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打赌

天下第一

2020-09-16 05:08:14

啪啪小键盘

资讯 | 连载

第五章打赌

“小兵哥,真的吗?!真的今天就可以出发捕鱼了吗,太好了!”一旁的仙儿听到陈小兵说的话,脸色涨红,激动不已。

“可是小兵啊,我以前捕鱼都是差不多这个点就该出船了,在湖面上一直忙活到太阳落山才回家的,也不知道咱这次用的这种捕鱼方法,多久才能收网回家呢?”

胡大叔突然问道。

“嘿嘿,胡大叔,我们这次使用的这种方法你丝毫不用担心,我敢保证我们现在出发撒网,一个时辰内就能够赶回来吃个早饭。然后咱们只需悠悠哉哉地待在家里坐等qun鱼入瓮就行了,至于中间的这段时间,咱该干嘛就干嘛,你要是想出门赚点外快都行,一点都不用操心,轻松至极。”

陈小兵心里面边打着如意算盘边笑着向胡大叔解释道。

胡大叔听得一愣一愣的,惊讶得口呆目瞪的。

“这么轻松?!这样就能捕到鱼?!”胡大叔心中顿时有种白活了大半辈子的感觉。

“哈哈哈,胡大叔你就放一万个心吧。”

“不信的话,咱们现在就出发,立刻去验证一下不就行了?”为了消除胡大叔心中的顾虑,陈小兵提议道。

“好好好!那感情好!我这就去准备鱼料还有其他东西,等我一下!一会儿我们就出发!”胡大叔心中仿佛一直在等陈小兵的这句话一般,一听到他的提议瞬间激动着跑过去收拾东西了。

此刻,陈小兵也明白胡大叔为何如此激动,他心里面堆积了太多年的憋屈了。

轻摇着头,陈小兵笑着一手抓起一个捕鱼笼便走向了门口。

走到门口,顿了一下脚步,陈小兵扭头对屋内正在拿东西的胡大叔喊到,“对了,胡大叔,记得带一捆长绳,还有一根长竹竿,待会我们会有用处。”

此刻的胡大叔对陈小兵可谓是言听计从,陈小兵说的话他几乎是无条件服从。因为他心里面对眼前的这个少年寄托了厚重的希翼,他真心希望少年能够改变他家那贫苦的命运。

“好嘞!我这就去拿!”胡大叔点了点头,迅速回答道,立刻转身找起了绳子。

……

昏暗的天空缓缓变亮了,万里无云,宽广的冀州湖面上隐隐露出了一抹鱼肚白。

湖岸边上,一排排整齐的木板铺盖成了一条条通往湖面的木道,汇聚成了一个有些规模的小码头。码头边上一艘艘大小不一的捕鱼船整齐排列着。此时的这个时间点已经有不少渔夫在码头上忙碌着了,个个肩上扛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往自家船上运。

清晨的天气略显清凉,空气微微有些潮shi,路边的草叶上露珠凝结。两个熟悉的身影双手拿满了东西从小道冒出,走向了码头的一条木道上,胡大叔的渔船静静地停在那里。

陈小兵双手各抓着两个捕鱼笼,脖子上挂着一个,后背还背着俩,全身上下几乎都没有空余的地方了,捕鱼笼上绑着一条更方便携带的绳子,是仙儿特地加上的,不得不说确实效果不错。胡大叔的身上此时也同样挂满了捕鱼笼,但他的脸上的皱纹却是始终舒展着,面挂笑容。

“哟,这不是胡老哥吗?”正当陈小兵和胡大叔两人要将东西搬到船上的时候,一道不太友好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顺着声音看去,一个门牙龅出,头顶微秃,身着青衫的中年男人双手抱xiong,形似一只脱了毛的野猴子,他zui角轻勾,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双眼直直看向胡大叔。

“你还没转行啊?呵呵,胡老哥,如今你这艘小破船可捕不到鱼了,不如你来我的船上打下手吧,我会每月给你点工资如何?哈哈哈——”

青衫男子ChiLuoluǒ的嘲讽之意溢于言表。

“候洛阳!你……你别欺人太甚!别以为你有艘大点的捕鱼船就自以为是,我告诉你,你会恶有恶报的!”

听到候洛阳说出的话,原本还开开心心的胡大叔老脸瞬间一黑,扯着嗓子对他怒道。

“呵呵,胡老哥,你可别气坏了身子,我说的可是大实话啊,现在就凭你那艘小破船,一天能捕多少鱼你自己心知肚明,都快不够自己吃了吧?而我的这船一天能捕多少鱼你也是知道的。”候洛阳摊了摊手,做出一副无奈的模样。

“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呵呵。”

“你…!”候洛阳带刺的话呛得胡大叔说不出话来,毕竟事实也是如此。只不过任凭是谁也噎不下这么一口气啊。

就在这时,本来站在一旁的陈小兵将手中的捕鱼笼扔到船上后,缓缓地走到了胡大叔的面前,shen手拦住了他,明亮的双眼微眯着看向前方的候洛阳,轻笑道,“这位猴子,哦,不,候大叔是吧?我是胡大叔今天聘请来的帮手,方才我听见你说的话,有些不明白,敢问一下候大叔,你刚刚那话的意思是你的船大所以你捕的鱼也肯定胡大叔的小船多?是也不是?”

候洛阳看到一个从没见过的年轻人站出,貌似想替胡老汉出头,冷哼一声,“你是谁啊?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

“呵呵,候大叔,你先别管我是谁,你就说你刚刚那话的意思是不是那样的?”陈小兵依旧微笑地看着候洛阳,淡淡说道。

“哼!是又如何,不是又怎样?!”候洛阳显然懒得跟陈小兵继续谈,高傲地扬了扬头。

这时一旁的胡大叔虽然生气,但还是理智的,心中也明白自己跟这姓候的之间的差距,怕陈小兵惹上事,欲言又止,拉了下陈小兵的胳膊,不过当他看到陈小兵此时无比认真的眼神后,便悄悄放下了手臂,静静地站在了一旁。

“很好!候大叔,那既然你这么自信,不如我们来打个赌如何?”陈小兵盯着候洛阳一脸认真的说道。

听到有人竟然要跟自己打赌,候洛阳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耳朵往陈小兵那里凑了凑,道,“啊,你说什么?你要跟我打赌?我是不是听错了?哈哈哈。”

顿时笑声四起,一些候洛阳雇佣的工人站在他身后,一听到这个年轻人竟然要跟他们老板打赌,也都不禁笑了起来。毕竟两个人的身份在所有人看来简直天差地别。

“呵呵,你没听错,我们来打个赌吧!就比今天看我们谁捕的鱼多如何?而且就请在座的各位当我们这赌约的见证人!”

这个小伙子不是傻了,估计就是疯了,竟然敢跟候洛阳比捕鱼,他不知道候洛阳可是这一带最大渔船的拥有者吗?他那大船一天可是能捕至少两三百斤鱼的啊!周围的人一听陈小兵说出的话都以为他疯了,就连一旁的胡大叔都替陈小兵捏了一把冷汗,不过此时的胡大叔心里面却莫名其妙地觉得,陈小兵并不会输了这场赌约。

任凭周围的人惋惜也好,叹息也罢,陈小兵脸上却依然保持微笑,仿佛一切与自己无关一般。

虚眯着双眼审视了一番陈小兵,此时候洛阳发现自己竟然有些看不透这个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不过他心里可不认为这个年轻人捕鱼会比自己强。

“哈哈哈,年轻人好魄力!你的这个赌我接了!”候洛阳思索了片刻,冷笑了起来。

“不过嘛,呵呵,既然是打赌,没点彩头怎么行呢?你说是吧,小伙子?”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五章 打赌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