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我欲与君相知

英雄,救命

2022-09-22 09:21:00

云何不喜Y

资讯 | 连载

姜苗只能举起剑将它格挡在胸前,但剑身的光芒微乎其微,根本挡不住什么。她也不是什么惊世天才,刚才那一剑夹杂着法术入门、夹杂着极强的求生欲才能一下发挥出极大的威力,她也只有那一瞬力量强大。事实上,那一瞬间过去后她也不过是一个刚刚法术入门的菜鸟,根本没有多少法力。

然后重压这一次并没有再降临,她落在了一个宽大的怀抱里。

隔着如此近的距离她听到了陈朔极力忍耐的一声痛忽。他将她一把抱起,让那些打算攻击姜苗的邪祟将所有攻击都落到了自己身上。

足尖轻点他抱着姜苗朝栏杆外飞去,他得抓紧时间,在邪祟重新蜂拥而至控制他行动之前离开这里。

石刻的栏杆高度虽然减短了一半,但结界的威力还在。陈朔和姜苗都能明显感觉到从栏杆中飞出后身上的压力小了大半,外面虽然还有鬼魅,但更厉害的邪祟已经被留在了石台中。

弗一飞出栏杆陈朔便没有了力气,抱着姜苗落在了外面。

他受的都是内伤,虽然看不见,但并不比姜苗轻,只是他的心性一直支撑着他,让他撑在那里没有倒。

陈朔身上没有一处伤口,但却浑身疼痛难当,刚才出来的时候做了姜苗的人肉垫子,这会被姜苗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一脸嫌恶的将姜苗推开,陈朔用剩下的力气给自己划了个规避鬼魅的罩子。鬼魅这一阶的妖邪,只要数量不是太多,法力高强的修行者给自己划个罩子就没问题了。

“你刚才发什么疯,竟然往石台里跑。那里面的东西就算父神去了都得落层皮,你竟敢进去。”陈朔道。

姜苗有了一点小小的法术,勉强可以发挥部分长剑的力量。她将剑紧紧的抱在身前,略微抵挡一些鬼魅的撕咬,缓了缓道:“为了活命。”

姜苗声音微弱,但异常坚定。

“呵呵,我倒没见过哪个为了活命往火坑里跳的。”陈朔嗤笑道。

“因为你在里面。”

陈朔侧过头,“你说什么?”

姜苗闭目,挣扎了好一会慢慢爬了起来,“我说因为你在里面。我需要你救我。”

“父神没有告诉过你吗?你只需要在栏杆外面将我身边的邪祟劈开就行了,何必再进来。”陈朔咳嗽了一声,“蠢”。

姜苗看着地上那张冷漠的脸自嘲道:“如果我早知道这些,何至于陪你来到这个地方,何至于几次三番差点死掉。我是蠢,可是我不进去唤醒你,我根本就活不了。因为这外面的鬼魅就足够将我咬死。因为我拿着你这把破剑根本劈不开任何邪祟。因为你从来都不相信我根本就没有法力。”

姜苗说着脸颊突然感觉一阵疼痛,这剑能为她规避的地方太小。她提剑在脸上挥了挥,鬼魅如蚊子一样暂时飞开,又在她身旁的其他地方左右盘旋,试图寻找下一次下口的机会。

温热的鲜血从姜苗的脸上流了下来。陈朔终于尝试正视眼前这个姑娘。

“可你刚刚明明一剑就劈开了那些邪祟。”

“你可以说我是你父神专门派来来接近你的,也可以说我所做的一切都是装腔作势别有用心。可连方齐仙君都知道,要确认我到底是不是凡人的力量掐指一算就行了,那你为何不肯回过头看一看身后一直追得狼狈的我,算一算我到底是不是凡人呢。”

姜苗擦过流至腮边的血,右手以剑拄地。刚刚她的脚又被咬了,此时站着有些撑不太住。

“陈朔仙君,你是不是觉得我现在浑身的血也是在逢场作戏。”

“我本来想,我扑进去救你脱困,你好歹会念及些恩情救救我。可现在看来,就算我现在求你救救我,你是不是依然不会管我。”

陈朔眼神复杂的看向眼前这个人,不是他不想救她,他只是被骗太多次,他只是以为她是父神派来的人,他以为这些事对她来讲都是小问题,他以为这些事绝不会真的威胁到她的性命。

不知姜苗何时换的这一身淡绿色的长裙,陈朔只模糊记得那天晚上出门的时候,她身上着的还是一件绯色的衣衫。她好像确实一直在身后呼喊他,但他气她,气她骗自己,气她辜负了自己的信任,气她装着一幅单纯的模样仅仅就只为了做父神监视他的棋子。

他从来只是生她的气,从来没想过要伤害她。

从前那些父神派来的最后倒戈害他的人,他也仅仅只是重伤回敬,从未要过她们的性命,如今又怎么会害姜苗呢。

“你真的不会法术?”陈朔问道。他现在没有多少力气,无法卜算。

“我刚刚才学会那么一点,你愿意相信便信,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姜苗拔起剑一瘸一拐的朝他们的住处走去,这把剑她才不要还给陈朔,她现在需要这把剑帮她减轻些攻击。

好歹她因祸得福有了一些法力,也算是有所收获了。既然陈朔不愿意帮助她,她就自己救自己好了。只要她能坚持到回到自己的房间,就可以没事了。

陈朔叫住姜苗,“你瘸了?”

真是好不礼貌。姜苗不搭理他。

又不救我,浪费我时间。

见姜苗不回应,陈朔继续道:“你现在这个样子坚持不住离开这里的。”

姜苗不停歇。够她回客栈就好了。

“你拿了我的剑。”

我才不会还给你。

姜苗的周围都是伺机而动的鬼魅,陈朔终究不放心。

“你过来,我救你。”

这句话若是放在从前,姜苗肯定立马就信了,可现在她只觉得陈朔是在浪费她的时间。

“你不信我,以为我会信你吗?”

陈朔有些艰难的支着手试图坐起来,被万鬼分食后的疼痛让他没有什么力气。

“我不喜欢谎言,也不喜欢骗人。”他叫住姜苗。

“你过来,我给你划个灵罩。再过一会,我可就真的没有力气帮你了。”

姜苗顿了顿,这个人,从他醒了开始就一直在欺负她,从来都没有帮她过。

可是。

她望向前方。长路笔直一眼忘得到头,这一路似乎很近,但姜苗知道以她现在的样子徒步走过去,肯定还是会花费很长的时间。她相信自己有坚持走过去的毅力,可是她怕她的身体会先撑不住。

或许可以试一试。最坏的打算也不过等会再走快点。

姜苗看向陈朔,“你说真的?”说着朝他一瘸一拐走了过去。

姜苗看着紧皱着眉头的陈朔,有些怀疑道:“你这眼神像在骗我。”

陈朔轻叹一口气,他现在就是浑身都在疼才懒得跟姜苗废话。

时间越久他越觉得自己每动一下皮肉就要碎裂开来。

闭目,忍着疼痛,陈朔再捏了一个法决,将这法决打在了姜苗身上。自己则是浑身脱力,再次倒回了地上。

为什么总是这个样子,疼痛的感觉为何他总也适应不了,仅仅只有这些鬼魅邪祟就弄得他不能动弹,以后去到女萝井中要怎么活下来。

陈朔心里发苦,是不是以前的山阿都是带着这样的绝望死去的。

姜苗见一道光束从陈朔朝自己打来,原本被撕咬的现象果然停下来了。她身上那些伤口虽然疼痛,但真的没有添新伤了。

姜苗长吁一口气,这个冰坨子终于救了她一回。

姜苗挨着陈朔坐下,看到陈朔的脸上尽是苍白之色,双目紧闭,牙关紧咬,竟又有几分她初见他时伤重的样子。又想到他在台上时被那群黑气缠绕的模样。她不过只被其中的一小部分鬼魅邪祟中伤,便已经如此狼狈不堪,陈朔的情况怕是要比她糟糕上许多。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十四章 我欲与君相知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