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东方招招

英雄,救命

2022-09-22 09:21:01

云何不喜Y

资讯 | 连载

救助的事情姜苗并不能帮上什么忙,但她在一旁打下手也一直没闲着。

能救的人都救得差不多了,姜苗才难得松口气的站在屋外歇息一会。

她在想着今天发生的事,她记起了陈朔曾经对他说过的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不是仅凭一两句话就能够轻易建立的,他那时说他相信她能明白,原来就是这个意思。

偷偷将她带来应该为裘三百所熟知的赤芾山,每天和她在山底小镇玩耍。她以为是她在讨好他,却原来一直是他在试探她。

她理解的,陈朔试探的原因。但心里就是觉得不舒服。任谁都不喜欢待在别人织的骗局里,即使是看起来美好的骗局。

屋外的寒风吹得人很冷,今天又没有月亮。

姜苗知道她要活着,明天就要像从前一样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面对陈朔。所有的事都会转回正轨,但今天晚上让她想做一做任性的自己。

她到这来这么久,一直活在别人笼罩的阴影之下,她的行为、情绪很多时候都由不得自己。好多时候,她都是被动的被别人牵着走。不能永远这个样子,她一定要把局势扭转过来。她要变强,她要将自己人生的主动权拿回到自己手上。

在外面站了一夜,直到公鸡开始喔喔报晓的时候,姜苗才动了动她有些僵硬的身体往房间走去。

今天还要再去照看下受伤的病人,她得休息一会,让自己回一些精神。

东方招招素来有早起的习惯,她早起开门时正好撞见了回房间的姜苗。

两个人房间就挨在一起,谁都不好意思装作没看见。

姜苗先开了口,“早啊,招招”,她扯着冻得有些僵硬的脸,开出一个笑来。

东方招招哼了她一声,还在为姜苗昨天的事生气,“昨天你不还做出一幅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吗。怎么,这会又想起我是谁来了?装腔作势的木头!”

姜苗点头,“招招说得是,我以后一定改正。”

东方招招一幅见鬼了的模样盯了姜苗好一会。这个平日里在她面前拿腔拿调惯了的人,什么时候对她说过一句好话,简直撞邪了。也就几年不见而已,变化真的这么大吗?

她摆摆手道:“算了,你要是向我道个歉那之前的事我就一笔......”

“对不起。”勾销两个字还没说完,就听姜苗直接朝东方招招道。

姜苗回答得很干脆。一来是她想迅速结束谈话,抓紧时间回去休息一下;二来是当她以裘三百的身份和东方招招说话时,东方招招确实配得上这句道歉。她借了裘三百的身体,总得替裘三百还些什么吧。

东方招招一大堆话直接堵在了喉间。

“我,我......没关系。”东方招招支吾了好一会,答道。

道歉得这么干脆,倒让她的抱怨没了地方。

“招招你先自便,我再去休息会,有什么事我们以后再说。”姜苗抓住东方招招停顿的空隙赶紧结束话题,说罢不等东方招招再反应直接道进了自己的房间。

熬夜伤身体啊,她这一夜好的坏的东西想得太多,这会脑袋已是十分浑浊,有些支撑不住了。

东方招招这会精神好得很,姜苗的反常让她很疑惑,她其实还想向姜苗问个清楚。

那日赤芾峰结界被破之时她正在赤芾山脚,但她当时为了稳定山脚百姓的心,并没有上到山上去。等到事情解决后她再去问时,就只得到了都已经没事了,以及裘三百又重新闭关了这个答案。

裘三百这个人平时别的事做得少,但确实动不动就爱闭关。再加上各位峰主都这样说,东方招招当时也就没有多想,相信了这个话。

可当她这次再见到裘三百时,她又总隐隐约约觉得不对劲。明明都是一个人,给她的感觉差别太大了。她觉得,在赤芾峰结界被破那日,裘三百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东方招招走到姜苗门前,打算把姜苗叫出来再问问清楚。

只是她的手还没抬起来,肩膀就被人从后面突然拍了一下。

陈朔身上带着寒露的冷气,衬得他的眉目更加冷了起来。

他低声道:“让她睡会,别吵她。”

......

姜苗起来的时候,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美好的早上象征着又是美好的一天。

把不好的东西埋葬在过去吧,现在和未来会好的。

外面的天空上太阳隐在橙色的云层里,有些像天亮了不久的清晨。

还在早上?姜苗有些疑惑。

她才睡这么一会吗?可感觉精神好多了,她的身体恢复能力这么好吗?

姜苗去到小院处时,看到许多人都已经坐在那里了。东方招招正在和留我们住下的女主人讨论各种兵器的用法,陈朔则是被这女主人的儿子拉着一起比赛谁剥花生剥得快。

“早啊。”姜苗哈着笑朝他们热络的打招呼。

“大姐姐你醒了。”见到姜苗出来,女主人家的儿子晨晨立马抛下剥花生比赛,跑向了姜苗,十分亲昵的拉起了姜苗的手。

“大哥哥说你身体有些不太舒服,现在感觉好些了吗?”晨晨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可爱极了,软糯糯的问姜苗道。

姜苗蹲下来,说道:“我没......”

还没说完,东方招招就直接一句话打断了她,“早什么早,这都傍晚了。你是睡糊涂了,还是脑子坏掉了?还早?”

东方招招在姜苗中的初印象已经完全颠覆了。

这个女子乍一看像不食人间烟火的瑶池仙子,可一开口味就全变了。又凶又冲的,丝毫没有仙女的样子。

就这说话的冲劲,姜苗想这个人真的是女主角吗?她会不会弄错了。非原著读者好难。

“已经这么晚了吗?”姜苗道。

她刚才还在众人面前那样大声的打招呼,有点费她的脸皮。

“我就开个玩笑,呵呵”姜苗尴尬的笑笑,“我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了。”

东方招招嗤笑了一声,也走近了姜苗,“说起来,你到底哪里不舒服,好些了吗?”

“我不舒服?”姜苗疑惑。

她什么时候说自己不舒服了。

“我什么......”

“听说”陈朔突然大声道“左家的长子今天年满二十,左家今天晚上要和大家一起庆祝,还专门去请了戏班子过来,你们不是说今天晚上要去玩吗?”

“我要去,我要去......”晨晨蹦蹦跳跳,十分积极。

小孩子最喜欢这些热热闹闹的场面了。

“姑娘也一起去吧。”晨晨娘亲对姜苗道,“晨晨老早就想过去玩了,但说要等着你一起,我们就一直没走。”

姜苗满面笑意的看向晨晨,“晨晨在等我呀。”

昨天照顾伤员的时候晨晨也帮了忙的,虽然看起来那么小的一个的孩子,帮忙做事的时候却也常常想得很周到。

晨晨连忙头点如捣蒜,“大家也都在等姐姐。”

此情此景怎么可能不去呢。

男子二十行弱冠之礼本是大事,可因为昨日突发的意外,左家原本准备的很多庆祝的东西都被临时取消了。

不是不愿意与乡民们一起分享,只是因为离昨日发生意外的时间太近。那些在意外中受了伤的人大都还没有康复,他们怕弄得太过热闹,会加深那些人悲伤的情绪。

不过街上又临时多搭了两个戏台,且增多了唱戏的曲目。这样一来,就可以让小镇上的人们更好的挑选观看自己喜欢的剧目,也不会因为人群太多坐在一起太过拥挤。

为了方便看戏,戏台下摆设了许多桌椅,可供人落座赏戏。桌台之上大都摆放着主人为来客准备的小吃食,有些桌子上也会有来客带来和大家一起分享的小东西。在这样的桌宴上主人家给客人准备什么,客人给主人家分享什么都不会拘礼。

赤芾山下的小镇不多,每个小镇里的人口也少,大家平常聚在一起都像是一家人。镇里人彼此之间的感情都很不错,要是哪家哪户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大家都会一起去帮衬下,哪家哪壶发生了什么好事的话,大家也会一起分享一起庆祝。

因为彼此都很关照和信任,所以在这里即使出门的时候忘了关门,也不会担心回家后家里的东西不见了。有时候哪家哪户要是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那么全镇的都会跟着一起着急,大家会一起帮忙寻找,绝对不会有谁偷偷的拿了自己藏着。

这样的生活姜苗很羡慕。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这样的安宁和幸福是多少人都羡慕不来的。

她由衷的赞叹东方招招。这些人虽然都是归入赤芾山的,但却都是她带领出来的。

“招招,你真的很棒!把他们带领的很好。”

姜苗之前不认识东方招招,她只在南浦七峰各峰主嘴里听过她的名字。那是所有峰主提到时都会遗憾叹息,又同时会无比骄傲的存在。

裘三百其实挺不负责的。虽是赤芾峰峰主,但她却并庇护过归入她山中的百姓。她时常在山中闭关,就连闭关后也不招收教导赤芾峰的门徒,扩大赤芾峰的山门。那赤芾山山脚下偌大的一块区域,就一直由东方招招来回的奔跑照看。

这个姑娘不是赤芾峰峰主,她甚至不属于赤芾峰的人,却做了许多赤芾峰峰主该做的事。然而最难能可贵的是她从来不居功自傲。

在赤芾峰那么久,她时刻不忘,始终维护着赤芾峰的名望。

她在赤芾峰庇护百姓时所做的所有事,用的,都是赤芾峰的名义。而所有事情最后得到的赞誉,她也都将其归于了裘三百的名下。

东方招招是东方三千的女儿,本就是雪滙峰的人,她如果非不帮裘三百照拂赤芾峰的百姓她也没什么错。但她做了,并且从一而终,做得很好。

站在第三人的视角去看这些事情,裘三百其实挺亏欠东方招招。

她该多夸夸东方招招的。

姜苗的话让东方招招的脸红了起来,眼角在夜晚灯光的辉映中有些泛红。

“那是自然,也不看我是谁。”东方招招道。

“今天晚上怎么突然觉得有点热了起来。”她用手给自己扇了扇风。

以前的裘三百可是每次一和东方招招说话就借着她的身份,故作高深的给东方招招讲大道理,道歉和夸赞人的话她就从来没有听她讲过。

从小到大身边所有的长辈,哪个不是只会对她讲大道理,就连她的娘亲都没有夸过她一句,她怎么突然......

莫名其妙,真的是莫名其妙。

她一直都做得很好,谁看不到,哪需要别人来夸。

自作聪明,自作聪明......

东方招招道:“这太热了,你们自己玩吧,我去其他地方玩去了。无聊。”

真是无聊。

姜苗不太清楚,自己就说了一句夸奖人的话,怎么就又点到东方招招的无名穴位了。明明刚才还好好,突然一下就气呼呼的离开了。

她现在夸奖人也得罪人了吗?

东方招招不晓得去了哪,晨晨被其他小朋友喊去看戏去了,晨晨娘亲担心孩子便在孩子身后默默的跟了过去......

出门时还一堆的人,没过多久就只剩姜苗和陈朔还在一起了。

尴尬。姜苗想。

他是不是又要问起关于她身份的事,他这次考验得出的是什么结果呢?不会又让她解释吧。

“你为什么不和他们一起去看戏?”陈朔问。

“啊?”周围的声音有些嘈杂,姜苗没怎么听清陈朔说什么。

于是陈朔又问了一遍:“你为什么没和他们一起去看戏?”。

姜苗自己低头想了想,是因为不好看?因为没兴趣?还是因为她担心她要是借机离去,他身边会不会又只有一个人了?

姜苗道:“你想去看吗,你要是想去看的话,我们这会也可以过去看。”

姜苗对陈朔还是不是很了解,但这两天她大概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陈朔其实并不讨厌人声鼎沸的场景,他只是害怕与人深交。

或许是怕谎言太多,最后事事终是空吧。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二十章 东方招招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