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一夜厮杀(求收藏求追读)

君王从此不早朝

2022-11-25 08:24:40

白浮云2021

资讯 | 连载

“吱呀、吱呀...”

半个时辰之后,两辆普通的马车压着青石板路消失在青龙湖畔,隐没在黑暗的京都城中。

万里之外的荒北城中,肃杀之气充斥全城。

自渤海军进城的几日间,又各大宗门弟子陆续来到荒北城,城中百姓才知道有开京来的贵人要来。

而那些起初托关系的商贾都噤若寒蝉,不敢言语,生怕渤海军夜半敲门。

府衙外正街南北宽可四乘并行,东西长十余里,两条河流自南山而下,穿城而过,蜿蜒向北而去。

东面河流名曰“凉水河”,西面河流名曰“沙河”,两河相聚最短处有五里有余。

凉水河畔一处客栈内的一处幽静别院中,七、八名身穿靛青色绒袍的男子在阁楼四周巡弋,其余人则是在客栈大堂用餐。

二楼静室内十分干净,只有一个软塌和几个圈椅,雕栏屏风将正厅和偏厅隔开,偏厅本是城内清官人弹奏之地,但此时只留下一个琴案和一盏香炉和一个秀墩。

自渤海军包下这家客栈之后,原本是城中商贾商谈生意的僻静之处就成了各大世家宗门弟子休息的场所,无关的人全部被赶出客栈。

一位中年男子身穿靛青色宽袍趋身坐在靠近炭火的圈椅上,“你就不该出现在这里。”

镜辞,云雾山长老。燕国,丹枫郡世家宗门。

另一名男子一些黑衣斗篷隐灯火昏暗的黑影中。

云雾山长老镜辞面容略有憔悴,两鬓早已斑白的长发在灯火的摇曳下拉着极长的影子。

他面色严肃,右手拿着一根铁夹,翻滚着铜盆中的木炭,燃烧的火苗扑哧向空中。

次位上的男子一袭黑衣斗篷,看不出面容,声音嘶哑道,“不该?”

听出斗篷男子心中的嘲弄,云雾山长老镜辞放下手中铁夹,右手食指挠了挠脑门,不解道,“到底发生何事?”

“荒北城出事了,我岂能不来。”斗篷男子目光中的血丝越来越多,声音也愈加冰冷。

云雾山长老镜辞眼中精芒一缩,声音也提高了几分,强自镇定道,“荒北城能出什么事?”

“渤海军将我们隐藏在荒北城的据点基本都拔除干净了。”斗篷男子有如实质的杀意随着语气的变化,似乎要冲出漆黑的斗篷。

“看来是要各大宗门弟子都陆续派门中弟子潜入荒北城了。”

云雾山长老镜辞嘴角微微上扬,瘦削的身躯愈发佝偻,背靠在圈椅上,右手食指轻轻在空中划出没有规则的轨迹。

他忽然看向黑暗中的斗篷男子,追问道,“阁主是什么意思?”

“以彼之道还治彼身,今夜就会行动。”黑衣斗篷男子忽然高兴起来,眼中尽是嗜血的光芒。

“荒北城?这里可紧挨着山河林呀。”云雾山长老镜辞眯着眼睛,目光扫过静室外的走廊,只有静静的夜风吹得窗纸作响。

黑衣斗篷男子来到窗边,顺着缝隙看到漆黑的夜色,冷笑道,“定国侯这次派出大批渤海军,我们早就得到消息,在他们出渤海城的时候,我们就暗中潜藏在荒北城中。”

“这样会得罪水月宗,不过...”云雾山长老镜辞本想说些什么,既然是阁主下达的命令,作为隐藏的杀手,只得执行。

他目光投向站在窗口的斗篷男子,追问道,“我今夜的目标是谁?”

“你的目标就是我。”斗篷男子低声道。

“你?”云雾山长老镜辞忽然明白了其中含义,他顺势拿起木桌旁的茶盏向斗篷男子甩去。

“砰”的一声,二楼静室门窗破裂,一名黑衣斗篷男子,蒙着黑巾,从二楼飞身而下,坠落到庭院中。

“你们都闪开!”正欲冲向刺客的云雾山弟子听到长老的命令,纷纷停下脚步。

镜辞左手抽出木桌的青峰长剑,一道寒光破开静室正门,他飞身紧追在刺客身后,两人一前一后落在庭院中。

庭院四周的廊下,灯火摇晃,两个人影在地上来回摆动,两人则静静注视着对方。

黑衣刺客衣袍下摆已经被剑光撕裂出十余道裂缝,而镜辞嘴角则露出一丝血迹。

“镜长老!”眼尖的云雾山弟子担忧的喊道。

镜辞手中长剑在月光下显得格外冰冷,一缕寒光从剑刃上照射出半空的冷月,剑尖直至地面上的石砖,镜辞手握剑柄快速上扬,整个剑身散发出一丝丝剑罡,在正前方点出十余道寒光。

身前一丈外的空中,十余道寒光如漆黑夜中的繁星亮光,从正面冲向十余丈外的黑衣杀手。

同一时刻,黑衣杀手脚尖轻踩地板,纵身向后倒飞。

而面前的十余道剑光如影随形快若闪电,逼得他不断后退。

黑衣杀手左手从腰后拔出弯刀短仞,疾速向身前一滑,一道刀光迎着十余道剑光撞击在一起。

刀光、剑光撞击在一起,罡风在半空中泛起阵阵涟漪,吹得庭院中的树枝左右摇摆,廊下的七八名弟子只得躲避在廊柱后面抵挡这股气息的冲击。

地上的枯枝在罡风的冲击下,有的甚至插入廊柱和护栏之中,龟裂出一大片蜘蛛网状。

庭院中,黑衣杀手被逼到墙角,镜辞手持长剑横在胸前,向对方连续刺去。

双方激斗十余个回合,黑衣杀手只得在墙角下左右躲避,弯刀与长剑不断激射出火花。

不到半盏茶的时间,黑衣杀手身后的整面墙壁轰然倒塌。

墙壁另一边的庭院中,正有两名黑衣杀手在围观一名玄色衣袍的老者,老者手握一根精铁拐杖拼命抵挡,而他四周已经横七竖八倒下十余名门中弟子。

“又是杀手?”镜辞眼角余光瞥了一眼对面的情形,手中长剑连续翻转,道道剑光直刺面前的黑衣杀手要害。

“你还是自求多福吧。”正在和镜辞缠斗的黑衣杀手,右手从腰后拔出另一柄弯刀。

两柄弯刀在身前划出一个十字形刀光,带着空气的破裂声响冲向镜辞。

本就知道对方是双刀杀手,镜辞依旧在众人面前摆出一副失措的神情,他将手中青锋长剑倒竖,左手食指点在剑身之上。

十字型刀光冲击到剑身半尺的地方,被青锋长剑散发的剑罡直接逼停。

就在此时,黑衣杀手,双手持弯刀如鬼魅般纵身跳跃到镜辞头顶,弯刀寒光再起。

镜辞见状连退十余步,停在刚冲出阁楼的地方,左手擦拭掉嘴角不断溢出的血渍。

刀光在半空扑空,黑衣杀手左手甩出弯刀,一个精准的弧度冲从左侧重新冲向镜辞。

此时的镜辞只有抵挡的力气,为了不让门中弟子枉死,他目光冷冷瞪了一眼从大堂冲出来的十余名弟子,示意他们不得上前。

“看来你挂念弟子安危。”黑衣杀手语气不善,右手弯刀朝大堂方向甩去。

强劲的罡风直接将通往大堂门口的一根木柱切断,弯刀穿过木柱中间的缝隙带着残留的罡风继续重新大堂。

云雾山十余名弟子纷纷手持长剑,组成宗门剑阵,拼尽力气才消耗掉弯刀的冲击罡风。

同一时间,荒北城中凉水河、沙河四周的客栈中都遇到了偷袭,各大宗门潜入城中的庭院中纷纷出现大量死伤。

得到密报的渤海军直接向府衙传令,城中郡兵快速集结,并将出事的街肆封锁。

郡兵手持劲弩不断冲射,方才逼退偷袭的黑衣杀手。

在郡兵冲入云雾山弟子所在的客栈时,后院中镜辞拼尽剩余的力气,一剑刺向黑衣杀手的肩头,而对方的弯刀从左右两侧划过镜辞双臂。

绿色的衣袍上染满的血迹,镜辞扶在一旁的木柱上喘着沉重的粗气。弯刀黑衣杀手一边旋转着手中弯刀抵挡飞冲来的箭雨,一边退向另一侧院中。

“走!”

三名黑衣杀手朝不同方向撤去,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随后,赶到客栈的渤海军百户命人将庭院再次收拾一番,与此同时,府衙也下令城中守军加强城中巡查。

原本打斗过的庭院无法再住人,客栈老板十分爽快的给云雾山一行人安排了另一处别院。

除了府衙给的差消费用之外,还可以结交到云雾山这样和水月宗一样的大宗门势力,客栈老板自然十分高兴。

河畔另一侧两层高阁楼中,经过弟子一番包扎的镜辞靠在圈椅的扶手上,身上十余道刀痕,显得此时早已缠满了药布。

镜辞喝完一碗补气血的药汤,唇边还时不时溢出一点血迹。他清咳一声,向一旁的归虚门长老花慕枝。

一身玄色长袍的头发花白老者,眉心的川字纹依旧紧紧锁着,刚刚经过两名黑衣杀手的围攻,体力早已不支。

花慕枝,归虚门长老。燕国,三河郡世家宗门。

此时的他狼狈不堪,完全没有一门长老的仪态。

为了提防杀手的再次偷袭,渤海军的百户将两大宗门的人安排到一处别院,同时还有百余名渤海军轮首在客栈四周。

“师尊,您还好吧。”

归虚门一名年轻弟子端上一碗刚刚熬好的汤药,恭敬地递到花慕枝身前。

花慕枝喝完汤药,摆了摆手示意门中弟子退到静室外。

与此同时,镜辞也看了一眼身旁侍奉在侧的弟子,对方会意后也退到屋外廊下。

“镜辞老弟,我们两宗比邻而居,我也就不见外了。”花慕枝一边轻咳,一边喘着气道。

三河郡在北,丹枫郡在南,两郡比邻,他们东面便是燕国开京。

三河郡是归虚门的属地,丹枫郡是云雾山的属地。

由于地处开京左近,两大宗门十余年间备受打压,势力范围不断被挤压,当下只留下了山门百里左右的范围。

“花老哥您请说,出得你口,入得我耳,绝不会有第三个人知晓。”镜辞轻声说道,“这样大规模的偷袭会不会是定国侯?突然对各大宗门下手,俨然是将这些宗门势力逼向开京一方”。

“镜辞老弟,我们归虚门本就示弱。门中一品武者寥寥无几,只有门主和两名护法长老。老哥我也只有二品的样子,岂会是这些杀手的对手。”

花慕枝一脸苦色,身体依靠在圈椅上,整个身体都仿佛被抽干了一般。

镜辞与弯刀黑衣杀手厮杀的时候,归虚门花慕枝一个二品武者对战两名二品武者,起初还有十余名门中弟子从旁协助,但高端战力的差距使得他们很快陷入下风。

片刻的时间,七、八名弟子就惨死当场。

花慕枝只得一人对抗两人,若不是渤海军及时赶到,他恐怕会命陨在荒北城。

“这事没有证据,若真是就太疯狂了。”镜辞咬牙切齿道,瞥了一眼身上被药布包裹的地方,心中就恼怒至极。

“镜辞老弟,你以为我们这次前往山河林该做何种打算?”在经过这次遇袭之后,花慕枝放低了姿态,没有了一门长老的高傲,毕竟门中弟子的死伤对他的打击极大。

这才是刚到荒北城,众人还没有进入山河林就遇到如此沉重的打击。

镜辞不知该如何宽慰面前的老者,拿起一旁的热茶轻啜了一口,明白解释道,“小心行事。定国侯突然派军进入荒北城,恐怕又跟那个秘密有关。”

深知自己宗门已经不是郡国时代的宗门,只得依托于其他强大一点的宗门。

今夜遇到对方两名二品武者偷袭,若不是他在场,恐怕此次外出历练的门中弟子都得惨死当场。

花慕枝依旧面带难色,嘶哑道,“说是这般,但那里毕竟是山河林。自北燕成立以来,只有水月宗常年在山河林深处历练,我们这些宗门要有保命的手段恐怕很难。”

“花老哥不用担心,只要我们做到谨小慎微,定然会减少门中损失。”镜辞放下茶盏,指了指庭院中的渤海军淡淡道。

这些宗门虽然有各自的盘算,但面对同一个地方,渤海军明面上定然不会见死不救,何况众人是应诏前往山河林。

“唉”花慕枝长叹一声,“我真是愧对宗门,弟子随我还出历练,还没开始就有八名弟子丧命。接下来的布置,还请镜辞老弟看着我们两个宗门的情分上多多关照我门中弟子。”

“这...”镜辞犹豫片刻之后,果断点了点头。

当下虽然不明白阁主的具体安排,但多结交一些宗门善缘,定然不会有错。

“那就先多谢镜辞老弟,我这就先下去休息了。”

花慕枝缓缓起身,朝门外轻咳一声,随后一名归虚门弟子扶着花慕枝去往别院西面的小楼。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43章一夜厮杀(求收藏求追读)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