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被当傻子了

转生仙途之追寻

2020-09-16 03:35:32

文中希

资讯 | 完结

送严俊离开,转身要回到自己的住处,却意外地发现几个人。(www?nsnovel?com)“听到了吗?洗髓丹哪!还没成为外门弟子就得到这种好东西,未免太好了吧!”一名身穿淡绿色衣裳的女子,尖酸地说。她身边另一名身穿粉红色衣裙的好子,也满是妒意地说:”甭说妳嫉妒,我都要嫉妒了,那洗髓丹可是能改变人体质的好东西哪!”“人家可是有本事巴结上田师伯,妳们两个就别妒嫉了,有本事也可以去巴结那些师叔师伯呀!”站在那两名女子前的白衣女子笑咪咪地说。“我们可没她这种本事,连预备弟子都不是,就能靠关系得到洗髓丹。”绿衣女子没好气地说。“白姊,其实她得到洗髓丹也挺浪费的,还不如让妳服下,以白姊的资质,肯定能让洗髓丹释出最大功效,听说洗髓丹最大的功效就是改变人的体质呢!这可是好东西唷!”粉衣女子咯咯笑地说。夜月瞥了她们一眼。看来这就是久违的排挤效应了,记得她上一世年纪还小时,也曾这样被一群同班的女学生排挤过。“是呀,我也这么觉得......”绿衣女子也跟着笑得灿烂。“可惜,那颗洗髓丹是人家给她的。”白衣女子摇了摇头。“不打紧,反正这里也只有我们这几个人,董师姊有事出去了,其他几位的师姊也不在......”绿衣女子诡异地一笑,对着粉衣女子示意了一眼,便相偕朝着夜月走去。还未抵达驭兽宗前,她们三人,就曾用语言鄙视、挑衅过她,如今又如此肆无忌惮的想从她手中夺走洗髓丹,让夜月对她们的印象直接落入谷底。她撇了撇嘴,”女人的妒嫉真的是很难看。”绿衣女子不以为意地笑了笑,”是,我是很嫉妒,不过,这也该怪妳自己呀!”“怪我自己?”这么一个说法,让夜月不由得有点错愕。“人长得不怎么样,也没成为预备弟子,就得到了一颗洗髓丹这种可望不可得的好东西,任谁都是会嫉妒的。”粉衣女子不怀好意地笑,”哪!给妳个机会加入我们,以后我们两个跟白姊都会给予妳些许照顾,让妳在这里生活得顺邃点,当然条件就是......将妳手中那个洗髓丹送给白姊。”绿衣女子娇傲地微扬下巴,”白姊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她可是幽州最大的家族白家家主的闺女,白家也是幽州里最有势力的家族之一。只要妳将洗髓丹送给白姊,有得是数之不尽的好处。”她语带诱惑地说:”就算妳最后无法成为外门弟子,被送回家也没关系,白姊还是会记得妳的,好处自然也少不了妳们家族,如何?”“听起来好像还很不错。”夜月不禁笑起来。“这是自然的,这种好事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夜月拿出玉瓶,一副万分迟疑、挣扎的表情,”妳们都说了,这是可望不可得的好东西,哪......加入妳们,接受妳们的照顾,这笔交易似乎不怎么合算哪......”粉衣女子见夜月似乎动摇了,连忙说:”怎么会不合算?我们现在只是预备弟子......喔不,妳现在连预备弟子都不算......这整个驭兽宗的弟子,可不像我们现在所接触到的这么少,据我所知,所有的弟子全部加起来,少说也有几万人,妳想想,妳孤身一人在宗内,可说是孤立无援,倘若有个什么事,连个人帮手都没有,若妳加入了我们,当有什么事的话,至少还有我们与妳站在同一阵线,平常也可以相互帮助,这样的好处,可不是像妳这样没身份没地位的人可以随便求就求得来的喔!”绿衣女子更是信誓旦旦地说:”妳一旦加入我们,我们绝对会把妳当作好姊妹对待,有福同享。”夜月很清楚,眼前的粉衣女子百分百将她当作是未曾见过世面,超级好哄骗的傻子、呆子。她暗暗好笑。夜月故意将洗髓丹倒了出来,深深地吸了口气,才极为不舍地说:”我还有个三哥也在这里。”听到夜月提及她的三哥,三人立时想起数日前与夜月同行的男子。白衣女子鄙夷的轻声说道:”我知道那个人......他超过年龄,进入驭兽宗内也只能当个侍童。”夜月瞥了白衣女子一眼,心里略为不悦,表面上却又认同地点了点头,无比感叹:”我三哥是超龄了......严师兄若是早个几年到我家,或许我三哥就能直接成为预备弟子......说起来,我三哥同样需要这颗洗髓丹。”粉衣女子见夜月有意将洗髓丹送给白姊以外的人,连忙说:”这就不好说了,再怎么说妳三哥还是超过年龄了,就算有资质,根骨也不错,也已经落后其他预备弟子许多,在修行一途,肯定没其他人那么顺邃,与其让妳三哥赌运气,还不如交给白姊,白姊家族可以给妳们的好处,绝对是会出乎妳们预料的,想想,等妳们回到家族后,有幽州白家作妳们兄妹两的后盾,要什么就有什么,拿金银珠宝来说就对绝不在话下,说不准,白姊家族的人有感妳对白姊的帮助,还会赠与妳们许多天材地宝。”“妳们的家族,获得如此多的帮助,肯定也会对妳们赞许有佳,如此一来,就算无法成为一家之主,也能从家族获得源源不绝的资源,供妳们富贵荣华,享受一辈子。不需要像普通老百姓一样终生劳苦就能获得这么多好处,这可是大多数普通人奢求的梦想。”“嗯嗯,妳们说得也很有理。”随意捏着洗髓丹,夜月突然笑得好生灿烂,”可是还是有个疑问,不知是否为我解惑。”“妳且说无妨。”粉衣女子微扬下颚,一副很大肚的模样。夜月在她三人面前将洗髓丹往嘴里一扔,让她们三人顿时错愕的同时才笑咪咪地问:”不知是这位白姊才是狗腿子呢?还是妳们这两位才是狗腿子呢?”“妳......”“妳可恶......”“妳怎么可以将洗髓丹这么......”粉衣女子、绿衣女子、白衣女子顿时大怒。洗髓丹都已经进了人家的口,就算她们三人想抢也抢不到,只能咬牙切齿地......“妳骂谁是狗腿子?”白衣女子冷着脸,怒问。夜月眨了眨圆圆的大眼,故作无辜地回望白衣女子忿恨得想杀她的目光,”我想妳应该不是狗腿子,不过......”一声狗腿子,让粉衣女子与绿衣女子觉得受到羞辱,更是气得全满脸通红。“那妳是说我们两个是狗腿子么?”粉衣女子尖声地问。“呵呵,我可没说妳们是狗腿子喔!我不过就这么好奇一问,妳们两位美人,又何必这样对号入座呢?”她们三人对自己不怀好意,又将她当傻子哄,这让夜月同样对她们没什么好印象,自然也就不介意,重重地得罪她们一把。“妳这贱女人!”粉衣女子手抬起来就朝夜月挥了过去。对于恼羞成怒一事,在上一世,夜月早已经历过不少次,早有准备的她,左手臂朝上一挥,轻衣将粉衣女子挥来的巴掌挡开,右手则捏着拳头朝粉衣女子的眼睛挥过去。“哎唷!”结结实实挨了一拳的粉衣女子惨叫。本要跟着粉衣女子一起整治夜月的绿衣女子,见到粉衣女子眼睛挨了一拳,当下傻了。有人傻住了,夜月自然不客气,转身、抬脚,朝绿衣女子膝盖狠狠踹上一脚,让绿衣女子不能自己地摔了个狗吃屎。“妳这个贱女......”粉衣女子又惊又气,她曾几何时被人如此揍过?“啪!”夜月老实不客气地朝粉衣女子另一只眼送上另一拳。瞬间自己身边的人就挨了两拳一脚,让白衣女子只来得及出口一句,”住手!”夜月转身走近白衣女子,”白姊是吧?”夜月毫无畏惧的姿态,让白衣女子原有高高在上的气势为之一弱。“大有来头是吧?”她双手往腰间一叉,”原来大有来头的人是妳这个样子的,随便一个人就可以打着妳的招牌帮妳乱开支票......不对,是乱给人承诺,随意划大饼,看来妳这大有来头,大家族的子女也不怎么样嘛!哪天她们为了所谓的好处,光明正大地把妳给卖了也不意外。”白衣女子闻言一愣。只见夜月转身对着粉衣女子、绿衣女子劈头就骂,”想打我,老娘就将妳打成熊猫!妳们以为妳们是谁?不过是两个狗仗人势还上不了台面的狗腿子,我呸!”见绿衣女子想爬起来,夜月又一脚朝她的肚子踩了过去,”我三哥是侍童又怎样?妳们两个不也一样只是预备弟子,连外门弟子都不是,就自以为是驭兽宗的弟子吗?别笑死人了,考核能不能过还不知道呢!想取笑人,等妳们成为驭兽宗的弟子再说。”夜月有如泼妇骂街的模样,让三人......只能说傻了,一个与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女子,竟然可以这么地......没气质?而她的外貌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呀......她们均以为眼前的女子,静静的,肯定是属于不喜欢与人争执......“看我身子薄,脸色苍白,气虚体弱的样子好欺负是吧?哼哼......”夜月冷冷地瞥向她们,”再惹我,就别怪老娘好好整治妳们。”骂完,夜月心情整个舒畅,才连忙将一直含在嘴里的洗髓丹吐了出来,得意地朝她们扬了扬,”呵呵,这种好东西,当然是留给我自己吃,妳们当我傻了吗?就算是用在我身上浪费了,我也高兴!几句话就想骗我,门都没有,妳们三个全都是傻子。”“妳......妳给我们记住!”粉衣女子不甘示弱,咬牙切齿。夜月就像看着白痴一般地看着粉衣女子,”记住?”她故作害怕地模样,”唷,我好怕唷......”她转身朝自己的院子行去,”妳们还是想辨法通过考核再来吓我吧!不理妳们这几个脑袋有洞的女人,我要去好好地、安静品尝这个好东西。”粉衣女子及绿衣女子气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白衣女子则是低着头若有所思。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八章 被当傻子了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