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血方归来

灵异见闻录

2020-11-22 02:02:03

葬雪青花

资讯 | 完结

  师傅看出了我的疑惑,“这也是没有办法,这家伙虽然答应要保你十年,可是,刚刚收复的这一丝灵魂戾气极重,我怕我走的这一个月它出尔反尔伤害了你,所以将至关在咏经塔里,带在身边,这样一来可以防护它伤害你,二来可以炼化它的戾气。”

  “您不是说它答应了您就不会出尔反尔了吗?”师傅无奈的笑了笑,“虽说如此,可这千年的老妖为师还是不放心啊。不过,经这次炼化它也应该更加的老实了吧。”

  我看了看那小塔,感觉就是一座普通的铜铸小塔,没什么特殊的。“你别小看了这小塔,在我们这里可是传奇至宝的存在。”

  “这塔之所以叫咏经塔,是因为在其间可是自成一片世界的,里面有无数部经书,一旦有灵魂被置入其中,这塔就会自动咏念经书,也叫镇魔曲。”

  “所以,这塔也叫镇魔塔。”我看着眼前的这个貌不惊人的小塔,对师傅更加的崇拜了。心里想着,师傅究竟是多么厉害的人,怎么会有如此之多的世间至宝。

  师傅对我说,“这次你朋友的这件事咱俩都不好办,最佳人选就是血方了。”

  接着师傅叫我把血方叫出来,手串红光一现,血方瞟了出来,见了师傅,慌忙行了个礼。

  看到此情此景,我哭笑不得,之前虽然被师傅收复但是它是一万个不服气,后来被封在手串儿里稍微降低了姿态。

  称呼师傅也用了尊称,可是,从来没有过如此情形给师傅见面就是一个大礼。看来这次镇魔塔1月游真是令它刻骨铭心了……

  师傅说道,“血方,此次叫你出来是想请你帮个忙。”

  “天师,血方不敢,只要不再让我再回到镇魔塔中,不论什么事我随叫随到。”

  师傅得意的看了我一眼,我悄悄的竖起了大拇指。

  “这次叫你来,是因为有人在辰逸的一个朋友身上下了降头,而且还饲养小鬼。我需要你去把这人找出来。并且收走那养鬼之人的小鬼。但是,不可随意杀人。我自有处置。”

  血愤听了之后二话没说,“一定办成。”师傅摇了摇头,“这人有些棘手,你要小心。”

  血方听了之后显的有些不服,“天师,这天底下能拦住我的人不超过3个,您是其中之一。另外两人已经消失了几百年了。难不成一个小小的降头师还能奈何的了我?”

  师傅点了点头,“这件事一定不能暴露辰逸……”

  没等师傅说完,血方说道,“放心,我会在他睡觉的时候去把这件事办了。”

  师傅若有所思,“你是要借他的灵魂出窍带你去抓凶手?”

  “正是此意,这样,对他来说毫无伤害。他的通灵体质,如果是灵魂出窍,这孩子阴气极盛,即便是鬼也要退避三舍。而且更不可能中了巫术。”血方如是说道。

  师傅点了点头,“好吧,一切小心。”

  这两人旁若无人的交流着,完全没有搭理我,我听到要我灵魂出窍的时候就已经有些害怕了,这人灵魂出窍不就死了吗?

  可是,那两人一拍即合全然不顾及我的感受。正要出言反驳,师傅却对我说道,“这件事成也在你,败也在你。你自己可要想清楚了。”

  我一听师傅这样说了,再加上想到可怜的小冉,义正严词的说道,“我一定不会丢您的脸的。”

  就这样,拜别了师傅,我带着重新归来的血方踏上了降妖除魔的道路回学校。

  刚到宿舍,只见宿舍里三个人正在喝酒,我一看,夏侯杰也回来了,这是几个意思。

  王毅一看我回来了,跑上前来,“这大周末的你去哪了,打你电话也不接,快来快来,跟哥几个好好喝一顿。”

  我一看无法推辞,看了看手机才发现自己关机了,打开之后十几个未接电话。也是一阵无奈。

  夏侯杰也上前来把我拉着坐下。4人就这样一顿喝了个够。

  这夏侯杰喝得有点多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先是给我们3个人郑重其事的道了谦,之后又说到了一直困扰着他的事。我一听就知道这家伙也被那帮人盯上了!

  事情还得从那两具女尸被发现之后说起,这夏侯杰的爸爸是A市财政处的领导干部。

  其实,A市的高级官员都知道在A市一直流窜着这样一批邪教。但是,这些人的背景很大,后面还有一个更加邪恶的组织。

  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得罪了他们就等于给自己判了死刑。而且是极其残忍的死法。所以,这些高管就一直没有言语,而那邪教也没有做太多令人发指的事情。

  他们都知道5年前消失的首富一定是这帮人害死的,但是都没想到这帮人竟然丧尽天良,连人家的两个女儿也不放过。

  5年前,那个首富因为一些生意上的事情得罪了那批人,先是敲诈勒索,后来便受到威胁。

  可是这富人却始终对此无动于衷,最后逼急了那些恶人,一夜之间他家的银行破产,商店被烧,连这富人也再无音讯。

  当时轰动了全国,政府大力剿捕,当时就抓捕了一大帮邪教组织,虽然还是有些漏网之鱼,但是极大程度的震动了那些坏蛋,一直不敢再胡作非为。

  那两具女尸被找到之后,逮捕了一些当年的漏网之鱼,夏侯杰的爸爸就敏锐的察觉到,这些坏人可能又要出现了,于是为了儿子的安全,全天候派人接送,可是,就算这样也出现了意外。

  夏侯杰说道意外的时候擦了擦眼泪,“辰逸,你还记得那天我回学校吗?我问你找保安室的张大爷。”

  我点了点头,“记着。”

  夏侯杰哽咽了一下,大口喝了一口酒说道,“我之所以找张大爷,是因为,那天我发现有几个人在校园里跟踪我。”“

  我开始以为是小偷什么的,就没在意,我是从小在社会上混着,打架什么的根本不在乎,这种小偷小摸的地痞流氓我更是没放在眼里。”

  “我到了车库,拿出自己的甩棍,找了一个角落,想等那几个人出现打他们个措手不及。可是……”说道这里他眼里充满了恐惧。

  “当时,停车场的灯光比较昏暗,远远的我没看清来的人长什么模样,就是3个人,走的还挺快的,等他们走过来时,我猛然一击!被打中的那人头就飞了出去!”

  “我当时都吓傻了,这人怎么跟纸糊的一样,挨了一下,头就掉了!可就在这时,我才看清,那掉了的头正在一滚一滚的向身体滚去,接着那人将头抱了起来再次安了上去!”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十八章 血方归来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