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8 你不是干活的料

我家姐姐有点狠

2021-10-15 06:47:50

酱油天后

资讯 | 连载

“……方向的判断是区域地理的常见题型,对我们好一部分同学来说可能会是一个难点。区域地理中方向判断常见的方法有以下三种:经纬网判断法、地理坐标判断法、指向标判断法。

我们将对这三种方法分别进行介绍。当题目所给信息是经纬网时,则判断两点之间方向的方法则用经纬网判断法……

王小宝,王小宝,今天冷丝雨都没打瞌睡,你竟然打起瞌睡来,下课到我办公室来……”

地理老师欧质昆不到四十岁,头发就白了不少,嗓子就有点嘶哑了,上课得靠扩音器发音助力。

冷丝雨心里在盘算着放学后去哪家挣点外快,淑女衣坊看来还是不能去了,旁边这货说他背景复杂,王老五说与何贵忠有旧帐要算,自己还是不要趟这趟浑水了。

“冷丝雨童鞋,请你判断一下图中B相对于A的方向,用我刚教过的方法……”欧质昆老师眼神朝冷丝雨扫过来。

冷丝雨顿了一下,慢腾腾站起来,“呃……B在……A的东南方向?”

“童鞋们说她答对了吗?”

“答一一对一一了!”

“能说理由么?”

“我……凭直觉。”冷丝雨老实答道。

教室里传出一阵轻笑。

“自然地理更需要的是理性思维而不是直觉,冷童鞋,希望你加强理性思维的培养。你的地理成绩每次在五十分上下徘徊,如果能有效把握地理事物地理现象的规律,你考六七十分是没问题的。”

“好,我努力。”

“冷童鞋,你请坐下……有没有童鞋起来为我们分析此题的解题思路?”

老师这么问幼儿园的学生、小学生或部分初中生,学生们大多会争先恐后地回答;

老师这么问高二高三学生通常是没有人响应的,如果有人主动回答,通常会被学生贴上“好出风头”“好表现自我”“张扬虚浮”等不良标签。

果然,全班没一人响应。

“有没有童鞋为我们详解此题?”欧质昆再问了一遍。

依然没有人响应。

欧质昆只好说道:“请夏鹏飞童鞋为我们分析一下解题思路。”

夏鹏飞起身从容答道:“B点与A点的经度差为90度﹤180度,B在A的右侧,故B在A的东方;又因AB两点同在北半球,B点纬度低于A点,故B点位于A的南方。所以B点在A的东南方。”

“解题思路清晰,夏童鞋,你地理成绩优异,你应该多帮助冷童鞋。”

夏鹏飞探测仪扫锚了一下冷丝雨的侧脸,淡然回答:“老师,不是我不愿帮她,是她不屑于让我帮她。”

一句话惊倒座中人,全班一片哗然。

冷丝雨啊冷丝雨,有那么个潜力股绩优股的男神主动向你伸出橄榄枝,这明明是比天上掉金砖正好砸在你身前的机率更小的狗屎运!你还不知珍惜!你的脑袋是被你老妈给打坏了么?

冷丝雨侧身冷眸扫了一眼夏鹏飞,还是选择了保持缄默……

放学后,轮到冷丝雨一桌和叶知秋一桌打扫教室。

夏鹏飞、叶知秋平常都养尊处优惯了,尤其是夏鹏飞,平常像倒茶、拿筷子这类小事都是有人代劳的。他泡的第一杯茶还是在冷丝雨家里完成的。

好逸恶劳是大多数人的劣根性,别说夏鹏飞、叶知秋拿着扫帚是装样子,就连家境一般、在家干活较多的蒋美丹扫地也是懒心无常的。于是,三个人就当丝雨的看客。

冷丝雨急着要去接妹妹、做饭、打工挣钱,她没有工夫陪几位公子小姐慢磨瞎耗,她撒开脚丫,将一把扫帚舞得飞快。

“让开,别耽误我做事!”她将几位看客逐出教室,不到三分钟就把垃圾扫进了教室后的垃圾筐里。

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高中生口袋闲钱的增多,让天翔中学教室里边的垃圾也与时俱进,仅仅是半天时间,后面两大箩筐就已装得爆满。

“等她去倒,她力气大!”叶知秋低声对蒋美丹说。

夏鹏飞看不过意,想过去帮忙,却被冷丝雨嫌弃,“边儿去,你不是干活的料!”

夏鹏飞眼睁睁看着冷丝雨一手提一大箩筐垃圾往楼下跑。叶知秋、蒋美丹在一旁得意地轻笑;夏鹏飞突然感到喉咙就跟卡了鱼刺一样难受……

“鹏飞,走吧,她倒了垃圾就完事!”叶知秋温柔地说道。

“你们先走吧!我收拾一下书本!”夏鹏飞说道。

叶知秋和蒋美丹手挽手、有说有笑地离开教室。

夏鹏飞去把教室的灯关了,饮水机的电源断了,然后替冷丝雨把书收拾了,就站在走廊上往下看。

正午的阳光下,一位身穿运动服的短发少女,一手拽着个大箩筐飞奔在偌大的广场上……

带着这样的画面,夏鹏飞缓缓朝楼下走去,与健步如飞重返教室的冷丝雨擦肩而过,不到一分钟,冷丝雨又像一道闪电划过了夏鹏飞的身畔。

夏鹏飞到幼儿园的时候,冷丝雨已飞奔在回凤凰小区的路上,手里托着两个小朋友,一个是圆圆,一个是虫虫……

夏鹏飞回到家到了饭桌前,面对丰盛的菜肴,竟是毫无食欲。

“……曹霸天拽着圆圆的朝天辫子拖着小圆圆转圈子。小圆圆恼了就说‘曹霸天,我喊三声你再不放手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曹霸天根本不听,气焰比先前还嚣张。圆圆数到‘三’时就用脚猛踩曹霸天的脚背。

曹霸天在‘哎哟’一声中放开了圆圆。

圆圆就当众喊话‘曹霸天,还有其他小朋友你们听好了!从今天起,谁要是再敢来揪我冷圆圆的辫子,我就跟他拼了!我打不过就踩,踩不过就掐,掐不过就咬’——”

饭桌上小虫虫正眉飞色舞地描述小圆圆的英雄事迹,兰兰和郝小丽都听得聚精会神,手中的筷子都忘记了夹菜。

“兰姐,郝阿姨,你们说圆圆酷不酷?”小虫虫问两位听众。

“酷!太酷了!”兰兰和郝小丽异口同声地答道。

小虫虫把眸光投向心不在焉的夏鹏飞,“哥哥呢?”

“神马?”夏鹏飞一副茫然的表情。

“算了,说了半天,你一个字也没听,浪费我的精力和表情!”

“没有浪费,我和郝阿姨听着呢。”兰兰连忙说道。

“鹏飞,你一点都没有吃,一会儿菜就凉了。”兰兰关切的眸子看向夏鹏飞,说道。

“兰姐,能说说你家的事么?”夏鹏飞这个剥削阶级的贵公子居然关心起下层民众的疾苦来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0028 你不是干活的料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