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我的姥

重生九十年代纪事

2021-09-15 08:28:24

YTT桃桃

资讯 | 完本

星火镇,原来叫星火屯,后因两个大屯子合并成了镇。

今天这个镇注定会很热闹,因为秦家大清早就为即将开张的集市预了热。

“跟你那个死爹一样狗C的东西!”秦婆子一手掐腰,一手指着门口的刘行亮破口大骂。

和秦婆子一起过的二儿媳也呸了一声道:“就是,你妈就不应该要你,要不然现在早结婚又生一个了,还能帮帮娘家,你个要账的东西!”

婆媳俩你一言我一语,跟说相声似的一捧一骂指责刘行亮。

院子里的一老一中年男人只会拦着外加补句:“别吵吵了,让人笑话。”

刘行亮身上背个书包,手上拎着皮箱,一边躲着他二舅拦住他的手,一边用变声的公鸭嗓喊道:“我妈知道。”

“放屁!”秦婆子一蹦挺高,她生气啊,养这孽种,闺女一个月给一百块钱吶,走了以后指定不能给了,所以必须得拦住:“难怪人都说姥姥家狗吃完就走,我养你养出孽啦?我看你敢走的?给你腿打折,跟你爹那个损色一样!”

“你少骂我爸!”

“哎呀?”秦婆子瞪着眼睛:“我那些粮食真喂了白眼狼了是吧?先把粮食钱给我拿出来!”

“我没吃你多少东西,我吃饭都是吃半饱你就给我撵下桌,我还帮你干了不少活。那你说,给多少钱能让去我奶家?”

刘行亮这话一出口,让秦家人全都挂不住脸儿了,要知道东院儿西院儿对街的都跑出来看热闹了,这以后背地里得咋讲究秦家?

老二媳妇反应快:“你这孩子咋撒谎呢?俺们啥时候没让你吃饱了?没吃饱你咋长高的?还给俺们钱?吹……”说到这一顿,老二媳妇看了眼婆婆:“娘,他哪来的钱?能不能是偷咱家的啊?”

这话可提醒了秦婆子,视财如命的婆媳俩立刻小跑过去围攻刘行亮,一个扒书包往下拽,一个抢行李箱要打开的,直嚷嚷孩子偷了钱,这是要跑回奶奶家了。

就在秦婆子翻到行李箱三百六十块钱时,刘行亮当然不能干,挣扎着甩开了拦他的姥爷和二舅,男孩子扯脖子喊都带出了哭音:“你不能动,那是我的路费钱!”随后就跟他姥姥抢了起来,而秦婆子顺手就摸到了靠仓房的木掀,对准刘行亮的脑门就是一锹。

这一锹下去,四周哗然,看热闹的也都开始往院子里进了。

要知道在农村,家里打孩子啥的这都是家常便饭,可动木掀见血了,这不能干瞅了。

刘行亮捂着额头,顺着手腕往下淌血,半大小子愣是被气哭了。

秦婆子一边把钱揣兜,一边吐沫横飞跟大家伙说刘行亮品德败坏,居然还偷钱。

就在这时,江男她姥苗翠兰进了门:“干啥呢秦婆子?你是虎是咋地?打孩子往脑瓜子上削?”

秦家人见苏家人还是矮了些身份的,一个是前些年江男她姥爷记公分,大伙都习惯打溜须了,再一个秦雪莲是投奔苏玉芹去的省城。

秦婆子赶紧一副要拽苗翠兰的样子:“他要回大兴安岭,我被气的啊,咋养养不熟,白眼狼,还偷钱,我看他以后就得杀人放火!”

秦家二儿媳接话道:“是,小时偷针长大偷金,必须给他打服!”心里却在合计着,一会儿咋跟婆婆哭穷,把那三百六弄到手。

苗翠兰一脸反感:“你们可别跟我叨叨了,痛快的吧,赶紧给你二姑娘打电话,我发现你家人真是……”说着话,看了眼杵在院子里脸通红的秦老头:

“问问你女儿咋回事儿,人儿子真走,也是你闺女同不同意,你是亲姥姥吗?给脑子打坏了咋读书?”

秦婆子被苗翠兰几句话说的,舔不下脸了,尤其斜对角开小卖店还不忘拉生意喊她:“来我家打电话。”

当秦雪莲接到电话时,她正在货站填单子,单子地址正是她以前在大兴安岭好朋友的地点。她接起来沉默了一瞬,心明镜这时候叫儿子听话是没用的。

当然了,秦雪莲自然是不知道她儿子脑子差点儿开瓢的事儿,很平静地说道:

“娘,让亮亮走,这事儿我知道,具体的等我回去跟你说。你告诉亮亮,他妈我永远不会把他扔下,他前脚到,我也差不离儿那样,等回咱家一趟,然后就去大兴安岭,最迟比他晚个三五天。”

秦婆子转了转眼珠儿:“你是不是在外头找人了?那人条件咋样?那孩崽子是不是不同意才闹的?二妮儿啊,要真那样得让那孩子滚犊子,你才多大岁数,再走一家,找个条件好的,你看咱家这……”

“娘,我现在忙着呢,没功夫多说!我知道你手里头能有一千块钱,我求你了,给亮亮揣上,你要真没有不行去我大哥那串串,让孩子买卧铺,等我回去给你一千二行吗?我指定还你!”

秦婆子挂了电话后,眼珠子再次上下涮了涮,回了院儿指刘行亮鼻子就骂道:“滚犊子就麻溜的。”

“我那钱呢?”

“没有!我告诉你,你妈说了,有能耐你就要饭回你那死奶奶家!个丧良心的东西!”

这话,刘行亮信了,他觉得他妈现在一定很恨他。

这话,大家伙也都信了,都以为是为了留住孩子,不给钱呗,看身无分文咋走,孩子也就不闹了。

大家伙三言五语地劝了几句,嘱咐让刘行亮不行去医务所瞅瞅吧,也就散了。

实际上,秦婆子是在琢磨着:她二丫头说了,先回这,到时候她就说给那死小子一千块了,这样就能白得一千二。即便往后去找那孩子露馅了,那也不要紧,雪莲还敢去派出所告亲娘啊?你看,多好,里外里白得一千二百块。

……

苗翠兰站在大门口眺望。

江男的舅舅苏玉福蹲大门口啃馒头:这咋不像妈有本事儿子要转好学校的样呢?他一心记着还有外甥女给的任务呢。

苏老头是在院子里将磨好的豆腐摆在推车上。

只有苏天宇和眼神不咋好使的舅妈坐在餐桌老老实实地喝汤。

没一会儿功夫,只看又收拾好行李箱的刘行亮,真的迈出了秦家门往远处走去,而且也没人拦了。

苗翠兰不知是因为啥,心里一咯噔,小跑进屋拿仨馒头,转头就追了出去,然后苏玉福也跟上了。

苏姥爷默默干活,一看儿子哪有热闹往哪去,不喊他就跟眼里没活似的,叹了口气,又侧头看了眼长的虎头虎脑的孙子:

“天宇啊,好好学习,等将来你姑夫他们看在你出息的份上,也能拉拔拉拔你,你爸啊,不知事。”

这大清早,星火镇发生的一切,使江男握着电话听筒无语了。

所以说,是姥姥好心给了二百块钱路费?让刘行亮来省城找秦雪莲?

还给带仨馒头?还领着去医务室了?

我的姥!

他有没有路费能不能走丢会不会饿死跟咱家有啥关系?最好让秦雪莲跟娘家干翻天,得精神病或者杀了亲娘才棒棒哒!

江男很无力,又微拧眉头琢磨:

刘行亮回大兴安岭啦?这跟上一世不对啊,人家刘行亮可是来省城念的好学校,才和当官家的女孩子是同学,然后靠了个有本事的老丈人啊!

苏玉芹放下筷子:“你跟你舅唠了啥?”

江男卡巴卡巴眼。

看看她妈,遗传她姥。

看看她爸,就赖他。

胃口全无:“我不吃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五十四章 我的姥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