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小镇

英雄,救命

2022-09-22 09:21:01

云何不喜Y

资讯 | 连载

长剑在天空飞驰,其实这样没有遮挡的坐在这么高的天空中,姜苗内心多少有些害怕。

她尽量坐得离陈朔近些,手中不着痕迹的抓着陈朔衣袖的一角。

“我们这是要去哪?”姜苗问道。

“去下一处秋霖芸章。”

“还去?你的伤刚刚才好,你真是不要命了。”

“不会要命,我有分寸。”

姜苗有些无语,你有分寸才怪,尝试再多不去总结有什么用。

姜苗劝道:“你这样只注重数量不注重质量就是在以量换价,你自己觉得作用大吗?”

“虽然一次次的去经历那些事情可以增加你的经验,但你也不能盲目的去尝试。能不能从井底出来更看重的是你的心性。你得找到可以增强你意志的东西,找到你想要坚持的东西。心里有东西了才能够朝着他前进,才能更加集中力量让你的心性变得更强。”

就像原著中的陈朔,他就是跳女萝井时心念尤其的强,所以即使他之前并没有过去秋霖芸章历练的机会,只一次,他也从女萝井中出来了。

“我想要坚持的东西就是活下来。”陈朔道。

“那你就把活下来当做你的最大目标,你要时刻想着它,在生活中去寻找更多的点点滴滴加强这个目标的力量。这才是你该做的。”

“你要知道,以量换价永远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抓住重点,核心突破才是进步的关键。”

陈朔侧过头,“你似乎很有经验。”

姜苗没理他这个问题。

“那你打算去哪?”陈朔问道。

“除了那些危险的地方,哪里都好。”姜苗道。

反正她对这里都不熟悉,在哪其实都差不多。

“其他地方有父神眼线。”

陈朔当初之所以常常奔走于秋霖芸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在那里父神的视野触及不到,他不用时时感觉自己被监视着。

“那除了秋霖芸章以外,就没有一处你们父神不能去的地方吗?”

陈朔的飞剑在半空中停下,他想了想,有的,只是那个地方会解除所有的法术力量,他进入了那里就相当于卸下了他所有的盔甲,太危险了。

“陈朔?”见陈朔没有回答,姜苗又喊了喊他,“没有吗?”

“有,人间苍周王朝,但那里不适合。”

“为什么?”

陈朔也不想回答姜苗的这个问题。

姜苗只得悻悻的闭了嘴。

苍周王朝。姜苗之前在书中看到过关于它的描述,十分的简洁明了。似乎这些修士们都不在意这个地方,把它登记入书中,也只是作为一个地理和历史的成分让修仙者简单了解一下而已。

或许是因为那个王朝中的人,全都是没有法力凡人吧。所以这些修仙者对他们一直不太瞧得上。即使守护他们,也不过是怜悯他们的弱小,以及践行各大仙门和天道的契约罢了。

书上对王朝的描述只有寥寥几个字。

“人间王朝,凡人百姓,苍周洛水,围而不困。天道仙门,盟章约法,卫而不征,治而不治”。

除此之外便没有更多的叙述了。

姜苗之前一直觉得,自己读了那么多书,又听褚子夕说了那么多关于这个地方的事,对这个世界自己已经了解得七七八八了。可真的到了她实际面对这个世界的时候,还是发现,知识哪有学得完的时候,这个世界里依然还有很多她不知道的东西。

陈朔随意挑了个小镇落了脚,现在深夜,就连客栈都已熄了灯。他和姜苗在外等了好一会才有伙计披了外衫,提着灯笼过来开门。

他们入住在了客栈中。

闲来无事,陈朔就常常一个人待在房间里钻研法术。

姜苗也想去钻研法术。

但是姜苗很被动。

自从她的法术突破入门后,她已经停滞许久了。

褚子夕还是没有来找她,她没有继续往后面修炼的方法。

去陈朔那讨要几本秘籍来或许是个办法,但交情没到,就这样找别人要别人肯定不会给的。

所以,姜苗决定要好好的和陈朔打好关系,争取在陈朔那学点东西。

毕竟他可是父神认的神子,厉害的术法秘籍肯定有很多。

陈朔从不主动来找姜苗,姜苗就只能主动出击,自告奋勇的带他到外面去玩耍。

多去找找他,交情应该就上来了吧。

白日的街头熙熙攘攘,阵阵吆喝比清冷的夜晚热闹了很多。

这才有人间烟火的气息嘛,姜苗想。她喜欢人间烟火的味道。

街边吹糖人的糖画绚丽又神奇,姜苗看着吹糖人将柔软的饴糖放进竹管里,再对着竹管一吹,不一会一只可爱的小羊就出来了。

姜苗将糖递给陈朔,她和陈朔一人一根走在路上可以别走边吃。

只是陈朔对这个好像并没有什么兴趣,拿着糖在手上一口都不吃。

陈朔这个样子,姜苗这几天也差不多习惯了。他喜欢的东西似乎很少,姜苗看着再有趣的东西递给他,他都是这么一幅不感兴趣的模样。

但陈朔什么东西都不要的样子,有时候也让姜苗自我疑惑起来。

这样出来玩,到底是讨好陈朔多点?还是讨好她自己多点?

毕竟每次买东西的是姜苗,付钱的却是陈朔。

姜苗手中的糖很快就吃完了,陈朔手中那根糖却还握着。

这并不要紧。只是馋坏了从他们身旁路过的小孩子。

她看到有好几个小孩子路过他们身边时,一双眼睛都粘在了他的糖上,目光黏得扯都扯不开。

更有夸张的是,他们在一处画摊前看老板作画时,一位趴在自己娘亲肩膀上的娃娃,盯着陈朔手里的糖盯到最后口水都流了下来,将他娘亲肩膀上的衣服弄湿了一大块。

姜苗实在有些忍不住,拿手撞了撞陈朔,低声笑道:“你还是快把这糖吃了吧。”

可别再诱惑那些吃不到糖的孩子了。

姜苗笑起来的时候整个人明晃晃的,几乎晃到了陈朔的眼睛。

他思考了一下,拍了拍前面妇人没有口水的那半边肩膀,在妇人转过身来时将糖递向了妇人怀中的孩子。

“你想要吗?给你。”

孩子作势想要,妇人赶紧推了推,不好意思的说道:“不用了,不用了,孩子最近在换牙,不能吃甜食。多谢公子好意。”

姜苗有些了然的笑笑,看着陈朔又把手伸了回来。

妇人此时好像也察觉到了肩膀处被孩子打湿的衣衫,她有些嗔怪的拍了拍孩子的小脸蛋,轻轻两下,没有用力。然后就一脸尴尬的离开了。

姜苗对陈朔道:“你要是真的那么不喜欢吃,不如开口问问我,让我来帮你吃了。”

陈朔眼眸低垂,拉起姜苗背在背后的手将糖直接放到了她的手上,“多谢。”

饴糖有些化了,将糖放到姜苗手上时,一滴糖膏正好滴到了陈朔手上。

他的手仿佛触电似的立即弹开,连耳尖也捎带出了一丝红晕。

姜苗赶紧将糖接住。

正打算将糖放入嘴中时,旁边不知谁大喊了一声“快跑啊”,接着原本好好站着的姜苗就被惊慌的人群一堆,身体一下倾斜,手中的糖也被撞落了开。

姜苗反应迅速的站稳身体,看向落出去糖画,不知是谁的脚,一脚把它给踩了个稀碎。

姜苗带着小时候不小心打碎碗一样的表情看向陈朔。

对面的人眉头微蹙,不知道是不是生气了。

“我不是嫌弃你的糖,刚才的情景你也看到了,不怪我。”

陈朔没有说话,因为身后的呼喊声依然存在。人群在迅速的往两边散去。

陈朔一把将姜苗拉到了身后,只见那人群拨开后,一个衣衫破旧,头发凌乱,像疯子一样的人拿着剑正飞也似的一路挥砍过来。

这世界仙修是挺多的,但修行的人大都住在山中。而他们目前待的地方则是仙修山脚下生活的普通百姓,这些百姓居住在此处,不过是寻求仙修的庇护,自身并不会法术。

那发疯般挥砍的人身上带了法术,加上戾气冲天,行动残暴,他的衣衫上已经染了许多鲜血。估计已经伤了许多人了。

“站在我身后。”陈朔低沉的嗓音传来,眉目间尽是肃穆。

他唤出配剑,给了姜苗。

“拿着,自卫。”

说着,紧紧盯着在他前方越来越近的人,在那人的快要接近的时候,一脚踢开了他挥过来的配剑,紧接着身体迅速腾挪,又是一脚,将那人狠狠往后踢去。

只是那人却并未倒到地上。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十八章 小镇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