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大侠饶命

英雄,救命

2022-09-22 09:20:59

云何不喜Y

资讯 | 连载

按褚子夕的推断,陈朔这两日就要醒了,为了避免被发现,隐藏他来过的痕迹,褚子夕叮嘱姜苗急急的将他的房间收拾了,自己也藏在了暗处,不再在陈朔他们周围出现。

本来姜苗也想离开的,但褚子夕心疼陈朔,他想让姜苗陪在陈朔身边照顾他。他觉得这样陈朔就不至于那么孤独,他也不必要那么担心。

姜苗一直心系修炼,褚子夕为姜苗准备了修炼所需的心法书籍以及一些简单法术的修炼书本,这可以让姜苗先自己试着学习一下,参悟参悟心法打下修炼的基础。

褚子夕说他和姜苗都是穿越过来的人,修炼的书籍与普通人相比大有不同,普通人修炼的方法对他们而言并没有用处,要想真的步入修炼的正轨只能按照这些书籍所写,一步一步踏实的进行修炼,绝对不可以急功冒进。

这个姜苗懂,盈科而后进,欲速则不达嘛。

修仙一道十分讲究前师带后人,若是让修行者自己修炼极有可能走火入魔。又尤其是在入门之前,如果不小心走偏了路,自己的整个修炼道路都可能会毁了。所以褚子夕也告知姜苗,在她修行入门之前他会一直在暗处密切关注着她,当姜苗有困难时他会立刻出手帮她。

褚子夕想得周到,能这样帮助姜苗,姜苗心里十分很感激,就答应了褚子夕留在陈朔身边照顾他。

为了早日提升修为,姜苗刚拿到书就立马开始了废寝忘食的学习,她想要变强的心从来都很强烈。

可那些书本上的文字记录实在深奥,她有时候为了理解其中一段字句,需要来回的念诵许多遍。一本不过十几页的入门书,她常常看上一天才能勉强翻向下一页。

因为对陈朔身为反派时所创下的战绩颇为害怕,姜苗在琢磨心法的时候常常都是将自己关在自己的房间里,隔陈朔远远的。但她看书总是很入神,这也使得她常常会不自觉的屏蔽掉了身旁的声音,不知道周围到底发生了什么。

陈朔醒的时候,姜苗就是像这样关在自己的房间里全身心的琢磨着修炼心法。

陈朔一睁眼,便见到入眼处一片陌生的情景,他起身查看了下自己身上的伤势,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他神情有些冷漠,这么重的伤他还活着,看来又是那个人出手救了他,他果然怎么都躲不了他。

只是不知道,这次他又派了哪个贱货过来他身边逢场作戏。

陈朔面无表情的一手推开房门,身上只披了件单薄的外袍,他从来不怕自己受凉生病,因为有人不会让他死的。

他有些慵懒的在院中漫步,所有的房间都房门紧闭,竟然没人在听到他醒了后赶紧过来装模作样的对他嘘寒问暖。

看来,这次又安排了个不一样的女人。

陈朔觉得有些无趣,踢了下脚下的石子,不知怎么就想到了那个树下被吓得要死的女子。

她似乎不懂法术,也不知道是不是赤芾峰的峰主裘三百。那赤芾峰不该有平常女子能闯得进去的。

只是,她眼里的恐惧太过真实,并不像演的。

她最后应该是跑了吧,带着他的土豆一起了吗?

陈朔在庭中的石桌前坐下。

还没有出现。

他倒要看看这人能忍多久。

百无聊赖,陈朔在院中随意扫了扫,突然瞥见院中的小池子里几个白色的东西随着微风吹动,在水里随意的飘着。

走进一看,原来是几只纸做的小船。

陈朔冷笑,真是为难他了,尽让那些女子想这些花里胡哨的花招。

一念动,一只纸船飞入了陈朔的手中。纸船中还放着一张叠得很小的纸。

幼稚,陈朔心想。

打开,上面是一行小小的字,柳体楷书,一笔一划端端正正。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陈朔冷笑看完,突然手中一把火燃起,将这些纸船连带着纸船上的纸条都一并烧了。

果然又是这种无趣的内容,他刚才就不该期待里面会写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还不滚出来,还打算装多久?”

空气中一片安静,无人回应。

“很好。”陈朔对他派过来的人一向没什么耐心,从来不是他想跟着她们,而是她们缠着他。像蛇蝎一样让人恶心,但又甩不掉。

见还是没有反应,陈朔也不再等。

这次没派人过来缠着他,他难得得两天清净,正好可以回赤芾峰再查看一下。

正看书看得入迷的姜苗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不知褚子夕拜托她照顾的陈朔正准备离开了。

将书翻了一页,结合着心法她双手翻飞开始尝试着施法,一起小小的启火术,修炼入门最基础的术法之一。

她看着眼前熄灭的烛台,全身贯注,打算用最基础的启火咒将他点燃。

她从不介意要用几次才能把这烛台点亮,她只在乎能不能把她点亮。为了想要的结果,她从不吝啬她的努力。

她不厌其烦,但别人却没有那个耐心。

在暗处看着姜苗的褚子夕都快急死了,看着陈朔转身要走,他终是忍不住指尖凝结法力,弹向了姜苗额头。

“啊。”姜苗从椅子上跌落下来,捂住额头,愤愤的看向刚才那一击来的方向。她气极,暗箭伤人,还打扰她修习法术。

她用力的拍向桌子,言语有些冰凉“谁?”

回应她的是身后被一道劲气破掉的门。

这就有些暴力了。

姜苗被一下弄得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又是在哪里得罪人了。

一道比刚才她刚才还冰冷的话传来,“是我。”

姜苗一手捂着额头,有挪到了门口。

门外人未拿一刀一剑,但一双剑眉星目杀气凛然,浑身的戾气站在那里仿佛一尊杀神。

脑中突然又想起褚子夕说的他曾杀了半个世界的人。

双腿发软,姜苗差点就跪了下去。

这个人,她昨天给他擦脸的时候还是一脸宁静任她揉搓揉圆,不过半天就已换了副神情。不愧是反派。

“大侠饶命。”姜苗的声音有些哭腔,明显被吓到了。

要是陈朔要杀她,不知道褚子夕能不能来得及救她。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七章 大侠饶命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