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秋霖芸章

英雄,救命

2022-09-22 09:21:00

云何不喜Y

资讯 | 连载

如果打得过陈朔的话,姜苗真的很想教训一遍陈朔。

但她知道她没机会,至少现在没有机会。

这个地方周围有很多山,这个姜苗一进来就发现了,可是当她走过长长的一段大道后看到眼前的高山还是忍不住软了腿。

这高山巍峨挺拔、蔚为壮观,如果作为欣赏的景点来说,不失为一处旅游观光的好地方。

可是,它唯一有一点美中不足。

那就是,它太高了。

从山脚一直密密麻麻向上延伸的台阶,姜苗抬起头单凭肉眼根本看不到台阶的尽头。

赶了一晚上夜路,还刚刚走过一段长长大道的姜苗觉得头非常的晕,她很崩溃,非常崩溃。

她再爬这样高的山会死的吧。

这样的忧愁陈朔根本没有,只见他一个法术一柄飞剑就自动浮现在了他的脚下,他依旧不看一眼后面的姜苗就这样自顾自的乘着飞剑往山上飞去了。

姜苗孤零零的站在山脚下,一时竟不知是委屈多一点还是忿恨多一点。

真的,好想撂挑子。

她的命怎么这么苦呢。

反派没人性,反派没人权,她不想再跟着反派了。

四周一个人都没有,姜苗无法找到帮她的人,长叹一口气,只得凭着肉体凡胎一步步的从山底往山上走。

双腿走得发起抖来。姜苗往周围看了很多次,根本没有褚子夕出来帮她。说好的暗中帮助她呢,是觉得她这个样子还没到绝境是吗?

姜苗走到最后眼泪还是忍不住掉了下来,不由得她不委屈。她一会停下,一会继续,太阳一直高挂在天上,她也不知道走了多久。

她开始想,是放弃呢,还是再坚持一下。如果她放弃跟着陈朔就此下山,是不是就不用再像现在这样受折磨了?可是如果她真的放弃了,她的修行之路是不是也就到头了?

可是,为什么就不肯带上她一起呢。她好歹跟他走了这么久,他就真的不愿意回头帮一帮她吗?明明这样无穷无尽的上山之路,只要稍稍带她一下就可以了。

双脚已经挪不动了。从昨天夜里起,姜苗的双腿就开始由脚下生风,到后来的越走越痛,再到后来痛着痛着就感觉不到痛了,到了现在,她甚至觉得自己双腿好像就要废了。

上山的楼梯便开始变成了一步一步跪着走,用手拖着身体走......

已经开始昏昏沉沉了。姜苗想,不要滑下去啊,我用尽全力爬的路不要残忍的把我打回起点,我怕那样我会绝望。

手掌也开始被磨出鲜血来,姜苗变成了晕一会爬一会。

真的要这样对我吗。褚子夕?陈朔?

我只是想活着。

为什么要这么难。

谁来帮帮我吧。老天你让谁来帮帮我吧。

我真的困了,我不是不想努力,不是不想坚持。我没有力气了,你看看我,你帮帮我......

“小娘子,小娘子,小娘子......”

不知过了多久,姜苗被一阵急促的声音唤醒了。是做了个梦吗?还是老天听到了她的呼喊。

姜苗睁开眼,是秋方齐蹲在她的身边,手上还拿着两件衣服。

见姜苗终于醒了,秋方齐长松了一口气。

“小娘子,你在做什么,怎么这幅模样躺在这里。这阴气重,得亏你是被太阳正正的晒着的,要是在阴凉处像你刚才那样可是会出事的。”

姜苗开口有些有气无力,“方齐仙君......”

她想问你来了,你怎么在这里。可是话到嘴边却突然呜咽起来。

秋方齐已是许多年没见过有女子在他面前哭了,他虽然平日行事作风偏娇柔了些,但该有的男子风度还是有。他慌了神,赶紧掏出一方帕子给姜苗擦眼泪,一边慢慢的将她扶了起来。

刚才姜苗昏倒时是直接趴在地上的,只有两只手露在外面。方齐的视力不太好,刚才只顾着着找人也没注意姜苗的情况。等如今把她扶起来才发现这女娃子手上、衣服上、膝盖上都是血。他突然反应过来望向刚才姜苗一路爬上来的路,上面一路的血已经干涸。

若不是将姜苗翻过来时看到姜苗身上的血,秋方齐压根都不会把那一条暗红色的东西以为成是血,他朦胧的双眼还以为那是姜苗变出来让他找到她的法术。

不过是爬一个小小的山,对父神派到神子身边的凰木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

可是“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秋方齐满是不解。

其实除了爬山时的伤,姜苗在一路跟着陈朔来到这里前也早被路边的荆棘划出了很多的伤口。只是之前秋方齐没有细看才一直没发现。

他抬起姜苗的手臂,上面被荆棘划出的伤口,血早已经没有流了。

“哎呀,怎么回事啊,这里也是伤啊。”他细细看向每处。“这里也是,这里也是......小娘子你怎么啦。”

秋方齐柔声的询问着,言语间尽是担忧之色。他不询问还好,这样一问姜苗反而觉得一堆的情绪有些兜不住。

秋方齐的双手分明有些偏凉,但姜苗却觉得异常温暖,他温言关心姜苗的样子就像散发着阳光的邻家哥哥一样。

姜苗第一次理智失守,在这高高的石阶之上放声大哭起来。

秋方齐手足无措,抱住姜苗,像哄孩子一样细声安慰,“妹妹没事,不哭不哭。”

他双手迅速掐算,这才察觉出一些不对。

“你,你还是个凡人!”

......

最后当然是秋方齐送姜苗到的山上。自始至终姜苗都没有等到褚子夕或者陈朔。

许是难以置信,秋方齐将姜苗送到山上后还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但又他完全相信自己的掐算之术,最后站在姜苗门边纠结了好久。

这把姜苗弄得有些不知所以,但她相信秋方齐肯定没有什么恶意。

她吸了吸鼻涕,问道,“方齐仙君还有什么事情想说吗?可以直说,无碍的。”

秋方齐将袖子卷了卷,复又摊开,然后又卷了卷......

“我也不知道这样提醒你会不会多余,毕竟你是父神派来的。关于这一系列的事父神从来都有安排......只是我瞧见你刚才在台阶上的模样,又想到你这会还是凡人,对你始终还是有些不太放心。”

“方齐神君但说无妨。”

她是别人找来陪着陈朔的没错,但那个人并不是他们的父神,有些信息她并不知道,所以秋方齐要告诉他的事他是肯定要听的。

秋方齐道:“你也知道,我们秋霖芸章各部所司辖的地方都是一些常人所不该涉足的禁区。不管是在芸章中的哪一支部,里面都充满了危险,我们这里也是一样。虽然芸章中布下得有阴阳八卦大阵,但阴阳两级之间总会轮换。现在这芸章里还处在阳极所支配的时间内,你在外行走不会遇到什么问题。可再过几天,阳极转为阴极,到时候就算在这楼阁之中也不一定安全了。”

“我也不知道我做得会不会多余。但我刚刚已经在你的房间设下了一个小小法阵,它可以在八卦大阵转为阴极时保护你。只是你千万要注意好窗外的天空,如果天空由光明转为了黑暗,那你一定要立马关好房门,紧闭窗户,待在屋内不要再出去了。不然以你如今凡人的力量恐怕坚持不到下一次阴极转阳极。”

秋方齐的话里一堆的“阴极”“阳极”姜苗并不明白,她不了解八卦,除了能判断出秋方齐头顶上的是八卦图,她再也不懂其他关于八卦的知识了。但秋方齐话里的意思她听明白了。这里的天要么是光明的,要么是黑暗的,就像白天和黑夜一样。但这里的黑夜是非常危险的,就像陈朔一样危险。所以当天变黑的时候她不能出去,而且她还必须紧闭门窗,要一直等到天变亮了她才可以再重新出去。

这个确实是姜苗不知道的,她很庆幸秋方齐察觉到了她的异样,主动将这件事告诉了她。

同时姜苗也把这份恩情记在了心里,如果以后有机会,她一定会回来报答他的。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十章 秋霖芸章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