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病了

重生九十年代纪事

2021-09-15 08:28:24

YTT桃桃

资讯 | 完本

大清早,江男坐在客厅沙发上穿袜子,苏玉芹在卧房里给江男叠被。

“妈,我想出去一趟。”

“不行,你刚犯病不能锻炼。”

“我是想吃豆腐脑,我出去……”

“阿七!”江源达一出场就是一个响亮的大喷嚏,打断了他闺女。

他面色少了些红润,头发支楞巴翘,站在主卧室的门口,里面光膀子穿跨栏背心,外面松松散散在肩膀搭了件羊毛衫。

一说话更是带出了鼻音儿:“我去给你买。”说完,江源达就瞪眼瞅江男,以确定他女儿还胖墩墩着、岁数还小吶。

江源达一想起昨晚的梦就心堵的上不来气儿,那梦太吓人!

闺女一晃眼结婚了?他和苏玉芹还都没参加?唉,这梦里给他急的啊,又是找媳妇又是恨闺女匆匆嫁人的,忙的不得了,气的要死,哭的撕心裂肺。

江男看她爸那模样都有点儿发傻了:“桌子上有零钱,那你去吧。”

咋一夜过后,她爸怎么看起来彻底打蔫儿了呢,难道交钱的后遗症这么重吗?

江源达一摆手,紧接着就咳嗽了起来,他是嗓子也疼,脑子也嗡嗡的,可等苏玉芹从江男房里一出现,他就强迫自个儿憋回咳嗽声,有点儿赔小心急急说了句:

“我换衣服,这就下楼。”

……

“老江?”下楼要买油条的任建国小跑几步:“老江?”

“噢,任哥啊,你也买早饭去啊?”江源达回头道。

“你家才稀奇啊,平时不都是弟妹……”任建国说到这一顿,都打那样啦,哪有心情做饭。

江源达尖儿的不行,一听,说一半儿留一半儿的,他叹气道:“你也知道了?昨天不会是我嫂子陪玉芹去的吧?”

“老弟,你嫂子她也是?”

“任哥,不用多说了,我还得谢谢我嫂子呢,真的。就这样,玉芹那腰上还带伤了,都是我造的孽。”

任建国拍了拍江源达的肩膀:“听你这态度,唉,老哥真得说你……”

“任哥等会儿咱俩再唠,那啥,你带手机了没?我得打个电话。”

然后就看在早点摊前,任建国在给他家、给江家买早饭,而江源达是一手握手机,一边还时不时点点远处麻花、油炸糕啥的示意任建国买,嘴上也没闲着,对大老李道:

“李哥,说句心里话,这三万我真特妈不想给她,窝囊知不知道?

昨晚我答应她,那是我不知道她居然敢和男男她妈动手。

是,她俩指定是打交手了,这事儿我能问苏玉芹吗?我那不等于找死吗?苏玉芹不说,我是咋知道的?那说明我见过啊,我更不能问抢多少钱。”

大老李那面还没起床呢,靠在床头点颗烟:

“对劲儿,你要是问了,那大坑算是爬不出来了,你媳妇现在是敏感时期,那一个个都跟007似的。

那我问你,你不是年轻时候就认识那娘们?再加上这一年,按理应该有所了解吧?

你说咱不给,她去我那取钱,我装一问三不知,我还得问问她那两万五啥时候还呢,咱反悔了能咋的?她还敢去你家找你要啊?”

电话里的江源达说道:

“先是我闺女发现的,我赶去的时候,她缩墙角,那阵儿我闺女都拎菜刀了。

紧接着男男她妈又去了,如果她没撒谎,苏玉芹是带人去的,派出所都干去了,又给她一顿打。

两场,没隔多长时间,换一般女的早吓破胆儿先寻思躲躲,结果怎样?她给你打电话拿走两万五,给姜哥打电话骗钱,完了又让姜嫂子揍了一顿,是这么个过程吧?”

大老李点点头,抽到烟屁股烫了手才想起来江源达看不见:“嗯,应该是。”

江源达继续分析道:“等于连续三场,被揍的人不人鬼不鬼的,她还能去我家小区堵我,张嘴就是钱。就这么个女的,跟哏刀肉似的,我特么现在真服,都给我整服气了!”

大老李一听,真是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那娘们是真没啥顾及的啊:“也就是说,那俩眼珠子就知道盯钱的,不达目的会不罢休,咱要不给,她得没完没了呗?”

“是。”

“源达啊,那你跟哥这大清早磨叽啥呢?”

“不甘心,憋气。昨晚我答应,没问题,反正三万两万的,消停了就行,可我媳妇被打那样儿?跟我过这些年,我都没动过我媳妇一根手指头。”

大老李很想对电话里说,这不也是你招来的吗?跟和你动手打有啥区别?备不住弟妹比那些常常挨揍的还疼呢,可他不能说啊,斩钉截铁给下结论道:

“跟我磨叽两句就得,听哥的,给她,不差再多三万。

你现在得想着,自个儿家得稳定,首要任务淡化矛盾,好好在弟妹面前表现。

至于五万五,就当买那娘们别在弟妹眼前晃悠,弟妹被多膈应一次,你在那坑里就会陷的更深。

你放心,她取钱的时候,我得拿话点点她,跟谁俩玩威胁那一套呢,不行找两个道上的劫了她,让她鸡飞蛋打。

唉,你现在也得顾虑咱闺女啊,当买咱闺女别再被气进医院了。

孩子有病这事儿,那不是说不生气就不生气的,身体她控制不住,万一那娘们要钱不要脸的,跟咱孩子虎了吧唧说点儿啥呢?闺女就得对你意见更大,啊?出个声啊?

另外啊,源达,你感冒了吧?得吃点儿药啊,这嗓子咋这样了?”

江源达直接挂了电话,咬了咬牙。

任建国也早已经买完了早点站在一边,似乎很了然江源达说的是什么内容,他说了句:“凡是钱能解决的,那都不是大事儿,大事儿是家里那娘俩。”

“唉!任哥,人吶,这辈子别犯错,犯了被发现就……”

江源达没说完,他拎着早点垂头丧气回了家。

江男是油炸糕麻花连碰都不碰,她一手掐着油盐饼,一手握着勺子喝豆腐脑,电话响了,她看到她妈不接,倒是铃响那一刻先看她爸,而她爸是后脊梁一僵,坐如针毡就像是不好意思抢着接似的。

江男站起身,咬着饼:“你好?呦,舅,这么早?有事儿啊?”

苏玉福一愣,他大嗓门喊道:“大外甥女啊,不是你让我打听那个老秦家那外孙子转学的事儿吗?”

江男立刻挪了挪屁股,将电话贴紧耳朵,给她爸妈一个后背看:“啊,这么快?”

“哈哈,可有意思了,没等打听呢,老秦家干冒烟儿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五十三章 病了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