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让老江差点儿得心脏病的梦

重生九十年代纪事

2021-09-15 08:28:24

YTT桃桃

资讯 | 完本

而出了女儿房间的江源达,他第一站先是摸黑摸进了厨房,在橱柜里摸到个饭碗,也不管凉水闹不闹肚子了,接着水龙头咕噜噜干了一大碗,抹了抹嘴。

然后就坐在客厅将相框重新安装上,蹑手蹑脚夹着又回房间。

江源达发现苏玉芹还是之前那姿势,睡的挺熟,他松了一口气,一条大长腿跪在床上,放轻动作将相框挂上,还在黑暗中看着全家福照片满意的点点头,用手扑落扑落,这才卸下一身的疲惫。

他脱了外裤放在地上,把两只袜子东一只西一只往地上一扔,直接穿着绒衣绒裤躺在了床上。

躺下后,江源达也和他闺女是一样的姿势,两手枕在脑后,在黑暗中睁眼看着棚顶,只不过思考的问题不同。

他是一心想着他那五万五千块的饥荒可怎么整,二十年没欠过人钱了,你说咋就能被闺女那句暖着了全上交了呢?

就怪男男太会说话。

还整个:爸,你缺啥少啥我也可以给你买。

唉,或许等将来他老了没本事了,闺女真能给他缺啥买啥。

多好。

快打住,饥荒,从哪蹿蹿钱呢?

大老李那倒是不着急,主要是说出去磕碜,谁家孩子掌管当爹的经济命脉,要说手头没有,人家也不信吶,太丢人。

“嗝。”正琢磨来钱道呢,酒饱加水饱,江源达那饱嗝就这么毫无征兆的清晰传出,紧接着又是两声:

“嗝,嗝!”

这给装睡的苏玉芹气的啊,她肚子胀气,忍不住了,身体动了动。

江源达马上侧眸,摒心静气观察妻子的后背,看到棉被,还不忘在床上也四处摸摸,他被子呢?嗳?奇怪,被子呢,不能就这么冻一宿吧。

江源达上手小心翼翼去拽苏玉芹被角,苏玉芹使劲一回拽,江源达立刻愣了,愣了十几秒后小小声打听道:

“是吵醒你了还是一直没睡?”

苏玉芹没答他话,江源达接着试探地拽棉被,苏玉芹这回用劲儿更大了,差点儿把棉被扔地上,自个儿也没啥盖的了,同一时间,江源达已经啪的一声、按亮了台灯。

男人坐起身微拧眉头,眼神中有些疑惑。

而女人也气的呼哧带喘的起来了,眼里哪有半丝睡意,倒是满满的恨意。

“你都听见了?一直没睡。”

女人就运着气,也不吭声,一脸嫌恶的表情。

江源达有点儿怕这样的妻子,叫了句“玉芹”,说话的功夫又要拽人被子,拽被要干啥他自个儿也不清楚。

苏玉芹这回整个人都是一躲,这一拉一扯间,江源达语调忽然冷了声:“你身上哪出血了?啊?!”

话落,男人强制性一把掀开了棉被,半跪的姿势一手捉住苏玉芹要胡乱挠他脸的两手,一手四处在老妻身上乱摸检查,直摸到腰处:“怎么搞的?”

苏玉芹咬牙切齿用气息道:“你给我闭嘴!小点儿动静,男男指定还没睡。”

江源达坐在腿上,他看着手上的血迹微愣,又再次抬眸看苏玉芹,直盯住妻子那张脸,而对方眸子里积满了讽刺。

江源达脑子不停地转动,仔细回忆晚上秦雪莲说的话:苏玉芹去打我了,她抢走了所有的钱,带一帮人去的,我骗你天打雷劈。

想到这,他刚要问:你不是带好几个人去的?怎么还吃了亏?又赶紧抿唇。

恐怕问出来,苏玉芹就知道他今晚见到秦雪莲了,会更误会他,会觉得他和大老李他们在一起是假的,会更恨他。

江源达直勾勾盯住苏玉芹的脸两分钟之久,这才忽然颓废的下床。

他将台灯拧的更亮了,放轻动作翻柜子找到了急救包,又打开衣柜的大抽屉拿出一个新床单,一一摆放在床上。

然后就光脚站在地上,靠在墙边,沉默地望着苏玉芹换下被血浸染的纱布,微眯着眼看向那伤口,看着苏玉芹扶着腰下床换床单,眼神又落在妻子头顶那冒茬的白发上。

江源达咬紧牙关闭了闭眼,随后就大踏步拉开了房门,在苏玉芹都有些微微疑惑的目光中去了卫生间。

……

水流在哗哗响动,雾气弥漫在卫生间的镜子上。

浴屏里的江源达在仰头任由水流冲刷,直仰头十分钟之久,他才吸了吸鼻子,拿起兜子里的澡巾疯狂地搓起自己。

给脸搓通红,然后是脖子、胳膊、腿、包括……他足足攥着它打了十几遍沐浴露。

而此时主卧室的门是微咧开的。

只看里面的苏玉芹在背对着门,她坐在床边,面朝窗帘,耳边听着淅淅沥沥的水流声、一脸的泪往睡裤上掉落,用胳膊怎么抹泪抹鼻涕也擦不净似的,亦如她的丈夫再也洗不干净了。

等一身沐浴香的江源达出了浴室后,他是低着头进屋关好了房门,将心脏病药翻出来放在苏玉芹那侧的床头,又打开杯盖检查了一下里面有没有水,沉默地做完这一切后才低声道:“睡吧,明天的事明天再说,不睡觉人受不了。”

随后就自动自觉将他枕头下的棉被打开,再不纠缠,率先躺在了床上。

这一宿,江源达做了个梦。

梦见在江男的婚礼上,宾朋满座,他女儿穿着洁白的婚纱,漂亮到不可思议。

那里面的司仪喊:请新娘出场。

梦里的他紧张的啊,赶紧拽了拽自个儿这一生中买的最贵的一套西服,又用手心擦了擦皮鞋,等他忙活完了,就在他刚挺直腰板站起时,闺女已经手捧着花,一个人从红毯那端往前走了,孤零零的。

那里面的司仪又在喊:感恩父母,请新郎新娘鞠躬。

梦里的江源达更是急的啊,他看到家里的亲属们都坐在里面笑,他找苏玉芹,你个当妈的得坐在里面让孩子敬礼啊,可死活找不着,就觉得这娘们到关键时刻是不行,真掉链子,这功夫劲儿去哪了?

他刚想对司仪破口大骂:我们这对儿亲爸亲妈还在外头呢,里面感恩的算哪根葱!

结果女儿忽然转身,回头看了眼礼堂的门口,那一袭洁白的婚纱、那一脸的泪,看的他一愣。

画面接着就是一转……

女儿又换了一身红在里面笑着敬酒。

而他就站在饭店门口的大街上,接着找妻子呢:“玉芹啊?苏玉芹!”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五十一章 让老江差点儿得心脏病的梦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