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苍靖

英雄,救命

2022-09-22 09:21:02

云何不喜Y

资讯 | 连载

那些男人欺压下来,肮脏的手在姜苗身上胡乱的摸着。这令人反感的味道令人做呕,姜苗拼尽了全力想要挣脱这些人的钳制。

谁知她越是反抗越是激起了那些人的兽欲,他们的动作更加放肆起来。姜苗无力的反抗着,几欲落泪,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意思,怎么她到哪都有这样糟心的东西。

或许是因为他们现在所处的这里毕竟是大庭广众之下,他们作恶也不敢太放肆,所以一些原本伸向姜苗衣服下面的手最终还是忍住了。他们不能在这做,他们要先把姜苗带去一个比较隐秘的地方后再说。

那些不安分的手脚似是依依不舍,收回来的时候都很不情愿。但为了一会的长久他们必须放弃现在的短暂。

他们的同伙将马车驱了过来,几人一起联手共同将姜苗架上马车。

那代人轻便出行的东西在姜苗心里就像是一个黑洞一样,她不能进去,进去了这些肮脏的男人便不会再有一丝人性,那她也将会彻底万劫不复。那是比杀了她更让她绝望的存在。

心脏在胸膛里剧烈的跳动着,即使螳臂当车,即使蚍蜉撼树,姜苗也用尽她全身的力气挣扎着......

不可以,不能够,如果她真的被这些人怎么样了,她会活不下去的。

姜苗不是什么圣母,要是这些人真的对她做出了什么,那她不会原谅这个不曾厚爱过她的世界的。

是,这个世界给了她一次生命,她是该感恩,她也想过感恩。可是这段日子以来她经历的事情太多了,她可以为了活着而忍辱负重,可不管什么事情它也是有忍耐的上限。

我想爱这个世界,但我也会恨。

在坠入黑暗前要抓住一切希望,还没到最后一刻她依旧在大声的呼救着,她现在是那么的渴望有个人能来救她。

近了,更近了,眼见姜苗就快被送进马车里了,就在这时,一支箭划破空间直接从几个人的眼前射过,最后钉在了马车的门框上。

抓着姜苗的人被这箭吓得慌了神,求生的本能在此时体现的淋漓尽致,除了逃跑姜苗没有别的情绪,她在旁边人慌神儿刹那,迅速的反应过来从旁逃避,竟真的让她从那几人的手中挣脱了出来。

飞也似的往一旁逃窜,那些还想过来追的人还没来得及追上又是几支箭欻欻的射向他们,他们只得往后退去,而所有的羽箭全部堪堪的扎入了他们脚前一寸的地上。

见势不妙,几个人哪里还敢造次,齐齐跳上马车调转车头飞奔走了。

射箭的公子将弓箭扔向一旁的侍从,赶紧去接身型踉跄的姜苗。

姜苗此时就是惊弓之鸟,一时间哪里分得清旁边的人是敌是友,见眼前又有身影笼罩过来,第一反应就是往旁边躲。

苍靖没有扶住姜苗,姜苗也在躲的过程中不小心摔倒在地。

苍靖身后的人虚虚吸了口气,似是怪罪姜苗不知好歹。

苍靖打算再扶,姜苗却害怕得又往后挪了挪,没有接受他的好意。

苍靖身后跟的人比较多,而且他们的手里该都拿着很多武器,她现在不能确定他是不是好人。

一旁的侍从看到姜苗这样忍不住道:“你这小女子,我家公子刚才好心救了你,你怎么如此不知好歹,不道谢也就罢了,竟还做出这幅模样!”

“住口!”苍靖严肃的喝住一旁的侍从,循循善诱般对姜苗再次伸出了手。

“姑娘不要怕,苍谋并没有恶意。我扶你起来。”

见姜苗眼神闪闪烁烁但依旧不动,一旁的侍从又插嘴道:“你还不识好歹?”

苍靖又瞪了他一眼,他这才住嘴。

姜苗将刚才发生的情形捋了捋,又短暂思索了会才试探着将手放在了苍靖手上。

她刚才思考的时间外面看来比较?短暂,但在的她脑中已经飞速想了许多事情。

不是她不想相信这个世界的善意,只是她现在毕竟势单力薄,处事不得不小心些,她即使接受了苍靖刚才对她的帮助,但仍不敢太过信任他。

要知道那种其心不良的公子和其他人联合起来演一场英雄救美的戏,她可看过不少。那场景里多少姑娘以为是来了个救她的人,结果死心踏地的相信人家,最后自己的清白却被那人给毁了。

所以即使是半路的英雄救美,也需要小心留意些。

不管苍靖的帮忙是真心还是假意,他刚才确实帮了姜苗。姜苗对他存着感激,诚心的向他道了句谢,但婉转的拒绝了他护送她回家的建议。

她和陈朔居住的地方她并不想让别人知晓。

害怕刚才要抓她的几个人去而复返,姜苗也不敢让苍靖这个保护伞就这样离开,他在这里好歹那些恶心的人就不敢再回来了。

姜苗在等陈朔回来,她在这里只相信陈朔,只要坚持到陈朔回来了就好了。

为了不那么突兀,姜苗以请苍靖吃她做的小吃食作为报答故意让苍靖他们在这多待了会。

苍靖在旁边的小木桌那坐着等待,姜苗则以比平常慢好几倍的速度做着手中的煎饼果子。

她故意调小了火,一点一点弄着材料慢慢准备着,为了尽量拖延时间,她死命坚持一定要给苍靖一行的每个人都做一份吃食,美其名曰每个人都得吃到。

怕他们吃得太快,姜苗还在他们吃的时候也不忘有一搭没一搭的一直和他们聊天。

苍靖在姜苗僵硬着身体在那做煎饼果子的时候就瞧出了姜苗的死撑,但他没有拆穿。许是明白了她的意图,他于是故意顺着姜苗的打算不停的和她说着话,配合着她。

姜苗和苍靖看似在热闹的说着话,可姜苗心里其实一直没把心思放在上面,怕一冷场这几个人就走了,她不停地找着和他们交流的话。苍周的习俗文化毕竟和姜苗所处的时代不同,姜苗和他们天南地北的聊天时难免会有些说错的时候,往往这个时候苍靖能够憋着不笑,可苍靖身后的人却常常不经意的露出一些笑来。他们没怎么出声苍靖就也不怎么察觉得到,但那带笑的脸姜苗看得真真切切。她的脸也就因为羞耻和尴尬越来越红。

即便如此她也不能由着这些人走了,即使聊天到了再尴尬的地步她都得坚持着。

不能停,不可以停。

时间过得如此之慢,她都恨不得在此时替那时间跑快点,好立马到陈朔收工回家的时候。

陈朔去的是一处武馆做教授师父,他每日在武馆处做完事回家的时间都大致相同,但偶尔也会存在有偏差。

姜苗硬挺着背脊,看着天边开始落下的日头,默默祈求今天陈朔一定不要回来得太晚。

虽然和平日陈朔收工的时间差不多,甚至还要早些,但看到陈朔的那一刹那姜苗还是觉得他今天回来得有些晚了。

以往等陈朔来接她,姜苗总会提前把这里收拾了,但今天怕苍靖走了,她做完了吃食也一直不敢收拾那些东西,生怕她一转眼这些人就走了。

熟悉的人影一出现姜苗便再顾不上其他,和苍靖尴尬的聊天还没说完她就直接提起裙摆扑向了朝此处走来的陈朔。

害怕和委屈让姜苗差一点就哭了出来,姜苗用力的扑入陈朔怀中,眼前的人差点都快被扑得站不稳。

姜苗在陈朔面前笑过、哭过、夸过他也骂过他,可却从来没像现在这样热烈的拥抱过他。

短暂的惊愕过后陈朔也用力环抱住姜苗,这个朝他冲过来的人即使极力克制还是让他看到了她脸上惊慌害怕,以及在他怀里微不可查的颤栗。

如此的惊慌,是什么东西让她如此害怕?

一只手用力环住姜苗,陈朔的另一个只手像曾经哄被吓到的他不要害怕时一样轻轻的拍着姜苗的背。

隔远了看,姜苗的摊位上还有几个人在那站着,而姜苗的摊位也存在有打斗过的痕迹,陈朔怀疑,难得是那几个人欺负了姜苗?

他脸色不善的看向朝他走来的苍靖,眼里杀气汹涌翻滚。

是他吗?欺负了姜苗?欺负了他的姜苗……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三十章 苍靖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