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找到凶手

灵异见闻录

2020-11-22 02:02:03

葬雪青花

资讯 | 完结

  血方一路教导我,这是救人,不是儿戏,一定要认真对待。叫我抛开那些世俗的观念。不要有心里压力。我也强忍着,告诉自己……

  我们宿舍和她们宿舍相隔有快1里地,两人,不,应该是两鬼,就这样走了快一刻钟终于到了她们宿舍楼下了。

  我看了看血方,它看了看我,不知怎么我有点想笑。可以不夸张的说,我俩此时一定是全世界最奇葩的CP组合。

  我是半透明的一个人形灵魂,而它则是一团人形红雾,五官外貌一概模糊不清……

  两人正打算进楼,这时,我们听到了有人在拍皮球。不用问,大半夜的在外面拍皮球,不是鬼还有什么!

  我们循着声音来到了女生宿舍前不远处的一个小公园。只见一个小孩子正在那里拍皮球。正是前不久我和小冉一通看到的那个小孩,只不过,这次我能听到它的声音……

  在夜晚之中,这咚、咚的声音显得格外刺耳,我不由的有些紧张,血方看到我这个样子,没好气的说:“你怕什么,你也是鬼啊!你还比他个子大呢。就算打起来也是它吃亏啊。”

  我一脸无语。问道,“前辈,我们要捉它吗?”“血方摇了摇头,不急,我们要用这个小鬼来找出凶手。说不定你就不用去女生宿舍了。”

  “这大晚上的他会来吗?”我不太相信的问道。“一定会的,养鬼之人半夜必定会叫小鬼回去,给它“喂食”。

  说道“喂食”,血方似乎咽了下口水。又等了一会儿,突然听得一声笛子声,那小孩抱起皮球高高兴兴的向一个方向跑去,血方招呼我赶紧跟上。

  只见那孩子穿过一片树林跑进了学校的一个家属院中,我一看,这不是老师的住宅区吗?急忙跟了进去,到了一间住户门前,那孩子穿门而入。

  我正要跟着一起进去,血方一把拉住我的手,“别进去,危险。”它指了指门上有一尊神像。

  而后,它拉着我飘到了那间住户的窗户外,只见屋子中一个中年男子端出一碗血红色的液体放到地上,那孩子像一条狗一样趴在地上用舌头不断的舔着,似乎很喜欢吃那东西。

  不知为何,看着那孩子这样,心里一阵酸痛。这时,男子开了一盏台灯,我一下子就看清了他的脸。

  竟然是我们的辅导员……只见他看着那孩子嘴里怪笑着,“快了,快了。一切都要结束了。”

  这不可能,这是我的第一感觉。我实在无法相信这是事实。我的辅导员在我开学住院的那天带着全班同学去看我,平日里和他相见也是一副为人师表的样子啊,对我们大家无比的关照。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有点头晕,我不想相信眼前的一切。拉着血方往回走。血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走了好一阵子,它才问道,“怎么了?”

  我沉声说道,“你知道那是谁吗?是我的辅导员。“血方倒是很平淡,“很正常。”我抬起了头,生气的看着它。

  “你不用生气,也不用怀疑。我见过道貌岸然的人类多得多。比这位更恨的也多得多。别说是你们老师,就算是你师傅也不……”它没有再说,转开话题说道,“你可以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但,事实就是如此。”

  此时的我心乱如麻,显然是我涉世未深的原因。血方见我还是没有动静,说道,“你看那孩子可怜吗?”

  我抬起头,不知道它说的什么意思。血方平静的说道,“你们老师无疑是一个降头师,不但下蛊,还养鬼。你可知道那小鬼是如何养成的?”

  我有些惊愕,摇了摇头。等待着答案。

  养鬼,首先要找到已夭折尚未破身的小孩,取得其生辰八字,在葬礼结束后,趁着黑夜之际。

  偷偷来到坟墓前烧香祭拜,同时使用法术勾魂,并在坟墓前种植一段尚能生长的的藤菜,一段日子过后,此时的魂魄寄附在藤菜上,降头师念咒焚符,取下一截藤菜后。

  便快速地回到家中,将取下的藤菜用刀刻成4、5厘米的高的小木偶,给予五官及衣物,着上墨及朱砂的同时,要不停的念咒,完成的木偶,藏在装有油脂的袖珍瓶子里。

  这种油脂是以巫术秘练而成的,呈黄金色,一般所见到的养鬼的的玻璃瓶中所浸泡的小木偶人,一定有两个,这两个一黑一白的小木偶为一男一女。

  因为,勾取魂魄务必要男女两个魂魄才行,如只藏一个在瓶中,则会孤阳不长,独阴不生,太过孤独寂寞而萌生逃离之念。

  另一种做法是,降头师先找一段木头,施法将木头雕成一口小棺材,再去寻找一个童男或者童女的坟墓,将其棺材挖出。

  将尸体或者死者的头颅取走,再将一种秘练的的黄色巫术蜡烛点燃,靠近尸体的下巴烧。

  热量使脂肪化成尸油滴下,降头师立刻将预先备好的棺木拿出让尸油储存其中,念咒加持,在暗中带回去,施法四十九天后,这个魂魄就听人使唤,服从行事。

  我听了之后不由的瞪大了眼睛。这时,血方压低了声音说道,“当然,现在找死去的孩子是很难的,所以,现如今的养小鬼大部分都是用活人来祭!”

  我不敢相信血方的话,认为这太过于残忍,泯灭人性。“那孩子刚刚舔的东西正是鲜血,之所以它嗜血是因为,很有可能这孩子生前是被活活的将血抽干而死……”

  我一听,这怎么越来越残忍,一时间捂住耳朵,不想再听血方的话。血方没有再说什么,“算了,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逼你,反正跟我没什么关系。你师傅也赖不在我头上。”

  说着,就往回走,我脑子很乱,见它要走,急忙跟了上去。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动手抓住这个凶犯,想到自己的老师竟然是这样穷凶极恶之人,不由得感到一阵恶心……

  就这样两人无功而返,血方也没有多说什么。回到了手串儿之中。回到了宿舍,血方告诉我看着自己身体,重重摔下去就可以了。

  照做之后,就感到的一阵眩晕,不知是睡着还是晕倒,迷迷糊糊地失去了直觉。醒来时,天已经亮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二十章 找到凶手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