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秘境破书

早夭的边缘路人成仙了

2021-11-02 20:04:28

虎歌8嗷呜

资讯 | 连载

或许是因为一个生命的逝去带给小妖巨大的打击,这个渔村出身的单纯的小姑娘,在狠毒也做不到伤害自己同母异父的弟弟,良心的谴责,加上种种压力,好像有什么在悄然发生变化。

“娘,我答应你,我会好好活下去。”可我也要报仇,哪怕只有一线机会,她都会拼尽全力一试,早已去世的老师,端王,曾华卿,这些人我一概都不会放过。

舒妃终究还是不体面的逝世在那个无人愿意踏足的冷宫,若不是和她不对付的丽婕妤去找麻烦,估计尸体臭了都没人发现。

端王还来安慰小妖,他是真的动了心,可惜,作孽太多,小妖与其虚与委蛇,在母亲去世的那一天,她就在这世上孑然一人,那她还有什么可怕的,她不像是武士,可以手刃敌人,可美貌就是她的武器,她的每一步计划就是她的剑,她要勇往无前,血刃仇人。

小妖助端王登上太子之位,老皇帝后来越发离不开小妖,或许也在透过小妖思念谁,其实老皇帝并未伤害过她们母女,甚至因为老皇帝在,她们二人有了那可怜的利用价值,年轻时的皇帝也是勤政爱民,年龄大了,皇子们都大了,他就怕别人夺权,一心只想笼络众人,越来越昏庸。

看在他也活不了几年的份上,小妖对他多了些耐心,反正自打他身体不行,她们就是分床睡的,既然不需要以色诱之,小妖不介意释放些温柔。

正好可以刺激端王,端王将朝堂彻底握在手中的第二天,老皇帝就薨了,没有一丝痛苦的走,留下了传位诏书,成为太子的端王顺理成章的登基为帝。

众人发现,原本先帝身边得宠的丽婕妤也陪葬了,也不由得唏嘘一代红颜为枯骨,而小妖却在端王府,因为在登基大典后,她将以当朝吏部尚书嫡女的身份封为皇贵妃,要是不知道所有的事情,小妖或许会觉得端王不错,可现在,她只能告诉自己,多忍忍,再忍一忍,马上就成功了。

登基大典前一日,钦天寺测出吏部尚书与祭祀冲突,端王为了安抚曾华卿,赏赐了许多金银珠宝和美人,在繁忙的夜晚也不忘陪着小妖,就怕小妖多心。

第二日在小妖院中直接穿上帝王服饰和冠冕,出发去了祭台,小妖起身后,安静的待在院中等着消息,在小妖悠闲地倚在窗边看书时,窗边飞来了一只鸽子,停留在窗口,迟迟不肯离去,小妖没管鸽子,只给其向往日一样喂了些吃食,就自己看书了。

没有入宫前,她也算是被精心培养的,如果说前十六年她是大家闺秀,那么来京路上的半年足以让她学会风尘女子如何讨生活,江湖女子如何才能在乱世里保全自己。

甚至没有人知道,当初的那个戏班子的戏折子便是村头的瞎眼老先生写的,那位老先生没有死,只是四处游历,而且虽然他身有残疾却身怀武艺,也不怕受欺负。

两人遇到后老先生还劝慰过她,是她一意孤行,也是那段时间她学会了鸟语,鸽子带来消息,吏部尚书不出十日就会中毒,即使治好后也会落得中风的地步,后半辈子只会更惨。

下毒之人,是当初刘婶的侄女,曾华卿道貌岸然,说着拒绝的话,却在那姑娘有了未婚夫后,私下里却将人关起来,任自己白摆布,可怜那女子没了夫婿,失了清白,被夺取自由。

小妖也是废了一番功夫才探查到,好在她这边监管的严,曾华卿那边却很松,略施手段,那女子就同意在自己身上涂满毒药,纵使一命换一命,她也不想苟活。

苦命之人太多了,小妖有心想救她,但是心已死救回来不过一俱空壳,或许因为自己的想法变了,以往还觉得自己配不上端王的小妖,再也没了这种想法,要论配不配,那端王未必配得上自己。

登基大典后,端王彻底坐稳帝位年号为景丰,史称景瑞帝,整个朝堂有条不紊的运作,甚至还隐约能看出一些往后国泰民安的影子。

小妖不知怎么,对于这种情况她时常会觉得,在某个时代,也是一群优秀的男子,他们有追求,为国为民请命,于情于理,都是一个个令人敬佩的人,可于他们的妻子而言,实在算不上好丈夫,没有忠贞的爱情,不论对原配夫人或是第三人,都是伤害。

小妖会报仇,但不会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她的仇人是端王,不是这满朝的百姓,如果因为自己的原因百姓失去一个明君,她就是罪人。

小妖想了许久许久,不报仇,不甘心,报仇,却要掌握分寸,暗地里筹划了一个月,才最终确定了这个计划。

端王即位后第三天,吏部尚书的嫡女被封为皇贵妃,受尽宠爱,端王即位的第十天,吏部尚书中毒被救,却成了废人,满朝唏嘘不已,本来有个大好前程,却毁于一旦,果真是世事无常,皇贵妃派人“精心照顾”,往后的日子,还有的熬。

吏部尚书中毒后,中宫皇后狠狠松了一口气,一个没有娘家的妃子,再怎么也不可能入主中宫,皇后有两子,地位稳固,知道没人威胁自己,也乐的给宠妃一个面子,而且小妖从不恃宠而骄,这让皇后很是满意,说不好,两人还会合作。

端王即位后一年左右,那位皇贵妃也没有子嗣,看小妖不着急的样子,端王也就是圣上私下让御医把脉调理,就想有两人的孩子。

小妖将他的好看在眼里,但不会记在心里,杀母之仇,不共戴天,她的计划已经明确,可以实施了。

景丰三年,皇贵妃院中走水,连人带殿,烧的一干二净,没有留下一丝痕迹,景瑞帝当晚急火攻心,吐血昏迷,经御医诊断,中蛊,此蛊不致命,只是每月总有那么一夜,心绞疼痛难忍,直到死亡。

景瑞帝清醒之后翻遍了整个寝宫,将小妖所有东西都保留下来,不许别人动,景瑞帝从来都不相信小妖会死,宫中把戏众多,走水逃脱并不是很难,他不许办葬礼,让人将宫殿恢复成原模原样,派人来定时打扫,那座宫殿最后成了宫中禁地。

找了许久,他才在自己宫殿的梳妆台上找到一封信,信中将前因后果一一讲明,两人之间隔着血海深仇,景瑞帝悔不当初,他不知道两人之间的关系,曾华卿只说小妖是自己培养的棋子,他那时怎么也想不到会有父亲送自己女儿入火坑。

除掉舒妃,也不是他的安排,舒妃早就是一颗废弃的棋子,于他来说也是毫无威胁,他也是舒妃薨后才想起这个人。

可小妖不会听自己解释,他或许一辈子也找不到小妖,现在看来,至少还要感谢自己中了蛊,他会永远记得小妖,也明白,小妖不下死手,一半因自己是个明君,一半因旧情,钝刀子磨人最疼,他这一辈子只要心痛,就会想起一切,确实是好计谋。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三十八章 秘境破书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