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6 打晕了扛回来

我家姐姐有点狠

2021-10-15 06:47:53

酱油天后

资讯 | 连载

忙碌的人少了很多自怨自艾。像冷丝雨这一款少女,基本没余力去伤秋悲春。

冷丝雨系了条熊猫围裙在厨房里忙碌,考虑到小圆圆捶了十分钟沙袋消耗了不少能量,丝雨决定为她做个蒸蛋羹。

丝雨拿了两个鸡蛋,将蛋液打在碗里,倒了点凉白开,往蛋液里添加了少许食盐,用筷子将蛋液与水拌匀,再用勺子将碗中泡沫除尽。待蒸锅里水开了,再将盛蛋液的碗放入蒸格架上蒸煮……

小圆圆在卧房里搂着小白,将耳朵贴在门上听外边的动静,肚子里发出“咕咕咕咕”的叫声。

过了一会,冷丝雨在门外敲门,“小圆圆,吃晚饭了。”

圆圆蹑手蹑脚跑到床边,高声说道:“我不吃我不吃!”

“开门!”

“不开不开我不开!”

“再不开我踹门了!”

圆圆赶紧扔了小白去打开了门,两眼怒视冷丝雨,小嘴撅得老高。“欺负自家妹妹算什么好汉!”

冷丝雨攀着小圆圆的小肩膀,往饭厅走,“有本事你练了沙袋也欺负我试试!”

“你都那么强了,我再练也打不过你。”

“圆圆,再强的人也有变弱的时候。”

姐妹俩在饭桌旁坐定,本已饥饿难忍的小圆圆却拿着筷子发呆。

“来,尝尝姐姐为你做的鸡蛋羹。”冷丝雨用勺子盛了一勺鸡蛋羹放入小圆圆的碗中。

小圆圆还在发呆。

“想什呢,吃饱饭才有力气和我斗。”

“姐姐也有变弱的时候?”

“那还用说,姐姐不可能一直都这么强的。快吃吖,刚才不是说肚子饿了吗?”

“好吃!”圆圆吃着蛋羹,忘了自己到底想说什么了。

……

一夜安眠将夏鹏飞昨天的不快已弱化了许多,冷丝雨的一个来电更是让夏鹏飞的恶劣心情消失得无影无踪。

半个小时后,夏鹏飞还没吃早饭就出现在冷丝雨的卧房兼书房了。

“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制度有两个主要矛盾。

一个是君权与相权的矛盾,其演变趋势是君权不断强化,相权不断削弱,直至被废除;另一个是中央与地方的矛盾,演变趋势是中央的权力不断强化,地方权力不断削弱。

中央官制的发展演变的史实多少能体现皇权强化的趋势,但高考命题中也有逆向考查,有时也考查对皇权的制约,像这个题一一”

冷丝雨在电脑中点开一个高考题让夏鹏飞看。

“这个题就是逆向考查,所以,做历史题背固定结论是容易吃亏的,准确完整地获取和解读材料信息,据材料信息得出相应结论是高效答题的必备条件。

‘史论结合,论从史出’既是历史治学原则,又是历史试题的解题方法一一”

冷丝雨辅导功课时,眸子里跃动着一种灵动的光芒,这种光芒是叶知秋即使在舞台上一展歌喉时也不具备的。

“咕咕一一”夏鹏飞的肚子发出了有碍和谐的音符。

“没吃早饭?我锅里有小笼包,你要不嫌弃就自己去拿!”冷丝雨不冷不热地说道。

话音刚落,夏鹏飞已跑出了房间。

“这人有多饿呀!昨晚没吃饭么?”冷丝雨自言自语地说。

夏鹏飞口里嚼着小笼包,一副享受地模样跑进卧房,对丝雨的手艺赞不决口。

“丝雨,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包子!”

“你那是饿了!”

“真的,从来没吃过!你这里面是什么馅儿?”

“二师兄的肉馅,东西好不好吃跟肉馅儿有多大关系?一听就知道你十指不沾阳春水,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惯了,我猜你连水稻和小麦也区分不了……”

“水稻和小麦长什么样子?”夏鹏飞把最后一个包子塞进嘴里,问道,“你会知道?你又不生活在农村!”

“我就是知道!”

夏鹏飞听到手机铃声,对丝雨说声“抱歉”就去了阳台,阳台上的一堆花盆养的植物全是紫罗兰。

“妈,有啥事?”

“我想请丝雨和圆圆到家里吃饭,你负责帮我把人弄到家里。”

“什么什么?您开什么玩笑?”夏鹏飞压低声音说道,“两个大活人我怎么弄?难不成我把她们打晕了扛回来?”

“你用什么手段我不管!反正你今中午必须把人带到!”

“不是吧您一一喂一一喂”夏鹏飞再要说几句时,电话那头已挂了电话。

夏鹏飞在阳台上来回踱步,掐了一枝紫罗兰才回房。

“我的紫罗兰惹你了?”丝雨圆睁双眼,从书桌旁腾地站起来。

“接了上级一个艰巨的政治任务,心里一着急就一一”夏鹏飞不紧不慢说道,脑子里一个主意已然成形。

“你的任务跟我有啥关系?”

“还真有关系!我妈想请你和圆圆去我家里吃饭……”夏鹏飞索性豁出去了,直接向丝雨摊牌。

“你妈!请我和圆圆吃饭!好好的为什么请我和圆圆吃饭?不去!”冷丝雨气呼呼地跑到客厅,喝了一杯凉开水冷静一下自己。

夏鹏追到客厅,在沙发上坐下慢条斯理地说:“她说要感谢你上次救她,我跟她说了,说你肯定不会同意,我妈说我带不了人回去,就让我和虫虫回去领罚!”

“领罚?罚你和虫虫?”冷丝雨颇感意外,“怎么个领罚?”

“一点也不难的,无非就是脱了上衣用皮带抽背什么的。”

“我去!还脱了上衣挨抽!她们俩个到底谁跟谁学的啊?”冷丝雨有些着急了。

“你放心,我皮实得很,我妈力气也不大,应该揍不死的!”夏鹏飞反过来安慰冷丝雨。

“连小虫虫她也下得了手?我妈再猛至少不会拿圆圆怎样!”冷丝雨忧心忡忡地说。

“没关系,小虫虫虽然身子弱,抽一抽没准能督促他好好锻炼身体了!”夏鹏飞若无其事地刺激冷丝雨的神经。

冷丝雨脑子里在构筑一幅谭若梅怒抽夏鹏飞兄弟的画面,她摇了摇头,表示无法接受;可让她背着林婉如带着圆圆去夏家别墅,让她更无法接受。

夏鹏飞见丝雨已有些动摇了,便故意对丝雨说:“丝雨,我知道你有你的原则,我也不想让你为难。你不想去就不去,大不了我马上领虫虫回去挨揍,我会记得带红花油的!”

夏鹏飞说完,从沙发上站起,急匆匆往外走,在到门前还特意加了一句“你不用管我们”。

“等等一一”

……

一个小时候后,一辆豪华轿车停在小区门外,一位衣着体面的中年大叔走下车来。

他是谭若梅的专职司机,是个资深帅哥,但他有一个更帅气的名字,何其帅。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0046 打晕了扛回来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