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东方招招的气愤

英雄,救命

2022-09-22 09:21:02

云何不喜Y

资讯 | 连载

过去那些在陈朔身边的凰木,她们在要背叛陈朔之前多多少少都会像姜苗现在有这样类似的表现,陈朔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了。

但他希望姜苗是不一样的。

“我,我想说......”

要怎么开口呢,要怎么说才可以让他不会伤心呢?

“我......”

因为陈朔本人其实真的好,所以她说不出口。

“你让她说什么?”东方招招的声音传来,帮姜苗打断了这场对话。

也好,她还是没有准备好,让她回去再捋一捋再说吧。

东方招招一身白衣飘然,姜苗每次看到她都觉得赏心悦目。

“你想让她说什么?神子殿下。”东方招招道。

姜苗面带疑惑的看向陈朔,东方招招何时知道了陈朔的身份。

陈朔皱眉思考了几秒,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何时被东方招招看破的,不过既然已经东方招招看破了,他也就不必再伪装了。

“外界都传言东方招招任性反叛,可如今看来你的心思细腻倒也并似不传闻那般。”

“我刚才只是和姜苗随便说说话,问问她找我想说什么而已。”

“是吗?”东方招招步步紧逼,她神色冷下来的时候丝毫不逊陈朔。

别人会畏惧陈朔,她可不会。

她走到姜苗身边,竟是把姜苗一把拉到了自己身后,同时手中一块令牌掷向陈朔——是父神赐予陈朔的那块令牌。

“我之前倒是眼拙,没看出你是父神亲封的神子,也没想到我叫了那么久的木头竟然真的是根木头。”

姜苗看到东方招招明显侧了侧脑袋,看了她一眼。

“这么一来她从前老是独来独往,且不爱搭理人就说得通了。”

“没想到神子不仅磨走了上一位凰木,砸了我赤芾山结界,如今又要再来带走我赤芾峰峰主了。但是!”东方招招手中长剑忽现:“她虽然是为你而生的凰木,但同时也是我赤芾峰峰主,虽然如今无用了些,但你要带她走我依然还是不会让的。”

“至于她刚才想对你说什么,我猜肯定是打算同你告别,要离开你了。”

这个可能陈朔当然想过,但真的听别人说出来还是会觉得难过。

他的脸上表情复杂,似是有了然的痛苦,又似是有淡淡的希冀。

他问姜苗:“你刚才要说的是这个吗?”

“我......”

“不然呢?”东方招招狠狠的打断道,“跟在你身边的凰木都是些什么下场,你自己不清楚吗?她已经失忆了,难道还要她把命也丢了吗?神子你不要太自私了。”

此话一出陈朔悲伤更甚,但他依旧死死的看着姜苗,他想听姜苗的答案。

他真的不是自私,他只是想要一个不会骗他,不会抛下他的人。

他想知道,姜苗是不是真的打算抛下他了。

“招招”,姜苗拉了拉东方招招的衣服,如今的她知道这些话听在陈朔耳朵里太伤人了。

她想即使她要离开,也不该将话说得这样残忍。

东方招招没有理解道姜苗的意思,她还以为姜苗拉她的衣服是因为在害怕,不敢说。因为这几天姜苗在东方招招心里的形象就是一个胆小、怯弱的姑娘,而且这个姑娘比以前还笨。

法术不会,在这的生活常识常常弄错,可不就是笨吗?

但笨虽然笨,她还是要护着的,谁让她是这赤芾峰的峰主呢。在她东方招招这,就没有乖乖把一峰之主交出去的道理。

关于陈朔和姜苗的身份她也是无意中得知的,想来若不是晨晨在杂货间捡到这块令牌拿给了她,她可能真的会被他们一直蒙在鼓里。

赤芾峰的峰主竟是父神所制的凰木,姜苗的这个身份东方招招也是始料未及的。她只知道当初裘三百与她角逐赤芾峰峰主的时候,这个姑娘像是拼了命一样的奋力的准备,不要命的去赢下了一场场比试这才最终登上了峰主的位置。现在倒回去回想,将事情串联起来东方招招才猛然醒觉这个姑娘当年那么拼,或许就是想活下来吧。

父神制作的凰木们身份大都很低调,像裘三百这样做到峰主的也算是地位高的了,父神要让她去照顾陈朔肯定需要花费更大的代价,那么裘三百当年是不是期许过做到峰主之后父神就可以放过她了呢。

可是她应该还是没料到,即使她坐上了一峰之主,还是逃不过父神的安排。南浦七峰的峰主都是父神忠实的拥护者,他们当年会为了父神供出东方招招的爹爹,而如今也一样会为了父神放弃掉赤芾峰的峰主。所以什么他们之前对东方招招说的什么闭关的事通通都是假话,那些不过是配合父神的安排故意找的托词而已。

东方招招觉得裘三百很可怜,她的命始终生不由己,即使后面拼命为自己增了机会,但终究还是没能逃得掉。东方招招甚至还想过会不会裘三百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记得了也与此有关。

“你别怕,有我在,想离开就直接说,就算他是神子也别想在我面前逼你。”东方招招贴心的为姜苗撑腰。

她不会再随意的让人带走她身边的人了,即使是父神的旨意也不行。

陈朔的表情有些受伤,但他依然固执的看着姜苗,这个不久前才和他和解了的人。他不会逼姜苗,但他要听姜苗亲口说的答案,他们说好了要信赖,那么只要姜苗不亲口说出来,他就不放弃。

“你真的要走吗?”陈朔开口问道。

谁不喜欢光呢,谁会愿意将光芒放逐,总是不甘心的想要试一试,万一能留住呢。

东方招招语义坚决,姜苗却一直没有说话。

当面对这陈朔的时候姜苗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被蛊惑住了,为什么面对这个人她无法再开口说出离别的话。

“罢了。”终究没有勇气再听下去,陈朔自己开了口。“你如果想离开的话就离开吧。”

若是是不愿留下来的人,让她留在自己身边却是太自私了,不如就放她走吧。

东方招招大喜,为自己保住了姜苗一命而感到高兴。

神子开了口的让她离去,就是父神再过来要人她也有说法了。

“如此便多谢殿下成全。”说着东方招招赶紧拉着姜苗的手就打算离开。

她可以带她藏起来,那些峰主不愿护她,她可以将她当做那些百姓一样护她。

只是姜苗的脚步却并没有移开。

“裘三百?”东方招招疑惑的叫她。

“我不是要走。”莫名其妙就做了这个决定。就好像这一瞬间热血上头,她忽然就改变了主意。

就像她也想要人陪伴一样,所以她也理解陈朔的心情,或许有时候女孩子的心是比较容易心软吧。

“你在说什么胡话。”东方招招被姜苗的话气到了。“你知道那些陪伴过他的人最后都是什么下场吗?”

姜苗当然知道,褚子夕大概跟她提到过一点,陈朔也对她说过这些事。

“我知道。”

“你知道个屁。”冰清玉洁的小姐姐说了脏话。

姜苗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她。

“那些人最后都死了你知道吗?你再跟着他你也会死的。”

“没有。不是!除了卿容,其他人也只是被发配到了北荒,她们没有死。”陈朔连忙解释。除了他没有救到的卿容以外,其他人也只是受了鞭刑然后被发配了北荒,她们没有死。

他是恨她们,可他从来没有再让她们死过。那些惩罚的命令都是父神亲下的,父神的命令怎么会有假。

“是。父神的神旨,世人都清楚。她们看上去是被发配到了北荒,可她们曾经对付过的是你,你真的觉得那些到了北荒的人她们还能活着吗?”

“够了,不要再说了。”姜苗打断东方招招。

“招招,谢谢你的好意。只是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希望你支持我。”

“你......”东方招招一幅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跟着他真的会死的。他,他是个不祥之人......”

“东方招招!”姜苗急急喝道,“过了。你这样说过分了。”

东方招招的脸红了起来,她似乎也察觉到了自己话语的不当。她不是有心要中伤陈朔,她只是真的担心姜苗和陈朔在一起会出事。当年她与姜苗身体的原主人裘三百也算是有过同门之谊,她做不到坐视不理。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裘三百,是你不记得了,我这样做是为了你好。”

“真的谢谢你,招招,但我现在还不想走,我想要留下来。”

东方招招刚来时还见到姜苗脸上有犹豫之色,现在她竟坚决了起来。她来这的本来目的是想带姜苗离开的,结果到最后倒把姜苗说得不愿走了。

东方招招恨恨的拂袖,她想可能是刚才说陈朔的时候话有些重了,这才使得姜苗的心偏向了那边。这会再跟她说估计也没多大用了,不如让她自己再回去想想。

“裘三百,你就是个真木头。木头疙瘩!木头脑袋!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二十七章 东方招招的气愤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