱了,就两万块钱至于吗?我家要换房子都换不起,帮帮我们怎么了?还亲大舅呢,狗屁!”

反正上辈子损她江男一个个都可有本事了,欺负她是一个囔囔不喘的孩子。

印象清楚是因为那次她破例了,转头就对爸爸告状表姐把她骂了,她很生气,因为骂她就算了,还骂爸爸您是狗屁。

她爸好像说的是:人事不懂,挺大个丫头被你姑给教育歪了,借钱装忘了的最磕碜。

唉,总之,此时江男想起这些两世人情往来,有些她都替江源达臊得慌,不是做的不对,是别扭。

你说一个大男人长那么高,心太细,家长里短比她妈整的都明白。

不过再一想到后来她爸还开台破捷达也就释然了。

人家任大爷是一有钱,连任大娘的车都给换成本田,还有刘行亮那小崽子,他也开好车,而她爸是十多年后啊,还在开捷达,而且是二手的。

也是那位被爸爸骂人事不懂的表姐说的:“难道我大舅是因为不开二手的,就不是那手感啦?”

这就是她父亲,就是这么个人,跟家人都能算的很清楚。

你都说她母亲能不勤俭持家吗?估计妈妈常常感觉家里钱不够用……

也是这么个人,小气吧啦的口碑居然意外的不错。

姥姥家那面儿凡是老人花销,尤其是生病,她爸不但不摆谱了,还让妈妈赶紧给寄去。

爷爷在叔叔家呢,包括已经去世的奶奶,曾经吃个药片的钱也都是她家包了,就是姑姑现在给爷爷买衣服买鞋啥的,她爸听说了都给报销。

谁逮谁不赞句大孝子,姑姑和叔叔更是完全没有怕老人生病的经济压力。

而爸爸的交友圈儿,老家那面都传省城江老大非常讲究够义气,江男想到这,品了品,咋说呢?

那无论是镇上的、县里的,还是下面谁来,他们咋不想想,她爸咋只对那些当个小官有点儿权利的够意思呢。

……

江男屋里的那盏台灯,在江源达离开后,过了好久才熄灭。

因为在这个夜晚,她零七八碎的琢磨、回忆,越想越深,想着想着就直击自己的内心了。

她双手枕在脑后,不知为何,在此情此景下,也有了勇气审视自己心底最阴暗的一面。

以前,婆婆骂她娘家没人,耿耿于怀亲爸没在结婚现场出现,她从不屑搭理。

一是心明镜婆婆早听说了她有个富爸爸,恨不得希望她赶紧抓住了,这样林迪也有好日子过。

她就不,婆婆就闹心巴拉老拿话刺激她,像是盼着能给她骂醒、像是希望她能小孩儿似的把父亲拽来证明给婆婆看。

后来随着年头变长,婆婆蹬鼻子上脸,骂的越来越难听,有时候编谎骂。

其实结婚时,叔叔姑姑舅舅全去了好嘛,只有她爸是她强烈要求要是敢来、她就不结了,咋就没有娘家人了?

不过她不反驳婆婆,三观不同,一句话都嫌多,表现出来的也是一副越来越平静的架势,就真跟婆婆骂的对、没娘家人。

这么直戳人短处,按理说如果换别人会被气疯了,可她为啥没生气?

只能说明心里是有底气的,她甚至比那些父亲就在身边的底气还足。

因为她知道,她只要跟江源达说一句:爸,婆家欺负我,她爸马上就敢提刀干上门,别看那时候都成了驼背老头了。

还有她从不向钱低头,拿着刚毕业的工资这个月置办窗帘、下个月才能买得起床,可却从不眼热跟她一样入职的女孩儿开大奔。

那是因为她心里清楚,她爸没那天,钱指定全是她的,老多老多了。

所以她一边恨着,骂着那秦老三是个啥,跟父亲几十年也就混二百万,二百万就当买个伺候吃喝拉撒的奴才,那奴才都不定是怎么跪地跪舔来的呢。

更高傲于拿刘行亮当空气,因为她爸根本不会再娶,她明白江家门从不为秦老三他们打开,但她江男却是想推开哪个门就能推开哪个门,只要她迈出那一步,只要她叫句爸,她爸就能夹着行李跟她一块过日子,秦老三马上就能甩到脑后。

甚至,就算她想要更多的钱、更大的数目,或许她爸都能重出江湖接着做买卖给她攒下,能累的一直干到死,把她需要的数目捧到面前。

她江男,看似啥啥不要,其实啥啥都想要,贪着呢。

她要心、要钱、要爸爸对妈妈的无限悔恨、要他过的不好才能配上地底下冰凉的母亲、要自己折磨父亲才能心安、要全部。

凭的是啥?了解。

因为很早之前她就知道:江源达很爱女儿江男。

江男用两掌心堵住眼睛,眼泪却顺着手腕往下流,她似乎很嫌弃此时的自己,自言自语道:

“其实他不欠她的,欠的是妈妈,怎么那么明白还要接着伤他?明明都又是一辈子的事儿了,可以做的更好的,却找不到方式迈过心里那道带疤的坎儿。”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五十章 我们不该这样的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