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食物的诱惑

转生仙途之追寻

2020-09-16 03:35:36

文中希

资讯 | 完结

练习了十多天,夜月手上的火焰终于大了点,凝聚火球术所花的时间,虽然还未到念起术动程度,却也是比初始时快上好几倍,就连扔火球的熟练度也高上许多,火球的大小堪比武师叔。从武师叔口中得知,要练到婴儿拳头大小的火球,资质、悟性佳的人,也约需花上一至三个月的时间,而她仅仅花了了十多天。旁人要花一至三个月的时间,而她仅花费十多天的时间,就达到相同的程度,这是否表示,她的悟性、资质更高于旁人不止一截呢?夜月不由暗暗得意不已。于是乎,夜月揣着壮大的自信心,趁着休假,天尚未亮便一个人溜下山,沿着上一回武师叔带着她去寻灵兽的方向行去。她可记得那一路上,可是有着各式各样的飞禽走兽,夜月打定主意,非得弄个几只野禽来解解嘴馋。可是,梦想是美感,现实是骨感地......她倒是弄到灰头土脸,一身狼狈,才好不容易逮到一只......小野鸡。而抓到这野鸡的功劳,还不是一连练习了十多天才好不容易壮大的火球术,这着实让夜月郁闷不已。原因无他......她凝聚火球术所花的时间虽不足一个呼吸的时间,但当进入实战时,花费的时间还是太久了,当她凝聚好火球,迅速地瞄准目标,一口气扔了过去......扔是扔过去,但那在空中移动的速度实在是......龟速啊!没有重量的火球能在几个呼吸之间到达目标,已经算很不容易了,可是么点时间,还是会惊动在树下、草丛中觅食的野禽,然后就可以看到那只野禽,朝着她望上一眼,接着很匆容地拍拍翅膀,振翅飞走,再不然就是,很不屑地朝着她望了眼,然后优雅地往旁走上两步,轻易闪开。搞到最后,只好很悲哀地亲身上阵,为自己施了个轻身术,在行动速度加快了数倍后,如人球般的──用扑的!扑到的话,自然是一只活生生的野禽化作囊中物,偏偏,扑个十次,只让她扑到一次......其他九次,讲好听点是熟悉、练熟练度,讲难听点就是......练吃土、练撞树、练撞壁!以至于,好不容易逮到了一只野禽时,夜月也已经灰头土脸,满身枝叶、杂草,就连头顶上也没错过。“唉!”夜月苦闷地望着手上那只小野鸡,”看来下次得换个方式,这么小一只......应该吃不了几口吧!”她试着以武师叔所教的方式,想将小野鸡丢进武师叔私下偷偷塞给她的灵兽袋,可是一连试了几次,灵兽袋仅仅时泛起一阵微弱的光圈,接着就没有反应,那只小野鸡依旧还是在手上挣扎不停。“怎么弄不进去?”一手抓着小野鸡,一手抓起灵兽袋观察,”该不会......只有灵兽才有反应吧?”再试个几回,夜月确定灵兽袋当真没有反应,只好随手找了根树藤充当绳索将小野鸡捆绑了起来。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物,夜月叹了口气,”算了,回去再弄干净,还是再去弄个几只,不然才吃个几口就没了,解不了瘾啊......”一直到夜晚,夜月回到自己的小屋时,被她带回三只不同品种,大小各异的野禽。其中最大一只,足足比一颗蓝球还大只,初估说不定还有七八斤重,个头、份量之足,让夜月看了真是心满意足啊!她迅速地弄来一些树枝做了个笼子,将其中两只暂时关在里头饲养,预计等过几天有空,又嘴痒时再宰来解解口腹之欲。折腾了好段时间,那只份量十足的野禽,被火烤得香气四溢。夜月直觉自己口中的涶液都快泛滥成灾了。拿出事前从采购弟子那里托买回来的几样调味料,便在那只野禽身上又是抹又是撒的,让整只被烤得油亮油亮的野禽看起来更是可口诱人。夜月迫不急待地拿出小刀,将野禽身上的肉切了下来,心满意足地开动......“哇,好香啊!”突然来赞叹声,让张着口正准备将肉丢进嘴里的夜月,顿时停格。“这闻起来像是好吃的......哦哦......在那边。”不知多远的地方传来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在平时就没什么人会经过的地方,这大半夜的时候......怎么会突然有人讲话的声音?那声音似乎还正往着自己这个方向前进?停格半解除的状态,夜月转头向声音的方向望去。几息后,黑暗中突然窜出一道白色身影,停在火堆旁。而那道突然出现的白色身影,一双眼闪亮亮地眼眸正望着动作奇怪,又呈停格状态的夜月。夜月瞪着那个身材修长,一身飘逸白衣打扮的男子,很快地便察觉对方的目光正落在自己嘴前的肉片上......白衣男子露齿一笑,”夜深人静的时分,师妹真是好兴致。”对方目光依然在口前的肉片上......夜月瞥了一眼火堆上被烤得啧啧作响的野禽,再瞄了瞄那个陌生的白衣男子......那目光......那目光......好像垂涎欲滴......“这位师妹,我可否......”目光往火光的方向一带,”师妹不请我坐一下吗?”请你坐一下?只是坐一下吗?光那眼光,夜月压根就不信他只是想要坐一下。夜月不管不顾,直接将刚切下来大的肉片,一副生怕被抢似地往嘴里一塞。“请......请坐。”迅速咀嚼,口齿不清地说。只听那白衣男子,风度翩翩地笑说:”看起来师妹的厨艺绝佳呀!师兄我是否有那个荣兴品尝一番?”就知道......光看那眼神就知道了。远远的时候,讲话像是放荡不羁,近了又一副斯文有礼、气质翩翩的模样......看来,十有八九是表里不一的家伙。夜月连忙吞咽,再迅速地自野禽身上切下一只腿,连瞧都不瞧他一眼,往嘴里再塞!“你自......便!”手上的小刀硬是不递过去。白衣男子好笑地看着夜月一连串的咀嚼、切肉的动作,好似怕被人抢走所有的烤肉的模样......难道他那么像专抢食物的恶人吗?白衣男子无奈地轻笑一声,”这香味无比诱人,让人食指大动......师兄我只是一时被这香气诱惑,想向师妹分一点品尝品尝。”夜月狐疑地瞅着对方。“师妹妳......不需如此紧张,妳未允许前,我不会动手抢的。”他曾几何时被人如此当作贼一般地瞧过?有些无奈地摊了摊手,咧嘴解释。瞧对方很有风度地解释,也未动手......虽然他那目光真的很垂涎欲滴。再瞄了瞄火上剩下五分之三的野禽,再确定对方真的没有抢食的举动,夜月这才将手中的小刀递给对方。“自己动手......只有一点点喔!”她心不甘情不愿地咕哝,”我辛苦了一整天才抓到的......你不可以吃太多!”小气?夜月承认自己小气,不过,谁教这个地方没人卖鸡鸭鱼肉,想买可能还得下山走上好几天,找到普通人的小村庄才有可能买到,为了吃这一顿,可是吃足了苦头,这教她又如何能不小气?“呵呵......”白衣男子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拿着小刀对着火上的野禽一挥,一片片切割的肉片,便整整齐齐端放放在白衣男子不知从何处弄来的玉盘上。只是一瞬间,原本还有野禽模样的野禽只剩下一副骨架,仍在火上烘烤。哇哩咧......变魔术?夜月张着一小口,错愕地瞪着玉盘上排放整齐的肉片,手上的腿肉还险些没抓好就掉在地上。看了看玉盘,再看看白衣男子,惊疑不定地问:”这......怎么做到的?术法变的?”白衣男子将玉盘放在夜月身前,下摆一撩,盘腿坐了下来,手上又不知从哪拿出了一只葫芦跟两只小酒杯。“月下佳肴就是要配美酒才对味。”白衣男子将倒满琥珀色汁液地小酒杯递给夜月,”来一杯吧?”一阵酒香钻进鼻中,让夜月目光不禁落在眼前的小酒杯上。皱了皱眉,她前世便不是贪酒的人,原本想要拒绝,可脑筋一转,还是将小酒杯接下。“勉为其难,算不吃亏。”夜月撇撇嘴。白衣男子哈哈一笑,”师妹真是有趣的人!”捏了块肉品尝了起来。夜月也不理他,自顾自地吃了起来,偶而间还轻啜了口酒,”可惜只有一道菜......单调了,真心不够过瘾哪......”她心里开始作起盘算,是不是有空再去弄点鱼什么的......不知山里还有没有其他可供佐料的山菜?夜月的喃喃自语令白衣男子的目光不由地再落向夜月。“师妹的这一手厨艺真是不错,想来师妹以前经常烹煮食物。”“还好,来这里......头一回。”到了这一世,虽然不是什么金枝玉叶、千金大小姐,却也还是算大户人家的小姐,凡事自然不需要她经手,来到这世上,真真正正地头一回,自己煮东西吃,而且还是不知吃了多少辟谷丹,嘴淡了好长一段时间之后。“呵呵,虽然只是凡俗之物,可是偶而满足一下口腹之欲,也是一种不错的享受。”他为自己再倒了杯酒,”请问师妹如何称呼?入门多久了?怎会一个人大半夜独自一人在此自得其乐?”“夜月,还不算入门,只能算是预备弟子。”探来历?不过,她也没什么密秘好藏着掖着。“预备弟子?”白衣男子目光不禁在她身上打量了一圈。“怎了?”夜月不解地顺着对方的目光也打量起自己。没什么问题呀......除了有些狼狈。“看来师妹的处境不怎么好啊......”白衣男子含蓄地说。夜月愣了一下,顿时理解,想来对方是误会了自己的一身狼狈。“还好。”她也懒得多作解释,只想尽快多吃些,才不会吃太多亏......自己劳心劳力好不容易弄出来的烤肉,就这样进了不认识的人嘴里,仅管对方也拿出了酒,可不管怎么想,夜月还是觉得自己有点吃亏。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十八章 食物的诱惑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