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勿以美好做饵,溺我沉醉其间

英雄,救命

2022-09-22 09:21:01

云何不喜Y

资讯 | 连载

关于父神这个人物,褚子夕对姜苗提到过。他是这方天地真正的主人,曾开天辟地创造了这方土地,后来又于数万年前身归鸿蒙。但近几年或许是受到褚子夕到来的影响,这一远古神祇竟然渐渐复苏了。

据传,他复苏那日一道神光光柱自昆仑山起直冲天际,霎时间百鸟垂首、群兽齐鸣。数道凤凰虚影自光柱中盘旋而出,其中一只凤凰的背山就站着一道颀长身影。他白衣胜雪,于天地之间傲然挺立,于苍穹之上俯视众生。神威浩瀚,山河为之倾倒,日月为之变色。

人们认出了那从前只在传说中出现过父神。于是,一声令起,无论凡间还是仙门一道齐齐叩拜,万人同声。父神重归昆仑山,拔出了随他陨落而沉寂已久的“昆仑剑”。长剑指天,昆仑重开。从今以后,昆仑神宫万仙来朝,天下归心。父神也缓步迈向了他的神座,承接回了他无上的尊崇与荣光。

父神心系天下,所以也一直忧心女萝井的事情,为了这天下的百姓,就算是他也不得不让陈朔去跳女萝井。但他始终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孩子,所以他和褚子夕一样一直以来都在默默的照顾陈朔,想要弥补他。

听褚子夕说,父神为了照顾陈朔还专门用凰木为陈朔制作了照顾他的人,裘三百原本也是父神制作的凰木之一。只是天命无常,谁都没有料到裘三百的躯体中途竟被从天而降的姜苗霸占,李代桃僵了。所以即使没有姜苗的横插一脚,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裘三百也会被父神派来到陈朔的身边。

虽然不知道凰木们具体应该怎样照顾陈朔,需要做哪些事。但听褚子夕谈起她们时的语气,姜苗觉得她们应该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之人,她还不清楚陈朔为什么会这么讨厌那些来帮助他的人。

“这药并不是你父神给的。但给药的人是一个比你父神还疼爱你的人。”姜苗道。“我知道这话说出来你可能不会相信,但我并没有骗你。因为答应过他,有些话我不能够多说,只能言尽于此,信不信在你。”

陈朔沉默了一会,没有立即回答。

一个人被欺骗太多次,即使后来依然渴望能找到一个可以真正信任的人,也会变得很谨慎。

“我很想信任你。因为我确实错怪过你。”良久后陈朔答道,“但如果我说我完全相信你,那绝对是在骗你。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不是仅凭一两句话就能够轻易建立的,我想你能明白我的意思。”

“不过我能对你保证:以后在所有事都没有切实的证据前,我不会再向以前那样对你了。”

这一次就稍微打开一点自己的心,尝试着再赌一次真心。

......

姜苗扶着陈朔,两个人就这样搀扶在一起,一路踉踉跄跄的回了楼阁处各自的房间。

姜苗房间里布置的小阵法,只要她关好门窗后就不会有事了。

手臂枕在脑袋下面,姜苗想,褚子夕给的丹药药效真的好。修复好了自己身上的多处伤痕,身体也不再有之前的疲惫感了。怪不得初见陈朔时,陈朔受了那么重的伤都能被这药给拉回来。她当时还以为是褚子夕法力深厚,如今看来这丹药也是功不可没。

只是不知道陈朔的房间里有没有布置这类法阵?这阴极不知道会持续几天,这几天陈朔没有人疗伤,又没有药,病情会不会恶化?

姜苗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好一会,陈朔受伤时那强忍着一声不吭的表情,总会浮现在她脑海中折腾着她。一联想到这个人,姜苗总觉得内心有一种隐隐约约的抽窒感,说不清道不明的。

总不会是心疼吧?

这难道是悲情反派的特质?

姜苗终是没忍住敲了陈朔的门。

隔了好一会儿门才打开,陈朔一张臭脸正对着她,显然不太开心她这会跑过来。

许是挪动身体依旧带着巨大的痛苦,陈朔的声音带着嘶哑,说话的空隙中能隐约听到克制的抽气声。

“这个时间不要在外跑,带点脑子。”

陈朔言简意赅的说话时,说出来的话往往很不尽人意。臭得很。

明明是好意,但总叫人听着膈得慌。

姜苗有些忿忿的咬咬牙,不想和他多说话。这个人说话就是这样,一会让人觉得周到温柔,一会又让人觉得气愤非常。

姜苗看到陈朔屋中不时闪烁金光,似有结界,想来陈朔已经布下法阵了。她本来打算过来送了药给陈朔就走,但现在看来留在这里也不危险,那她就不在外面穿梭了。

“你......”陈朔捂着胸口咳嗽了一声,他本来想让姜苗回去,结果她倒好,直接就进来了。

外面黑气攒动似是也想进来,陈朔只能无奈将门合上。

回过头姜苗已在桌边坐下,还随手倒了两杯水。

“你回去,我想休息。”陈朔下逐客令。他不喜欢他休息时有别人在旁边。

“我在这不会吵到你休息。”

“我不喜欢你,在我身边。”那样我无法休息。

姜苗端着水杯的手停在空中,有些生气的看着陈朔。

好心当做驴肝肺,她抽什么风担心反派。就该让他自己照顾自己,她瞎抄什么心。

看着姜苗变得有些难看的脸,陈朔意识到自己似乎又说错话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

姜苗是一向能忍,但她也只忍自己该忍的,她也有自己的脾气。自己房中并不是没有阵法,留下来也不过是不放心他,想照顾照顾他而已。他不愿意接受,自己还不乐意做呢。

她站起身将药瓶直接砸在桌上,但又怕真的用力给弄碎了,中途颇大的力气结尾还是收住了劲。

她就不该担心他照顾不好自己,就他这怼天怼地的劲,怎么会让自己吃亏。

“自己吃药,再见。”说着赌气把给陈朔倒来伴着药喝的水也一起喝了。

自己有手有脚的可以吃药,谁管你。

“我只是不习惯休息时有旁人。”陈朔解释道。尤其是有女子在身边,他真的无法安心休息。

听到这话姜苗的气稍微消了消。

陈朔继续道:“你帮我,我感激,没有不喜欢。”

姜苗叹了口气,何必跟个病人计较。

她将茶杯满上,又倒出一粒丹药递给了陈朔,“你以后就算想少说话,能不能也在开口前把话先想好。”

陈朔接过药,并没有要水。

其实他们吃这种丹药并不需要用水伴着一起。

他看了眼姜苗手中的茶杯,“茶满欺人。你还生气吗?”

姜苗将茶杯放下,扶了陈朔回床榻上休息。

“这是白水,不是茶。就算是茶,你要是喝了我就不生气了。”

陈朔不再做声了,看了看朝他伸过来的手,瘦瘦小小,扶起他来得时倒怕他摔了。

扶陈朔在床上躺好后,姜苗道:“你之前受伤,我还一连照顾过你好几天,这会又有什么可害羞的。虽然我也知道,你们男孩子与女孩子待在一起的时候是容易觉得别扭。”

“不过你放心,我不打扰你,也不会死盯着你,我离你远远的,就在外面自个坐着。等你什么时候能够行动自如了,我立马就走。”

她不过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而已。

陈朔躺在床上静静调息,刚才吃下的丹药这会开始慢慢发生起作用来。自胃部起一股柔和的暖意慢慢朝四肢百骸漫延开去,它可以同时作用于肉体以及肉体与灵魂中间的层面,以温暖又柔和的愈合它的力量所到之处。

渐渐的,陈朔感觉自己仿佛泡在了一汪温暖的池子里。在池水的包裹下,所有的疼痛都被遗忘,所有的挣扎都被消弭,只余下了让人安心的宁静。

这样的力量太让人沉醉,像母亲低低哼起的摇篮曲,牵引着人不知不觉的进入甜蜜的梦乡。

有那么一刻,陈朔感觉自己仿佛就要在这股力量的包裹下沉沉睡去了,只是......

他赫然睁开双眸,屋外的天空依然黑沉,屋内也只有昏黄的灯光单薄的亮着,这些才是真实的。

他清晰的感知着周围的一切,让思绪从之前的舒适中抽离出来。他不能让自己沉溺于那些美好,他要让自己的意识时刻处于一种警觉灵敏的状态。因为他害怕一旦他的劲头松了,以后就舍不得出来去面对他既定的命运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十六章 勿以美好做饵,溺我沉醉其间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