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请问穷这个字怎么写啊

在异界开医院没有那么难吧

2022-09-21 23:13:58

加兰2020

资讯 | 连载

书箱底下的匣子一打开,里面光芒黯淡,铺了薄薄的一层硬币。格雷特小心翼翼地把它们倒出来,按照颜色分开,一枚一枚铺开点数。数完一遍,再数一遍。

十枚金币。

八枚银币。

金币当中,还有一枚,长得格外与众不同。

格雷特拈起来仔细辨认。十枚金币当中,有九枚正面是面容秀美、戴着王冠的女子,背面是枝叶缠绕的玫瑰,印象中应该是本国的金币。正面仿佛是女王头像,至于背面么,据说应该是王室徽记。

而最后一枚,正面是戴着王冠、长着大胡子的男性,背面是一只张开翅膀的双头鹰。徽记不同,头像不同。考虑到其他银币的背面也都是玫瑰纹样,看上去,这枚长相特别的,应该是来自异国他乡?

至于它是怎样被留下来的,币值如何,能不能直接花出去,格雷特搜索记忆,一无所知。

无论如何,这十枚金币,八枚银币,这就是原身父亲,给原身留下的最后一笔积蓄。埋在床底,压在书箱底下,嘱咐他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动用。

而之所以有金币,有银币,是怕小孩子年幼力弱,贸贸然拿金币出去花用,反而惹来祸端。

……这次取多少出来呢?

格雷特慎重思考了一下,数了八枚金币放回匣子——当然包括那枚双头鹰的,又放回去三枚银币。他仔仔细细把匣子复位,清理掉地上的痕迹,揣着钱袋,一溜烟窜出家门,冲向纸笔店。

哈特兰城里,贩卖纸笔的店铺,格雷特只记得一家。店铺在城主府门口广场附近,沿着大街向南两百米,算是整个城市的黄金地段。门口车水马龙,镶嵌着家徽的马车来来往往,时不时有绅士淑女经过。

店铺门口一左一右,挂了两盏马灯,灯光照亮了半边街道。马灯下居然还有个门童,白衬衫、背带裤,正抱着块一尺宽、两米多高的木板,吭哧吭哧为店铺上板。

格雷特来的时候,门童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目光扫过格雷特明显是改过的细麻布衬衫、溅了泥点的裤腿、带着补丁的背囊,嘴唇蠕动一下,还是放下门板,过去为格雷特拉开了门。

踏进店铺,一条半人高的木柜台,把整个店面分隔成内外两块。柜台里百无聊赖地坐着个年轻伙计,白衬衫,黑马甲,脖子下面端端正正系着一个黑色领结,一脸“别烦我,我要下班”的颓丧脸。

柜台外侧别无它物。内侧,伙计背后的柜子里,各种纸卷、羽毛笔、墨水、文具匣之类,琳琅满目,摆了满满一墙。

格雷特伸长脖子去看那些纸卷。伙计抬起头飞快地扫了一眼,懒洋洋问:

“买什么?”

“纸。”

格雷特才说了一个字就被打断。店员眼皮子也不抬一下,随口接上:

“羊皮纸两个银币一张,白纸四个银币一张。买多少?”

“这么贵?!”

格雷特震惊了。羊皮纸两个银币一张,这也罢了,毕竟是从羊身上剥下来的;白纸四个银币一张啥意思?

这难不成是澄心堂纸么!

不不不,重点还不是这个。如果普通白纸比羊皮纸还贵一倍,造纸术是怎么活下来的,居然还没有被羊皮纸挤到破产?!

年轻店员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他并不回答,反而交抱双手,昂着下巴添了一句:

“十张起卖。”

一张两个银币,十张就是二十个银币,或者两个金币……整本书抄完得多少张纸?一千张够么?算起来的话,光这一笔,就是二百金币……

除了那箱炼金器材和手术器械之外,把家里的房子、家具、一切一切都卖光了,大概,都买不起。格雷特算了算,抱着一线希望询问:“有便宜点的么?”

“便宜的?”伙计眉毛一挑。正要再说几句,店铺内间,飞快地赶出一个老头儿来:

“有的有的!客人您要哪种?”

那个老头儿比年轻伙计穿得又华贵一些。外套上滚了一圈丝绒镶边,圆滚滚的肚腩上,扣子闪闪发光,几乎要给崩飞出去。一出来,就狠狠瞪了伙计一眼,随即堆出一脸笑来:

“小店各种货品都有。最便宜的,瓦尔韦克产的书写纸,一刀四个银币。稍微白一点、平整一点的,诺森伯兰来的公文纸,一刀一个金币。

客人您刚才听到的白纸,是城外魔法塔常年订购的,据说用来抄写卷轴可以提高成功率,比羊皮纸还好用。一张只要四个银币,那还是便宜了呢!”

……原来是抄魔法卷轴的专用纸。格雷特恍然大悟:造纸术虽然已经普及了,高端纸品,那可没这么容易生产。别说魔法纸代表实实在在的力量,前世里的上等生宣,一刀拍出一两万,也不是没有啊。

“一刀多少张?”

年轻伙计撇了撇嘴。老头儿却似一点也不觉得这问题太低级,仍然满脸堆笑:

“25张,绝无克扣!”

emmmmm……格雷特飞快地默算。一刀25张,4个银币,一千张就要160个银币——或者16个金币。他手里满打满算,只有10个金币,8加2一共10个银币,外带7个铜币。抄完全书,肯定不够。

而一个城卫军新兵,像他,一个月的薪水是5个银币;小队长一个月的薪水是15银币。一千张纸16金币,快要赶上小队长一年的收入——然而一个孩子学习阅读、学习写字,一年一千张纸够用么?

肯定不够吧?

这年头,阅读和书写,真是只属于上流社会的特权啊……

格雷特感慨了一下。感慨完了,继续问价:

“买多能便宜点儿么?”

“一令,就是20刀,7金币5银币!小店送货上门!”

“笔呢?墨水呢?”

“羽毛笔,2银币一支的鹅毛笔,至少可以削20次!4银币一支的精制鹅毛笔,至少可以削50次,附赠削笔小刀!普通书写墨水,一盎司一瓶的2个银币,5盎司一大瓶,8个银币!”

真是会做生意。

格雷特苦笑。这种区别定价、招揽生意的伎俩,和前世超市里家庭装、量贩装、组合装什么的,何其相似?

他掂量了一下自己的需求,掏出钱包:

“先买四刀普通书写纸,一支精制鹅毛笔。我只带了2金币5银币,大瓶的墨水,能再卖我一瓶么?”

纸,笔,墨水,加起来一共2金币8银币。格雷特这一开口就要砍掉一成,年轻伙计冷眼旁观,忍不住嗤了一声,冷哼道:

“买不起就别买!——你也拿得出金币?”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四十一章 请问穷这个字怎么写啊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