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我御剑带你

英雄,救命

2022-09-22 09:21:01

云何不喜Y

资讯 | 连载

陈朔还在休息的时候姜苗自己也吃了一颗药,药力给她的感觉和陈朔差不多,所以陈朔起来的时候看到姜苗趴在桌子上,已经睡着了。

经过药丸的疗愈,陈朔现在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了,虽然身体还是会觉得有些痛,但对于正常行动和说话已经没太大影响了。

这楼阁中平时鲜有人来,房间里除了简单的生活用具便没有其他东西了,陈朔在房中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合适盖在姜苗身上的东西,最后只得把自己有些脏破的外袍抖了抖,披在了姜苗身上。

无事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特别的快,没有日月作为参照,陈朔也只能大概推测距离下一次阳极的到来还有多久。

他的身体好得差不多了之后,总喜欢站在屋外隔着古旧的栏杆张望着天际,等待着光明的到来。

无论是极阴还是极阳,来的速度都特别快。陈朔方一看到那一点白色的亮光,就唤了姜苗出来,可等姜苗开门看向那明亮的光芒时,光芒还是已经盖过芸章中的一半大地了。一半明,一半暗,正像被一分为二的八卦。也像渺渺红尘,一半希望,一半绝望。

“我最喜欢看秋霖芸章中极阳覆盖极阴时的样子。看着光明一寸一寸盖住黑暗,看着所有的阴冷与绝望都被明亮和希望重新占据。”陈朔望着天上越铺越开的光说道。

“我也喜欢。”姜苗走到陈朔身边。

就在此时,极阳的光亮正好走到了他们这里,那么一个瞬间就落在他们两个中间。黑白分隔,一边为黑,一边为白。也不过一刹那,光芒就扫射了过去,让他们两个一同置身在了光明之中。

“光明会来到的吧?”陈朔看着姜苗那边的光快速的扫到了自己身上。

姜苗嘴角微微扬起,“一定会的!”

阳极回归,秋方齐不一会也飞了回来。

只是他匆匆向陈朔问了个安便急急忙忙的就又要离开,似乎有什么紧急的事情。

陈朔预料到什么似的,一个飞身直接拦在了他的前面。

“方齐仙君如此急急忙忙是要去哪?可是有什么重要客人要来?”

秋方齐支吾道:“不过去见一个老朋友。”

“什么老朋友这么着急。不知道是哪方修炼得到的仙君,可否请方齐仙君先介绍一二,我等会也去拜会拜会。”

“不必不必,他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小修士,几年前和我有过小交情,不配和郎君你见上一面的。”

“你好大的胆子!”陈朔厉声呵斥道。

声音高昂严厉,把姜苗也吓了一跳。

“你竟敢称呼父神是小修士,还说他不配与我相见,你好大的口气。”

秋方齐眼神慌张起来,想是陈朔那一吼把他也唬住了。

但他还是抵死不认,坚持道:“郎君虽是神子,但这话也不能乱说的。若是父神来了,我等恭敬迎接还来不及,怎么还敢用此等语言描绘父神,如此大不敬的罪名小仙可担当不起。”

陈朔也不急,一幅成竹在胸的模样,“那神君可敢带我一起去见见你的这位朋友。”

秋方齐道:“着实是一介小修士,无甚可见的。”

“若是我偏要见呢?”陈朔硬声道,“若我见到那前来拜谒之人确实是父神,那你就永生永世都别想再离开秋霖芸章了。”

秋方齐终于低低的弯下腰去,讨饶道:“郎君饶命。”

“今日所来之人确实是父神。父神自多日前起便已经到了门外等候。小仙惶恐,如今大门重现,不敢再让父神多等,只得急急赶过去开门迎接父神。”

“你要让他进来,我又拦不住你,你何必瞒住我。”

“这......”

陈朔与父神不合,一向行事爱避着父神,这也是许多修士都知道的

陈朔道:“我不拦你迎父神进来,只是在此之前我要先从北门出去。你应该知道,他要来我是绝不会留在这的。”

“父神也是担心郎君,想亲眼确认下郎君现下如何了,郎君又何必如此执拗,非要避而不见。”

陈朔一脸冷然:“开北门。”

见秋方齐一脸为难,但依旧不愿答应。

陈朔继续道:“你刚才说父神等得焦急,难道你还要让父神等你许久?”

秋方齐满面难色,纠结了一会还是败下阵来,“郎君莫恼,我唤方思开启大门便是。”

再让父神等下去他怕自己真的会被迁怒到,那样的话还不如先任陈朔离开。摆脱陈朔的阻拦,他也好去见父神。父神大义,想必如实对父神解释此事,父神也不会怪罪他的。

陈朔道:“你同我一起过去。反正御风飞行这点路,对你我来说都很快。”

陈朔话音刚落,一道清丽的女声便从他的身后传来。

秋方齐那一张憋屈了很久的脸,在看到那人身影后如神魂归位,竟一下平和宁静了起来。

“神子就别再为难他了,我过来带你过去吧。”

来人与秋方齐有着近乎一样的打扮,只是发髻之上并未佩戴玉冠,而是随意插就了一根碧玉簪子。

是一位容貌比较娟秀的姑娘,眉目间的神情少了些秋方齐的热络,多了几分清冷。虽是女子的脸但比秋方齐又多了几分英气。

“方思。”秋方齐言语中满是欢欣。

秋方思不咸不淡的点了点头,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

继续看向陈朔道:“我亲自过来接你,希望神子可以看见我的诚意。若你还是决意要为难方齐仙君,那我也只好出手了。虽说我与他各司南北二门,但若是由我去开南门也不是做不到。所以还是希望神子你也退步,放他这一回,由我带你去北门吧。”

陈朔见秋方思都已从北门过来了这里,知道他再继续吓唬秋方齐也没什么用了。不如就直接跟着秋方思过去北门,想来她应该也不敢真的戏耍他。

“那便请方思神君即刻带路。”陈朔略微施了个礼,对秋方思道。

秋方思不似秋方齐,从见面开始总共就说了两句话,一张仿若冰霜凿就的脸上从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明明她和秋方齐两人长得如此的相像,性格却又如此天差地别。

北门处的居所不似南门,依然高耸的山脚下没有什么亭台楼阁,只有一间低低的茅草屋孤零零的倚靠着大山。北山山门为出口,这边也没有来的客人,想来那间茅草屋就是秋方思住的地方了。

秋方思并不做多余的唠叨,刚一落地,她便一抬玉手,厚重的北门便在陈朔他们面前缓缓开启了。

姜苗望了望秋方思,这位姑娘做事倒是干脆果断,直接了当。

姜苗和陈朔一迈出北门,北部的大门便咚的关上了,姜苗捂了捂胸口,看见大门的痕迹也是这样唰的一下就消失了。还真是丝毫不拖泥带水。

此时外面的天并不像秋霖芸章中一样一片明亮,外面目光所见都是一片漆黑。他们刚从漫长的黑暗中等到光明,才不过一会又回归到了黑暗。

“这么不巧,外面还是夜晚。”姜苗看向陈朔,明显有些遗憾。

“没有关系,夜晚赶路正好方便影藏行踪。”

“又要赶夜路?”姜苗道。

陈朔唤出身上佩剑,长剑在他们脚底慢慢变大。陈朔朝姜苗伸过手去:“放心,这次我御剑带你,不会再折腾你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十七章 我御剑带你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