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重续手腕肌腱!

在异界开医院没有那么难吧

2022-09-21 23:13:59

加兰2020

资讯 | 连载

格雷特的日子暂时平静下来。

他安安静静的窝在法师塔,看书,背词典,学习魔法。两天后,火花术解析完成;又是两天以后,法师之手释放成功。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冥想锻炼精神力,练习法师之手的精细操控。以及,最重要的——

每天找机会释放三次侦测魔法,看看能不能找到哪个魔法灵光,能透过人体照出骨骼了。

一晃就是半个月过去。格雷特再次被接到战神神殿。这一次,他在牧师和骑士们的配合下,完成了一台,这个世界前所未有的手术。

——右臂桡侧腕屈肌腱缝合术。

身穿蒸了半小时、刚刚烘干的冒牌手术衣,戴着肠衣做成的冒牌手套。

对面有助手,侧面有人递送器械。

头顶上,直径一米的大圆盘里,星星点点白光向下照耀。仔细一看,全是牧师们现场放出的照明术……

这才是手术啊!

比起那荒郊野外开腹捋肠子什么的,差距太大了!

果然背靠大树好乘凉T_T

格雷特幸福地呼吸了一口神殿的空气。呃,味道不太美妙,周围人太多了,体味有点重……

战神神殿的其他牧师、牧师学徒,以及资历足够、好奇心也足够的骑士们,除了给他打下手的以外,统统涌进殿里,端着凳子、桌子、桌子上垒凳子。团团绕着手术台,从内到外、从低到高,围成三个大圈。

看他们勾肩搭背,竭力伸长脖子看手术的样子,格雷特真想说一句:

你们千万别摔下来啊!就算摔下来,也别摔到手术台上,干扰我手术……

就这还不是人人都能进来。弗林骑士和西罗骑士,还有巴伦骑士的其他朋友们,都被挤到了殿外,眼巴巴地踮着脚往里看。弗林骑士甚至喊了一嗓子:

“小格雷特,拜托你啦!”

“知道了!”

格雷特喊回去。备皮、用烈酒消毒、绑扎止血带,他一样样亲手做完,向对面的光头主教点了点头。主教大人双手合握,喃喃祈祷:

“万能的战神,请您怜悯您的信徒,不要让他感受到痛苦……”

话音刚落,白光如栅,将巴伦骑士固定在手术台上。骑士大人脑袋一歪,几乎是立刻睡了过去。

格雷特:“……”

哪怕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他还是真的想问一声:

这是棒麻、催眠术还是法术禁锢?

是什么法子没关系。反正,之前用活猪试过几次。手术当中,那头猪确实全程不挣扎、不乱动,连肌肉也没有绷紧。

完美。

在格雷特还是有点不放心、又不好意思说的时候,光头主教一声招呼,叫来了十个以上身体健康、信仰虔诚,愿意用自己来试刀的志愿者……

有神术麻醉打底,手术成功率至少高了30个百分点。格雷特愉快地向两边点了点头,垂落目光,一刀划下。

运气不错。

不管是新打的手术刀比较锋利,还是神术麻醉降低了皮肤的抵抗力。总之,巴伦骑士手腕上,紧实的皮肤随刀而裂。

格雷特舒了一口气。谢天谢地,好歹没出现一刀下去,根本切不开皮肤的局面……

真到了那个地步,他身为主刀医生,尊严何在?虽然说,替他动刀子的神殿骑士,已经在边上准备好了……

这一刀下去,出血极少,几乎只是缓缓沁出。周围响起一阵惊讶的议论:

“哇哦!”

“出血这么少!”

“他怎么做到的?”

“嘿,讲一讲啊。”光头主教催促。声音在口罩底下闷闷的,像打雷一样。看在金主份上,格雷特一边动手,一边给这群旁观者讲课:

“注意下刀的深度。只切开皮肤,不切到下面的肌肉和血管,当然不会有大出血了。——拉钩。”

左右两个不认识的牧师抢上前去,各自拿着弯钩,把切开的皮肤向外牵拉。小雀斑牧师约翰站在患者脚边,不等格雷特开口,一把镊子就送了上来。

配合得不错。

不枉自己带着他们训练了好几天。

格雷特满意地接过镊子,避开患者手臂上的血管、神经,从红彤彤的肌肉里逐一翻找。同时在心里一下一下默数,一、二、三……

“呕——”

看吧,果然有人吐了。

这不行啊兄弟,你们是战神神殿啊!

这都没亲手做手术呢,光看着就吐了这要怎么救人?

……这样腹诽着的格雷特,完全没有去想他自己第一次上人体解剖课的时候,吐成了一副什么鬼样子……

格雷特向对面翻翻白眼。谁知对面没有任何反应,再一看,光头主教一颗大脑袋扭向旁边,薄薄的口罩下面,腮帮子一鼓一鼓……

“喂!”

格雷特轻声叫。光头主教喉结滚动了几下,胸膛起伏,像是吞咽下去了什么东西。然后,终于昂起头,炸雷似的嚷嚷一声:

“出去吐!”

轰隆一声响。

格雷特没有回头。听起来,像是吐了的那个哥们,从桌子上被直接摔出了圈外……

不是吧,你们战神神殿那么暴力的吗?

他小心翼翼地继续操作。避开血管和神经,把一根根肌肉用弯钩钩住。然后喃喃念咒,发动法师之手,横向牵拉。

拉不开。

《咒语基础》上的说法,法师之手这个魔法,可以移动不超过五镑重的物体。这会儿,拉钩需要的力量,好像超过五镑了……

格雷特内心甩了把冷汗,把弯钩交给助手们,吩咐他们拉开。自己继续低头、翻找,在肌层深处,找到缩上去的桡侧腕屈肌,用组织镊夹住肌腱末端。

一番操作行云流水。然后,格雷特终于第一次遇到了困难。

我拉——

我拉——

我拉不动!

见鬼了,上次做胸腔穿刺减压的时候就戳不动胸膛,这次拉伸肌腱的时候,也拉不动肌肉?

这个世界的骑士,肉身这么强大吗!

肌松,我需要肌松!

然而,在这个异世界,没有医药化工的地方,肌肉松弛剂什么的,有钱也没地方买去……

格雷特下意识的往后看了一眼。前世习惯当中,麻醉师该在的方向,只有层层叠叠的桌子、椅子,和,上面站着的白袍牧师。

至于真正承担了麻醉师责任的那位……

格蕾特灵光一闪。他右手捏紧镊子中部,左手松开,向光头主教指指镊子柄:

“捏住这个,往后拉!我说停再停!一,二,三!——哎停停停停停!”

我去这位主教大人兼职骑士了嘛!我死也拽不动的桡侧腕屈肌,他一瞬间就拉直了!

格雷特暗暗甩了把冷汗。

好在光头主教一个口令一个动作,说停就停,都不带再拉长一毫米的。壮硕的臂膀稳定他按部就班的理出了另一头的断裂肌腱,修整形状,把两边对合在一起。

然后,双手平举胸前,掌心向外,做出外科医生等待手术时的预备姿势,凝聚心神,默默念诵:

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五十七章 重续手腕肌腱!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