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也如烟而逝

英雄,救命

2022-09-22 09:21:02

云何不喜Y

资讯 | 连载

父神终究提着他的昆仑剑,赶到了他们面前。

似是来得焦急,他还带着微微的喘气声。

卿容微不可闻的笑了笑,松了口气。

“父神,你来得有些慢。”没了以前的恭敬之色,反而多了几分从容的闲适。像寻常人家的小女儿交代完心事后与父亲闲话家常的模样。

父神怒火中烧,俨然因卿容做的事而大发雷霆。

“你与朔儿数年情谊,和他一起经历那么多事才到如今,你怎么狠得下心对他下那样的毒手?”

卿容道:“这不都是您的意思吗?”

“父神,我的心意你是都知晓的。我是被你创造出来的,也斗胆算是你的女儿,今天女儿想最后再求父亲一次,父亲你真的不愿成全女儿的心意吗?”

父神的神情闪过一丝不忍,但很快又被决绝盖住了。

“你不该将朔儿牵扯进来,你知道他是动不得的。”父神道。

“那我便只能与父神做交易了?”

“父神,朔哥哥所中的毒,是我一朝一夕慢慢种下的,这种毒不仅见效慢,解毒也慢。此毒的解法十分复杂,能解此毒的药也全部被我藏起来了。父神若真的想朔哥哥平平安安的,便和女儿用药来换一个要求吧。”

父神的昆仑剑寒光四射,带着刺骨的寒冷。

父亲用它指向卿容,带着不容置喙的声音:“你要知道,天的权威是不容许受到威胁的。我,也一样......”

父神的神力恢宏,这世上无人能是他的对手,卿容也更不可能。

父神说,卿容的治疗术全都是他所传授的,她有一千种下毒的方法他就有一万种解毒的方法。他看了看满脸痛苦的陈朔,最后决然的拒绝了卿容的谈判。

即使是用陈朔去威胁他也还是没能成功。

刀剑相向,父神只消一招就将卿容打倒在地。

卿容吐出一大口鲜血,身旁的配剑也已断做了数截。只要父神的剑再往前两尺,卿容今日就必死在父神剑下。

然而,毕竟是和自己一起经历了那么多风风雨雨的人,毕竟是曾经那样照顾过自己的人,陈朔终究还是不忍心看着她就这样死在自己面前。

“不要。”他用自己剩下的最大的力气,喊住了父神那一剑。

胸口涌上的一口血却是怎么也包不住了。

“朔哥哥”

“朔儿”

两声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同时响起,就像他以前受伤时他们关心他一样。

父神收了剑匆匆奔到陈朔身边,将一粒药喂进了陈朔的嘴里。

“朔儿你凝神调息,父神来了,不会再让你有事了。”

陈朔握住父神的手,并没有按他说的做。

“父神,放过她吧。无论是谁都不该平白的为了另一个人葬送掉自己的一生。我不需要谁来保护我,你放她走吧。”

陈朔那时多么在乎他们之间的感情啊,即使卿容下给他的毒依然在他腹中折磨着他痛不欲生,他依然不想杀她,依然希望她能有一线生路。

父神抵不过他的一再求情,终于松了口。

对神子下毒兹事体大,神子的地位不允许伤害和威胁。父神将卿容带到了昆仑神宫的受刑台上,当着众仙修的面亲自惩处卿容。

那个被他带到人间来的卿容,就这样被他当着众人的面判处了废去全身法力,发配到极苦的北荒之地。

但陈朔想,至少此时的性命保住了。她现在还能活着,以后就还有机会。以后等他身上的毒都好了,他就去北荒找她,到时候就由他来照顾她保护她,他不会让她有事的。

陈朔对姜苗说到这的时候停了下来,情绪波动竟比他说起自己被下毒时还要激烈。

“你要是觉得难过就不要说了,那些让人伤心的事都过去了,你就让他埋葬在过去吧,不用告诉我。”姜苗察觉到了他心绪的动荡,开口阻止道。

陈朔并没有停下来,也就过了一会他就又继续讲了起来。

刑台之上,卿容还着着刚才的衣服,衣襟的前方是父神刚才打伤她时染上的血。

刑台之地素来是世人所不愿涉足的地方,可陈朔却固执的站在了那里。他知道他已经组织不了父神对她的惩罚了,但他还是想站在这里,想再陪陪卿容,就像卿容以前陪着他一样。

父神亲手处刑,斩神之力落在卿容身上,少女的汗水就在那一刻忽的就下来了,这是剧烈疼痛时身体的不自觉反应。但是她始终不曾哀嚎一声,一双琉璃般的眼睛一直直直的看着陈朔,无声的受着刑罚。

用斩神之力一点一点将法力从身上剥离,那痛苦无异于抽皮扒筋,这是比普通废去法力的方法要痛苦十倍、百倍的方法。

因为用这样的方法废去受刑者的法力,更彻底。

平常废除法力的方法,不过是摧毁掉修行者修行凝聚的法力精元,使他从前所学东西全部前功尽弃而已。

可斩神法不同,所谓斩神,不仅是要斩掉修行者凝聚的法力精元,还要将修行者在修行过程中所有淬炼到身体里的仙力也一并斩掉。

斩神法施展之后修行者不仅法力尽毁,且身体不会再带有任何仙力,修行天赋一落千丈,连最低等的凡人都赶不上。受过斩神之力的修行者就相当于斩断了此生的所有仙缘,永远都无法再次修炼。

斩神之力一道一道的落在卿容身上,陈朔却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

这样的刑罚为了在众仙面前以示公正,全都是由父神亲自出手。

那个高大的神祇,在高台之上,在众仙的面前,亲手处置着自己的女儿。

没有一丝鲜血,可卿容被放下来时却没了全身的血色。

她不再瞧她的父亲一眼。

她浑身被汗水浸透,打湿的头发贴在脸上,惨白的嘴,浮肿的眼睛,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浮尸。

陈朔有些踉跄的走近她,双手比她颤抖得都要厉害。

卿容张张嘴似是有话要对他说。

她说:“你可知像我如今这样,还不如死了。”

卿容声音微弱,陈朔没听清楚,他凑近了一些,想要听清卿容刚刚说了什么。

“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

卿容便也离他更近了一些,“你以后不要再对人那么好。”

这一次陈朔将卿容的话听得清清楚楚,他抬起头看向卿容,以前十分熟悉的脸现在在他眼前却那么陌生,他不再看得懂。

是否人心都是如此善变,是否真的好物不坚,彩云易散。

腹部却是一阵凉意和刺痛传来。

卿容的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匕首,此时正刺入了陈朔的腹中。

刚才都不曾流泪的卿容,此时脸上已清泪纵横。

“你以后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包括......”

她的话淹没在父神的昆仑剑下,她的身躯倒在了陈朔面前。

没有法力,斥去北荒,对她而言也只是徒添痛苦,不如死在此时此处,就当放过了她。

陈朔捂着腹部的伤口,被眼前的场景震得再说不出什么。

卿容杀他,父神杀卿容,死亡就在他面前,鲜血的红刺得他眼睛睁不开。

有什么破碎了的声音。

所有的仙修都慌了神,他不知道是谁帮他拔出了匕首,帮他止住了血。

卿容没什么力气,刺得并不深,身上的伤并不及他的心重。

他看了眼还没收住杀气的父神,开始怀疑道,是不是他其实一直没有从那些阴暗潮湿的泥沼中出来,他这几年生命里出现的美好都是虚妄。

就像那些从前的山阿一样,这一切不过是为了增强他意志的局。

先为他创造一个美好的东西,然后等到了他最幸福、最快乐的时候,将那些美好的东西在他面前一片一片的撕碎掉。紧接着问他,“恨我吗?那你就来杀我呀,我可以和你立下天道誓言,只要你能从女萝井中坚持着出来,我就站在这里让你杀。”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他们做到了,他跪服于他们的强大,他胆颤这样的杀人诛心。

这昆仑神宫的高台千丈万丈,无论再接近太阳都盖不住它的寒冷。

他身处神殿,尤坠地狱。

他信仰的东西坍塌,他坚守的信任破灭。

卿容是父神亲创的,她的背叛像极了父神的谋划。可是那是父神,父神怎么会谋划害他,他茫然四顾,找不到应该恨谁。

到底是谁,给了他美好的一切,又亲手毁掉。

是老天吗?

陈朔突然就拨开了层层的人群,在这高台之上翻身坠下。

是天意让我如此这般,不可安身吗?

那他在这人间坚持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

为了爱?还是为了恨?

其实他也会想,为了自己而活的。

高台下是那般统一的惊呼声,陈朔能够想象他们慌了神的样子,因为在他们心里没了山阿跟要了他们的命没多大区别。

但,他们担忧的也只是要献祭女萝井的山阿而已,从来,不是他陈朔。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二十四章 也如烟而逝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