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吾矣叹兮

英雄,救命

2022-09-22 09:21:02

云何不喜Y

资讯 | 连载

姜苗在这个世界有几个愿望,一是活着,一是强大起来,再有一个就是抱住大佬的大腿。

陈朔是父神之子,又是未来的反派,实力必然是不可小觑,未来发展的势头也必然非常强劲。

他现在虽然不是最强的大佬,但也是强大之人,姜苗不会嫌弃自己抱的大腿太多。

趁着彼此开诚布公,正是心与心更近的时候姜苗赶紧向陈朔求教,请他教一教自己法术。

陈朔倒也痛快,并不多言什么就答应了。

这注定是一场令双方都开心的谈话。解开了彼此的心结,也加深了彼此的联系。

姜苗和陈朔后来在屋顶又说了很久的话,没有什么隐瞒,他们的交流

一直到东方招招他们都回来了,陈朔才揽过姜苗的腰将她从屋顶上抱了下来。

大家很快都去歇息了,玩了一晚上大家都玩累了。

陈朔让姜苗也一起休息,自己则将那搬来的梯子放回到了杂货间里。之前她不知道姜苗要做什么才让姜苗自己搬了梯子过来,现在事情都说完了,他再没有继续让姜苗搬梯子的道理。

竹制的梯子整体有些长,将竹梯搬到杂物间放下时陈朔被这竹梯不小心挡了一下眼睛,放下去的时候没注意发出了较大的声响,一声金属砸落在地的声音也连带在了其中。陈朔条件反射般的立即往周围望了望,屋外别处房间的灯还亮着,房间的主人们还没睡下,还好,他刚才那一声没有打扰到他们入睡。

竹梯靠在墙上周周正正十分稳当,不会滑落。将它放好后陈朔这才回了房间休息。

有时候和别人和坦白的交流后自己也能放松很多,就像歇下了心中的某块巨石,陈朔今天难得的休息得很安稳。从姜苗嘴里听到她不是凰木时,他是高兴的,这让他觉得自己的生活终于有了变动,不再全都是别人安排好的。她是与众人都不一样的灵魂,那她以后一定也会与那些凰木不同的吧......

清晨。竹林中。陈朔和姜苗二人都如约到了约定的地点。这是陈朔答应过的,要教姜苗法术。他们都是很有自制力的人,决定好的事从来不需要别人过多的提醒。

褚子夕还没有给姜苗法术秘籍,她就自己先在陈朔这里学一学。而且术法学习比起法术的入门心决来说更注重实践,她需要多看看别人是怎么具体使用的。

陈朔教姜苗教得仔细,姜苗想,他若是做别人师傅的话一定会是一个非常称职的师傅。但就像语言不通一样,姜苗学得并不容易。陈朔教给姜苗的每一个招式,姜苗都需要带回心决里揣摩许多次,这使得她吸收的速度很慢。但没有关系,她会把陈朔教的招数都记下来,先记下来了,以后也可以慢慢的回忆参悟。

像这样不时的练练法术,帮助帮助镇上的人们,日子明显过得很快。姜苗觉得也才不过几日的光景,褚子夕就又来了。他这次的到来为姜苗带来了适合她的法术秘籍,同时也带来了另一个消息。

姜苗不知道这算不算好消息。褚子夕说他已经帮姜苗安排好来接替她照顾陈朔的人了。

但他也提醒姜苗,陈朔身旁突然换了新的人,父神那边很快会察觉得到,若是到时候父神介入姜苗的身份很可能会藏不住。为了安全起见,褚子夕特别叮嘱姜苗一定要尽快做好准备,他到时来接她离开。

父神的力量是褚子夕都不敢硬碰的,就算是借助他原书作者的便利,为姜苗安排好这些事也花费了他很大的代价。

姜苗知道这是他看在他们都是从同一个地方来,且她又照顾了陈朔那么久的原因,他为自己做的这些姜苗心里都非常感激。她不该辜负褚子夕的一番心意,只是一想到离开,她的心里就蹦出了另一个人的身影。

她刚刚才和那人和解,现在还没有过去多久她就要抛下那个人吗?陈朔才把他的信任给了自己,若是就这样离开他,她总觉得对他不起。

想着这些姜苗突然觉得手中褚子夕给她的书沉甸甸了起来。这些明明是她以前盼望了很久的东西,可现在又让她如此不安!

陈朔安静时看着她的眼神总是在她心里徘徊,她想着那个人,那个刚刚才接纳了她的人。被伤害过的心每次再接纳一个人都是一次豪赌,她要让他才放下赌注就再次收走他的信任吗?

姜苗转念又想,可她和陈朔终究是不一样的人,她肯定不会永远的陪着他,她终会有离开他的那一天。既然那一天终究会到来,那早一点晚一点应该没有关系吧。

姜苗的双手摩挲着眼前书籍上的大字,她掌下一本本的书都是褚子夕这次带来给她的秘籍,这些是她以后行走在这世间的依仗。若是有和自己同源的褚子夕帮助她修炼,她的进步应该会比现在快很多吧。不用自己一招一式的翻译不同系的招式,她的学习肯定能够更加轻松。只要她在褚子夕那学会了这些东西,未来有一天她一定可以强大起来,到时候她就可以由心的自由的在这个世界活着了。

她在这个世界本没有什么多大的抱负,她的所求所愿都很简单——不过都是为了活着。

现在活着的机会就在眼前,她不想放弃。

姜苗一面受着愧疚的折磨,一面又为自己找着离开的理由。

不如,就去好好的同他告别吧。陈朔并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好好的同他解释,他应该不会那么伤心吧。

姜苗将褚子夕给她的秘籍都放在了桌上,桌上的铜镜里照映出女子满脸愁容的脸。

人不能什么都想要,对吧?

要想活着总得放弃些什么。

手指抚过书的书脊,姜苗想,我会尽快修炼的,即使与你告别,我也一定会在你跳女萝井前回来再看看你的。

决定了要告别,那就好好的说再见。

姜苗为此专门跑去厨房,做了些好吃的点心,打算端去给陈朔吃的时候好好跟他说这件事。

陈朔这个人有些被动社交,别人不找他的话他也不怎么会找别人,可若是别人来找他的话他就会不厌其烦的回应别人。姜苗找到他时,他又被晨晨缠着在做小孩子用的木剑。少年眉目如画,坐在石桌前的样子端端正正的,任晨晨怎么在他旁边扒拉都不歪不斜。

这样的场景其实很美好,她有些不忍心打断。

等姜苗走近时陈朔已放下了刻刀,他拿起旁边打磨用的砂纸,聚精会神的打磨着眼前这把小木剑。即使是给小孩子做玩的小木剑他也做得很认真,雕刻、打磨每一步都做得一丝不苟。

晨晨是个嘴巴闲不下来的人,即使看到陈朔做东西做得认真,他也一直在旁边和陈朔说着话。

姜苗细细听了听,晨晨说的东西杂七杂八的,什么我们学堂的夫子今天的发髻梳歪了,阿勺今天趁阿兰不注意扯了她一根头发,阿兰竟然没发现之类的一大堆,而无论他说了什么,每次他说完后陈朔都不忘从嘴里哼出一句“嗯”。

姜苗感叹,两只活宝......

将点心放在桌子上,姜苗也不催促他们,等陈朔做得差不多了,她才将点心往陈朔那边推了推,说道:“做完啦?休息下吧,吃点点心。”

陈朔将小木剑递给了晨晨,小家伙一拿到剑就眉飞色舞,高兴地不得了,嘴里不住的谢着陈朔。

陈朔转头看向了姜苗,微微一笑。如旭日东升,如冰雪消融。

这个少年这样笑的时候尤其好看,姜苗很喜欢。

“嗯。”

陈朔也对姜苗回答一个嗯字。

“苗苗姐姐。”晨晨甜甜的喊她。

“晨晨也吃。”姜苗将点心往晨晨那边也推过去了一点。

晨晨很不客气的拿了一块放进嘴里,又拿了一块递给了陈朔。

“平哥哥吃。”

陈朔不想别人认出他,对外说的是自己叫“陈平”,借由东方招招不想暴露姜苗是裘三百身份的原因,姜苗在这就用的是她的本名“姜苗”。

陈朔拿过点心,道谢道:“谢谢。”

陈朔有时候的礼貌体贴真的会让姜苗觉得他并不那么像反派,她以前畏惧这个反派,但当她与他相处久了她才发现,其实这个传说中的反派并不坏。他内心柔软良善不该成为一个反派的。

要是故事线变了,他也不会再是反派就好了。

“姜苗,姜苗......”

姜苗看着陈朔的脸不觉有些走神,陈朔喊了她几声她才回过神来。

“啊......不好意思,刚才想事想的有些入神。”姜苗回过神来解释道。

陈朔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我......”姜苗支支吾吾原本想好的话又说不出来了。

陈朔将点心都端给了晨晨,轻轻摸了摸他的头。

“晨晨乖,你先端着这些点心去别处吃可以吗?我和你苗苗姐姐有些话要说。”

晨晨本就是个很懂事的孩子,再加上陈朔将这些点心都给了他,他立马会意乖乖的就离开了。

庭院里只剩下了陈朔和姜苗。

“现在身边没有其他人了,你要说什么现在说吧。”

“刚刚那些点心都是我做了好久才做出来给你吃的,你竟然一口都不吃。”姜苗转移话题。

陈朔愣了一下,“抱歉。”他的眼里就真的有了抱歉之意。

姜苗看着他这样的眼睛,那些就在嘴边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你上次教我的那个法术我又忘了,你可以再教教我吗?”纠结半响还是扯了别的话。

“你若是不会,随时可以再找我演示给你看,我虽然无法用你学的方式教你,但你想看的我都可以演示出来给你看。”

“可是,这真的是你想问的吗?”陈朔似是看透了姜苗的心思。

“你的眼睛告诉我这些都不是你想说的。你想说的是什么?不要想岔开话题,你这样欲言又止的眼神和以前那些凰木太像了,你瞒不住我。”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二十六章 吾矣叹兮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