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9 你给我滚回来

我家姐姐有点狠

2021-10-15 06:47:46

酱油天后

资讯 | 连载

小虫虫口中的“沈阿姨”名叫沈霞,是隔壁房主柳云的妻子,夏鹏飞死党柳旭东的母亲。沈霞的哥哥沈哲天是天翔中学的现任校长。

“呀,咱们家小虫虫就是聪明,这也想到了。”谭若梅又替小虫虫夹了个鹌鹑蛋放盘子里,“多吃点鹌鹑蛋,会变得更聪明。”

夏虫虫指指夏鹏飞问谭若梅,“哥哥吃了鹌鹑蛋就会上C大了么?”

“就凭他?我看悬!让B大的教授来授课,只怕他的历史成绩也上不去。”谭若梅对夏鹏飞的打击从来是不遗余力。

夏鹏飞此时给他的耳朵加载了一项强大的屏蔽功能,对谭若梅和夏虫虫的话置若罔闻,既不反驳,也不附和,只是安静低头夹菜往嘴里送。

“妈妈,我想带宝宝到凤凰区陪我,哥哥大多时候没空,兰姐又要做事,我一个人好孤单好无聊好可怜好无助……”小虫虫向谭若梅诉苦。

常言道:小儿子,大孙子,娘老子的心尖子。

谭若梅对夏虫虫从来是有求必应,这次听小儿子没人陪自然心疼,当即拍板,“喜欢宝宝就带去吧,我再替你请个保姆,让她买菜做饭,再让兰兰陪你,你哥没空时兰兰也好去接你。”

“哥哥已经添了个保姆了,你只需要给哥哥卡上多打钱就行了。”小虫虫直接爆料。

谭若梅一听“多打钱”立即就来气了,她“啪”一声放下筷子,冷脸质问夏鹏飞,“臭小子,你这败家的速度快赶上高铁了!我给你的钱买几家家政公司也是有余的了,请多少保姆不能请?”

夏鹏飞不吱声,不慌不忙盛了碗汤,慢慢喝完,抹完嘴,才不紧不慢地说道:“您老的性子就是太急了,我有说过向您要钱么?”

夏鹏飞站起身,指着虫虫对谭若梅说:“让何叔带他和宝宝回凤凰区,我下午约了几个朋友去放松一下!”说完就无视满脸寒霜的谭若梅和妄图跟随的小虫虫,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出了饭厅。

“历史成绩那么差,也不知道好好补一补,一有工夫就到处鬼混!”谭若梅起身追出饭厅,“夏鹏飞,你给我滚回来!”

“谭总,注意形象!”夏鹏飞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这个时候,他自然不会乖乖“滚回来”,全世界都无法阻挡他想要放飞自我的心情和脚步了。

谭若梅回饭厅时,小虫虫因为又被撇下委屈得快哭了,对夏鹏飞的诸多“罪恶行径”进行了“血泪控诉”。

“哥哥最坏了,总嫌我是累赘,从来都不肯陪我,对我也没耐心,还总威胁我说要揍我!”

谭若梅听了,不但没责怪夏鹏飞,反而替夏鹏飞说起好话来,“你哥哥其实是疼你的,只不过他也需要自己独立的空间,这一点等你再长大了就知道了。

他嘴上说嫌弃你,还不是每天都去接你回家?你走不动了,他是不是会把你抱在手上?你说要金毛,他就替你多请了个保姆。这些是不是哥哥疼你的表现,你仔细想想……”

“真的?”小虫虫眼泪汪汪的,偏头做思索状,睫毛上还挂着泪珠的大眼睛眨啊眨的,小眉头也是紧皱,“我原来错怪哥哥了啊………”

看到小儿子的萌样,谭若梅千忍万忍才没扑过去亲亲抱抱举高高,现在讲道理呢,得严肃!

“虫虫,男孩子跟女孩子不一样,男孩子的爱表达起来要粗疏得多,没那么细腻,有时看起来甚至是粗暴的。

他说要揍你,但是他真的动过手吗?要知道他那巴掌朝你拍下去,你这小身板哪里扛得住?”

谭若梅拿起一张纸巾替小虫虫抹眼泪,又微笑着轻轻捏了捏他的小脸蛋儿。

不能不说,知子莫若母,谭若梅对夏鹏飞的个性分析是十分中肯的。

小虫虫一听说哥哥是疼他的,心情突然变得美丽起来,眼眸中仍有残泪,脸上就笑出了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咦,奇怪,你当着哥哥的面老是损哥哥,背地里却使劲地夸他!”夏虫虫算是看出了谭若梅的一点门道。

谭若梅举起筷子夹了一块凉拌牛肉放在虫虫的盘子里,“你那个哥哥,别看他平时一副淡定模样,其实骨子里自信到爆棚!不夸他,他也能上天,要是再当面夸他,他能飞出整个太阳系!我不矬矬他的锐气,有他吃苦的时候!”

“妈妈好机智好厉害!”夏虫虫向谭若梅竖起了大拇指,眼神里尽是膜拜,完了还不忘送上一句感叹,“大人的套路就是深啊!”

……

“丝竹广场”地处梓虚市北郊,虽然是新兴地标,近年来却成为梓虚市最繁华的音乐文化广场。

大大小小不同类型不同层级的综合音乐厅、音乐吧、K歌房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东方之珠”就是其中最抢手的K歌场。工作日也往往座无虚席,如果不提前预订,周末不建议去那里碰运气。

柳旭东早在三天前就预订好了“东方之珠”K歌城的豪华包间“在水一方”。

夏鹏飞推开“在水一方”的房门时,受邀人员大多已经就位。

柳旭东正在沙发上跟一个瘦高个男生低声交谈,见夏鹏飞来了,马上招手大喊:“鹏飞,过来先喝杯饮料。”

夏鹏飞只看得见他的手形,却听不清他的声音。

“在水一方”的空间很大,三张黑色真皮长沙发呈半月状摆放,沙发前是白色木质基座仿玉石面的茶几。

包间四面都有超薄型大屏幕,K歌人无论朝向哪里,都能看到歌词。

此时震天的音乐、帅男靓女声嘶力竭的吼叫,震得人脑袋都快炸裂了,中间舞池里与头顶上色彩纷呈闪烁不定的灯光晃得人头晕目眩。夏鹏飞似乎嗅到了一种浪掷青春的气息。

夏鹏飞皱了皱眉头,径直去调小了音箱的音量,这才到沙发上坐下。

柳旭东很贴心地从茶几上拿起一瓶未开封的饮料递到夏鹏飞手里,凑过去向他介绍旁边坐着的人:“鹏飞,这是我们一班的周洋,你叫他‘竹杆’就可以了。”

“夏鹏飞,你好。”“竹杆”满脸堆笑,先开口招呼。

夏鹏飞只是微微点了一下头。

“唱歌的两人,男生是我们一班的体育委员王小宝,是王大龙老师的公子,”柳旭东继续介绍,然后一脸八卦,“那个女生说你认识她……”

夏鹏飞拧开瓶盖,与柳旭东伸过来的杯子碰了一下,毫无表情地说:“不认识………”

柳旭东喝了一口饮料继续介绍,“那也是我们一班的学生,叫蒋美丹。

舞池中穿粉色连衣裙的美女是高三、二十九班的学姐,叫何婷婷,她身边的舞伴是我们班的班长萧天浩。

穿浅紫连衣裙的是高一、五班的学妹隋佳苑,她的舞伴是——”

“高二年级理科第一名晋非凡,就读于十一班。”夏鹏飞盯着舞池中戴金丝眼镜,皮肤白净,舞姿优雅的男生说道。

“看来,不是文化精英,难入你的法眼哪!”柳旭东感叹道。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0009 你给我滚回来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