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湖边密谈(求收藏求追读)

君王从此不早朝

2022-11-25 08:24:40

白浮云2021

资讯 | 连载

“二弟,你说城中现在几大世家都会是什么反应?”

白发老翁手指一弹,锦鲤又再次跌落到湖水中。

“还会怎么想,你昨夜不是也出现在现场。”

对面坐着另一名中年男子,四十岁左右,眉宇间与赵瑾瑶有着几分相似,不过神态与相貌更加英武,身穿紫色锦衣,身上盖着雪白的狐裘大氅。

整个人慵懒的斜靠在软塌上,望着湖边的护栏旁,侧着头看向前方的水雾氤氲,其中隐约可见丝丝紫气流动。

这一袭紫袍锦衣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燕国渤海郡的主人,燕国定国侯赵宗良。

一旁一袭白袍的白发老翁正是渤海城世家大族张家的老族长。

也是昨夜在围攻谢吴峰现场的牵着小童的老者。

“听说你们家小瑶也在现场,是不是她将那个少年带走了?”

白袍老者轻叹一声,随意瞥了一眼站在湖边外围的四名身穿青衫长袍青年文士,负手而立,静静站在通往庭院深处的甬道入口。

整片湖水四周除了拱卫侯府的四名暗卫,就只有老人和定国侯,再无他人。

一位是手握渤海郡大军的定国侯,一位是隐在渤海城中上百年的世家大族老祖宗。

这些年,两人虽然少有走动,但只要是关乎渤海城的大事,几大家族和定国侯府都会互通有无。

赵宗良伸了伸有些发麻的双腿,又换了一个安逸舒适的姿势,“这就与我无关了,小瑶做事向来不喜欢我插手,我也懒得管她,毕竟孩子已经长大了。”

白袍老者眉头微皱,随即很快舒展开来,不过语气中略带一丝冷淡,“侯爷这就说笑了,柳谦当时也是在场的,那个少年身关几大家族,可不能不明不白的消失。这样恐怕会引发不测。”

赵宗良嘴角扬起一个尴尬的笑意,随意道,“现在乾国大军压境,我可没闲功夫去管你们几大家族暗中的那些盘算。”

定国侯手握大军,在他眼中世家大族能用就用,如果用不了,他不介意手中再多沾一些燕国门阀的鲜血。

从定国侯父辈开始,他们就马踏门阀,使的整个渤海郡的世家大族尽数低头。

这一举措甚至引得燕皇效仿,可是开京牵扯太大,燕皇最终只能饮恨终止,这件事还被上一代定国侯引为笑谈。

“这是自然,只要我们一心,岂会有乾国什么事!”

白袍老者平静的看着对面的赵宗良,双手扶在软塌的扶手上,后背轻轻靠在舒适的锦绣靠垫。

“大兄说的极是,想必不会有人会暗中给弟弟下套吧。”

赵宗良眯着眼睛,那双眸如女子般柔美,但口中说的话却是一个字一个字说了出来。

白袍老者嘴角微翘,眼中古井无波,看不出半点内心的波澜,“这是自然,只要是为燕国做事,自然会得到回报。”

“那就借大兄吉言。”

赵宗良将“大兄”两个字咬得极重,然后缓缓起身,弹了一下纤尘不染的锦袍,又再一次躺回到软塌上,嘴角噙着笑意。

白袍老者双手紧握成拳,目光冰冷的盯着湖面,经过昨夜的厮杀,整个渤海城就属这里的天地元气还算浓郁,正是因为湖底那块重达千斤的“古河之心”。

湖边桃树下,偶尔传来鹤鸣。

白袍老者缓了好几口气,才平复了下心情。

“既然侯爷没有参与昨夜的事情,我也就当个跑腿的,和其他几大家族再说道说道。”

然后向远处招了招手,湖庭之外,一道身影疾速掠来,侯府的暗卫并未阻拦。

一名灰衫青年,快步来到软塌旁,递上一块崭新的巾帕,低声道,“老祖宗,先擦一擦汗。”

白袍老者擦拭完手额头的汗珠,长舒一口气,笑道,“侯爷还请一定要保重,完美的破脉丹可是大家都想要的,如果有人想独吞,恐怕会磕到牙。”

赵宗良深呼吸一口湖面上飘来的氤氲雾气,开口道,“这燕国大好河山,本侯的不屑去拿,何况区区破脉丹。大兄你不妨告诉他们几个兄长,我定国侯府无意染指,他们要怎么做,悉听尊便。”

“你这算是危险吗?”

白袍老者左手拿起一个崭新的杯子,重新给自己满了一杯雨前龙井,细细回味了一番淡淡的茶香,再次压住内心的悸动。

昨夜,他也曾有一丝恍惚,差点出手抢夺。

若不是自己的孙儿阻拦,一切都会存在变数。

白袍老者缓缓站起身子,在青衫文士的搀扶下看着远处的亭台楼阁,假山池榭。

小时候,他和几大家族其他嫡子一样,被养着定国侯府。

算是一种世家大族对定国侯府的臣服,也算是一种质子。

他们被上一代定国侯收为义子,因此赵宗良称呼他一声“大兄”。

白袍老者思绪飘飞,回忆往昔在侯府的岁月,忽然笑道,“二弟还是如此闲散,渤海城就交给你了,还请你多多费心。”

白袍老者咽下嘴唇边温热的茶水,眼前似有飘过年轻时候的画面,颔首道,“我们张家这个时候绝不会出半点纰漏,这点你大可放心。。”

“那就多谢大兄,乾国这次不是动动手指头,他们是真打算吞下渤海郡。这个时候要是有人有着其他想法,可以试试我手中的刀是否锋利。”

赵宗良右手伸出,横在半空中,一道黑白色的缠绕在鱼竿上,鱼线瞬间绷直,一条肥美的大鱼从湖中直接被拽了出来,锦鲤周身道道涟漪映入赵宗良眼中。

白袍老者放下茶盏,重新靠回到软塌上,说道,“这是自然,我们几大家族定然是要同气连枝。”

赵宗良一甩衣袍,原本气息古荡的衣袂随之平静下来,手中那道阴阳二气也随之消散于无形中。

“看来这方湖水对他的养护有增进不少。似乎以及触碰到了一品武道的门槛了。”

白袍老者双眼微眯,皱巴巴的脸庞上闪过一丝担忧。

他此刻真担心,其他几大家族真不管不顾的乱来,趁着乾国大军来犯的时候。

要是这样,恐怕又有不少人要人头落地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33章湖边密谈(求收藏求追读)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