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可怕的回忆(求收藏求追读)

君王从此不早朝

2022-11-25 08:24:40

白浮云2021

资讯 | 连载

没过多久,乾国大军再次启程,继续向北而归。

李宗道回到自己的马车中,直接脱掉厚重的锦衣蟒袍,只穿了一件宽松的长袍,斜靠在舒适的软塌上。

不过,此刻的他没有方才在谢吴峰面前的憨直,眼中尽是晦暗不明的神色。

马车四周都是跟随他多年的死士扈从,王崇俊恭敬的站在马车外,警惕的注视着四周的动静。

车内,卿言的一双十指玉纤轻轻在李宗道肩头按摩,低垂着脖颈,微微前倾,吐气如兰。

白皙指尖的气息顺着穴位缓缓流入李宗道的体内,纾解他的疲乏。

李宗道右手轻轻抓住卿言的手臂,缓缓摩挲着,轻声道,“我感觉殿下变了。”

“变了?”卿言黛眉微蹙,狐疑道,“卿侯是说殿下什么地方变了?”

“从哪看都变了,仿佛不是我认识的那位。”

李宗道在美人怀中,纾解凝重的心绪,身神放松了许多,不似在谢吴峰面前那般谨慎小心。

另一边,王恩生以极快的速度书写了一份谢吴峰口述的药方,主要是所需的各种功效,并没有具体的珍草名称。

王恩生在几名亲卫扈从的陪护下,直接朝着两位太医所在的随军医务队而去。

“没事,本宫怎么会有事,你就放宽心吧。”

王恩生一边纵马狂奔,一边回想着谢吴峰的嘱咐,心中不住的哽咽。

“若是殿下真出了什么意外,我可该怎么办呀。”

身后的八名亲卫扈从还从未见过王恩生如此疯狂,他们也只得加快抽打马鞭。

一队人径直朝着中军后队而去,扬起一片尘土。

豪华的马车里,谢吴峰盘坐在软塌上,调动体内气息继续流转全身,慢慢恢复那些破损的经脉。

“千万不能再像此前那边莽撞,看来得好好了解一下这个武道世界。”

谢吴峰鼻尖吐出两道气流,污浊之气带着一丝丝淤血被排出体外。

现在虽然恢复了一点修为,但消耗的天地元气却太过庞大,得尽快找到解决的办法。

谢吴峰再次回想起“轮回诀”,虽然是他无意间创造出来,但其间充满了太多的巧合。

想到这些诡异之处,谢吴峰再次内照自己的识海。

一道人形虚影漂浮在一片汪洋之上,谢吴峰看着识海尽头那一道模糊的残影,十分虚化,几乎透明。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何会在自己的识海之中,难道是轮回大道的残影?”

谢吴峰想到一半,又将心中这个荒唐的猜测挥散,人形虚影不断靠近识海尽头的那道残影,但仿佛没有彼岸,他始终无法存进分毫。

遇到如此情形,谢吴峰脸色愈加凝重,一道诡异的残影出现在自己的识海中,这不是一件好事情。

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反噬到自己。

“看来只能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才可能应对识海中这个未知的存在。”

谢吴峰想了想现在的实力,按照这个武道世界的实力划分,只是普通的武道四品,最高巅峰是陆地神仙境,据说可以破碎天道束缚。

山河林的由来似乎就是和某位已经成为陆地神仙境的武道巅峰存在有关。

谢吴峰不再多想,再次调转气息,又运气了一个周天。

“千般神通,万道妙法”在轮回面前一无是处,谢吴峰前世已经深刻感受到了。

在他练就轮回神通,领悟大道的时候忽然遭到反噬,结果身死道消。

当时,他身怀千种神通,万千道法拼力施为,但在那可怕的黑暗面前毫无用处。

他只能绝望地看着自己不断消亡的身体,甚至连灵魂深处撕裂的疼痛都能清楚的感知到。

“殿下,殿下?”

马车外王恩生的声音,将谢吴峰从回忆的噩梦中唤醒。

他随手拿起一旁梨花木圆桌上的巾帕擦拭掉额头的冷汗,轻咳一声,道,“如何?”

“啊!”听到马车里谢吴峰那嘶哑且虚浮的声音,王恩生不管不顾,慌忙闯进马车,惊呼道,“殿下,您没事吧?”

谢吴峰正在擦拭额头,看到一脸慌张的王恩生,诧异道,“怎么了?”

他此刻还没有留意到自己声音的变化,待王恩生慌张的冲上前来,跪在他面前泣声道。

“殿下,您可不能吓奴才呀。要不让两位太医给您好好瞧一瞧?”

“没事,你慌乱个什么!”谢吴峰也感觉到自己声音有些不对劲,用手指了指一旁的茶水。

王恩生赶忙起身,小跑上前,将有些冰凉的茶水递到谢吴峰唇边,颤声道,“殿下,你先润润喉咙。”

“咕噜咕噜...”

喝完一盏茶,谢吴峰又清了清嗓子,才回复嗓音道,“本宫没事,你就不要自己吓自己了。让你办的事情,办的如何?”

“纱太医和刘太医看了药方之后,都表示军中没有,只能等到了柏言城,再进行采买。”

王恩生喘着粗气,将两位太医的嘱咐一字不漏的解释清楚,只是隐下了太医们的好奇和揣测。

特别是给谢吴峰把过脉的纱太医,更是揪着药方里的药理,不断的追问。

王恩生也只能打发道,“是一位世外药师给的疗养方子。”

“行吧,采买药草的事情就交给他们。”

和谢吴峰心中猜测的差不多,乾国大军此次南征,军中所准备的药草大多都是普通的疗伤之药。

而他所需要的是那种恢复筋脉,调理体内气息的珍草,军中不可能有备着。

反正是旅途无事,他也是碰碰运气。

夜幕低垂,远处的草原偶尔可以听到狼王的嘶吼。

......

乾国,京都,青龙湖畔。

两辆普通的马车并排静静停在湖边,在皇家园林旁,马车虽然普通,但其身后所代表的身份却不简单。

左边的马车中,传来一个中年男子低沉的声音,“六位卿侯奏请太子主持灭燕之战,叔父,您怎么看?”

“没想到谢吴峰这块烂泥,也会耍滑头。”右边的马车中,一个老者声音嘶哑的说道,全然没有要回答左边马车里中年男子的问题。

“叔父!您可是我的亲叔父!”中年男子有些焦急,他现在出门一趟实属不易,不但要躲避诛郎的监视,还得注意其他几个兄弟的暗卫死士。

“冰峰,你不要忘了你,你才是长子。”老者轻轻敲击了一下车壁,失望道。

名叫冰峰的中年男子声音中尽是不甘和无助,长叹一声,冷然道,“我也是想去争一争,但皇帝陛下,他...”

“都是那个女人,我们这次差点就可以借她和安阳侯的手除掉那小子。”

老者叹了一口气,锤了锤胸口,舒缓了片刻,失望道,“也算那小子命大,竟然没死在诛郎手中。”

“叔父,那个诛郎不会出卖我们吧?”中年男子想起他们之前的筹划,又听闻谢吴峰并没有身死,心中原本的不甘瞬间被恐惧笼罩。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42章可怕的回忆(求收藏求追读)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