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水落石出

灵异见闻录

2020-11-22 02:02:02

葬雪青花

资讯 | 完结

  我记下了师傅的话,可是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想到小冉也是被坏人所害,不知怎么就感觉特别的难受,气愤,这时,我才清楚的知道这个人我是真的很在乎,自己暗暗下定决心,既然如此我就一定要保护好她,不能让惨剧发生在她身上!

  第二天一早去了教室,没想到小冉早早的就到了,两人坐到一起,我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不敢告诉她事情的真相,但是满脑子都是那件事,一时间有些尴尬。这时,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将我的手一把攥住,双眼望着我说道,“我相信你一定可以保护好我的。!”

  我笑了笑对她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那些鬼怪伤害你的!”这时,王毅和李明和别的同学也都进来了,大家看到了这一幕,顿时,炸开了……这种情况还真是始料未及。

  长话短说,下了课,师傅给我打了电话,我知道,马上就能看到师傅昨日跟我说的惊喜了。

  按约定,我们在中午没人的时候到了那个厕所外,师傅看了看说,“这地方的确是个养鬼的好地方,但我估计这不是无意的,应该是有人故意设的局。我在这学校也待了几年了。从未发现,应该是最近才设的。这样的事情在学校里不常见,但是在外边的社会里我已经见过不少了。看来的确是有人准备对这里的学生下手。”

  接着吩咐我说:“这只鬼只能抓不能帮。”我有点不懂,“师傅,它跟我说它很可怜的啊,死了还要受到折磨。见死不救是不有些残忍。”

  师傅摇了摇头“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但凡有主的鬼在意念上已经不是它自己了,即便很可怜也没有办法,只有这一条道路,因为你即便给了它自由它还是会回到这里,继续完成主人对它下达的任务。除非……”

  师傅没有说下去,我急忙问道,“除非什么?”“除非养它的人亲手杀死这最后一丝灵魂或者它的主人自己死掉。”我听了之后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它已经死了,我能做的就是趁早超度它,让它不要吸收太多阴阳失衡之气,不然日后祸患无穷。”师傅摇了摇头道,说完,拿出了那个罐子。

  里面是几天前从那些棺材中得到的灵芝,现在成了糊状。师傅用手指抹了一点,抹在自己的鼻子下面,还有太阳穴的位置。

  接着让我自己也抹一些。我照着师傅的样子也抹了一点,不知道有何用处。

  师傅叫我不要出声,悄悄地站在那洗手间的镜子前,然后在镜子上用那糊状物画了一道符,而我则四处查看,会给师傅放风。

  一系列的事情都做好了之后,师傅怪异的笑了一声,把我拉了过去,并叫我不要说话。

  两人直直的站在镜子前,像两具僵尸一样。过了几秒钟,我就看到了那只女鬼从女厕缓缓走了出来,一如既往的耷拉着脑袋。

  这时,惊奇的一幕发生了,它竟然无视我们,一边走还一边不断地四处张望,似乎在找什么。

  这下我明白了师傅为什么会怪异的笑一声,一定是在叫这只鬼!它东张西望的走到了镜子前,突然,像被定格一样,一下子不动了。

  这时,师傅长出了一口气,“行了,能动了。”这时,师傅拿出一面镜子,在那女鬼的额头上一照,那女鬼整个身体就被镜子吸了进去。

  我看的是目瞪口呆,情不自禁的说道,“这简直是在变魔术啊!”

  师傅笑了笑,用水将镜子上的灵符擦掉,又洗了洗脸,说:“知道为什么告诉你这罐子里是好东西呢?这可是咱们这行抓鬼的最佳利器了。”

  “为什么那鬼看不见咱俩还定在那里一动不动?”我好奇的问道。

  “这是因为,鬼之所以能看到人是因为你整个人都被阳气包裹着,它的眼睛就好比是热感仪一样,普通人站在它面前就是一团火红火红的。自然可以看到你。但是,你一旦抹了这被盐巴沁了的灵芝以后它就看不到你了。那是因为这东西在那鬼棺中待的时间太久了,阴气特别的重,抹在你的鼻子下面,就会盖住你呼出来的阳气。抹在你的太阳穴上,就能盖住你整个身体的阳气。这样鬼就看不到你了。”

  师傅点了一支烟,接着说道,“之所以能定住它到不是这灵芝的缘故,而是我在镜子上画的就是定鬼身的符,之所以用那东西画是为了让鬼看不到,整个身子被那灵符所照。”

  我听了之后,实在是感慨万千,世间竟有这样的奇物,这样的能人!想想自己这小半辈子还真是只读了圣贤书,对窗外之事真是一无所知啊。

  收了那鬼,师傅对我说道,“这里暂时不会再有事,但是,这局还在,我在学校里无法完全破了这局。但是,你可以。”

  说着,拿出一个八卦圆盘,有手掌大小。“你将这个藏在窗户的夹缝里,每天中午拿出去晒晒太阳,晒1个小时就行,只要过了7天,这个局即便没破也再不能养鬼了。”

  这里的事总算是搞定了,还好没有引起太大的恐慌。

  出了教学楼,师傅对我说道“你现在把你的朋友叫出来,我在树后面看看她的面相。你只需要跟她聊几分钟就行了。”

  我一听急忙给她打了一个电话,不多时便过来了。照着师傅所说,与其无关痛痒的聊了一阵子,之后把她送回宿舍,给师傅打了个电话。

  师傅在电话中跟我说,“她是被人下了降头了!这件事比较复杂,我最不希望的事还是发生了。”

  我一听知道事情肯定不简单,我只是从那本小册子中见过这个字眼,但是对它一点都不懂。“师傅,这降头是什么?很可怕吗?”

  师傅答道,“她现在的情况还是好点的,你之前教给她的方法也是对的,这事得从长计议。这个礼拜天你再回一趟道观,我来告诉你该怎样解除。”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十六章 水落石出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