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打败魔王的我,只好自己当魔王了

2021-01-14 06:45:50

阅读王

资讯 | 连载中

坐在王座上的我,脑补着斐德罗惨叫的场景,不由得笑出了声。

“啊嘞嘞,还真的很有魔王范呢,邪恶的大魔王,安乐大人。”

“呦,这不是废物吗,什么时候回来了。斐德罗怎么说。”

“善良又美丽的女神出马肯定搞定了啊,他明天就会带着几人一起闯魔王城堡。还有啊,你叫谁废物。我是女神诶!”

“好的,废物女神。”

“你,你,安乐大人,你饿吗。我这里还有一盘煎蛋呦,这可是火鹰鸟的蛋呦,很美味的。”

我看着兰斯提雅手中一盘暗黑物质,似乎隐隐有骷髅头浮现,耳边也陡然出现了许多惨叫声。

“嘿嘿,女神大人,需不需要我给你捏捏肩捶捶背?”

“啊嘞嘞,你无耻的样子颇有我年轻时候风范啊,魔王大人。”

次日,魔王城堡七层。

我一早就坐在王座上等待着斐德罗的到来。为了今天的这个“大魔王拔毛行动”我激动的一整晚没有睡着觉,当然还有人比我更激动,此人便是刚大木。

刚大木并不知道我的这个行动计划,可是当我告诉他们准备好好“迎接”第一勇者斐德罗时,刚大木就坐不住了。

他从盗版高达下跳了下来,原地360度后空翻,又跳了一段不知名的舞蹈。口中不住的叨叨着头发头发。

兰斯提雅也明显有些亢奋,我不知道这个废物女神没事激动个什么?难不成她除了废物属性外,美丽的外表下还掩藏着腹黑的心?

为了让斐德罗一行人加深对魔王城堡的恐惧,我吩咐兰斯提雅下去好好提前做些准备。

没多久废物女神欢快的回到了大厅,眼中烁烁放光。

“魔王大人,我安排好了。一定会让那群勇者好好乐呵乐呵的。哦呵呵。”

我心中一惊,这是怎么了。坑个斐德罗就这么高兴?高兴的角色都崩坏了?莫非她与斐德罗有奸情?

正当我胡乱猜测时,站在我面前的毛毛虫甜宝突然嘶嘶叫个不停,意思是有人来到魔王城堡了。

嗯?等等,我什么时候虫语八级了啊?

“魔王大人,似乎是勇者来了?甜宝在城堡外布置了它吐的丝,方才它言说有人触碰到了丝线。”

由莉怕我听不懂甜宝的嘶嘶叫,对我解释道。

现在倒也不是考虑我怎么突然听懂虫语的时候了,好好看戏才是最重要的!

“开门,迎接。废物助手把银幕拉起来,我们就在这看。”

不多时,兰斯提雅的小电影就开播了。

银幕中的一行人,为首的正是金发斐德罗。身后跟着四人,其中两个我一看还认识,正是之前那个被同伴疯狂攻击的女骑士,当然蓝色短发的面瘫法师也到场了。还有两人一个大祭司一个盗贼。看起来应该是男性。

看来还真有好戏,就算我不动手。有那女骑士和面瘫法师在场也会折磨的斐德罗欲生欲死。

“魔王大人,这俩小逗比是我特意邀请的。哦呵呵呵。”

完了完了,废物女神角色彻底崩坏了。不过我喜欢,这样的剧情才够跌宕起伏,才能引人入胜。

“诶,你数了吗?多少次了?”

“嘿嘿,十次了。这小法师发了十次火球,八次打在骑士身上,还有两次打在斐德罗身上。没有空一次技能诶,火球命中率高达百分之百!”

“咳咳,注意形象,你好歹也是女神!别笑得这么猥琐。”

我低声对兰斯提雅说道。

“快看诶,闯机关了。哎呀,被箭射中了!”

我看着银幕一阵恶寒,这是哪个混蛋设计的机关,这射出的利箭怎么就跟会自动导航似的专门朝娇弱的小菊花而去?

“魔王大人,我设计的追踪箭厉害吧?”

双眼放光死死盯着斐德罗的刚大木,似乎对他发明的追踪箭很是满意。

原来是你这秃瓢啊,别说这效果还真好,斐德罗捂着屁股颤颤巍巍的走着。算是勉强闯过了这一层的机关。

这时糖宝嘶嘶了几声。

我知道它在说等下就要到了他的守卫层。他有信心让这些勇者闯不过来。

果不其然,刚刚步入第二层的斐德罗一行人。除了斐德罗还在用剑抵挡着二层守卫虫族大军的吐的丝外,其他四人皆被缠了个严实。

“卑鄙的魔王,你只会使用这些无耻的手段。你可敢再次与我第一勇者一战?”

妈的,我一拍王座扶手,还能再不要脸点么?队友菜居然好意思喷敌人,居然还好意思和敌人约架。你当是打撸啊撸么?

算了,在看下去我的尴尬症非得犯了不可。反正我的目的也就是折磨折磨斐德罗而已。

“甜宝,你做的很好。以后有机会我介绍你去某剧组演个戏。对,你就本色出演,不过你得学门外语。来跟我学,娘亲,爹爹。好,很好,让你的这些虫族大军把这五个王八犊子带过来吧。再看下去本王会不好意思虐他们。”

不多时,这群操作猛如虎,段位塑料五的渣子就来到了我面前。

我看着被绑的严严实实,浑身盔甲也有些残破。头发有些散乱,满脸黑灰的斐德罗,我心中很是开心。正所谓,抬头看看天,苍天饶过谁。抢我第一勇者身份,还真是自寻死路呢。

“年轻的勇者呦,你掉的是这把……”

“跑偏了!”

斐德罗一脸懵逼的看着我。

“河神大人,我掉的是……”

斐德罗刚要抢答,我猛然意识到自己差点学起了宙斯。看来我还是太激动了,一想想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我怎么能不心神荡漾。

“年轻的勇者呦,你还是不服啊,本王来告诉你,你掉的是什么吧。”

“刚大木,告诉他,他将会掉什么?”

嘿嘿嘿,刚大木嘿嘿的笑着,手里一把匕首来回惦着。

“嘿嘿嘿,魔王大人,他掉的是头发啊!”

刚大木说完话,手中匕首朝着斐德罗直接头发而去,可能是嫌不痛快,直接又用手拔了起来。

斐德罗歇斯底里的喊叫着。可是完全没有影响刚大木高超的洗剪吹技艺。

不多时,斐德罗的头发被悉数拔光。

“嘿,还真亮诶,四十瓦不过如此了吧。本王大厅正好缺个灯泡你要来客串下吗?”

兰斯提雅也异常开心,蹲在斐德罗声旁。不住的抚摸着斐德罗的锃光瓦亮的脑袋,她的行为惹的其他几个美女也一齐加入到了她的行列。

“哇,真滑。”

“嘿嘿嘿,比魔王大人的盔甲还滑哦!”

等等,你们中出了个叛徒诶,摸他脑袋还想着我这个魔王大人?

斐德罗被几个美女包围,连番的摸着脑袋。一开始还抽泣的他,此刻竟然有些微微脸红。

“呸,变态,特么居然还在享受!我来给你加点料。”我不由得啐了一口。

斐德罗反应倒还算好,只是吓坏了其他四人。属性百分百命中队友的面瘫女法师此时杏口微张,看不出是震惊还是害怕,大祭司和男盗贼倒是瑟瑟发抖,最让我无法理解是要数那女骑士了。此刻的女骑士摘下了头盔,倒是一张美女的脸,再加上一头金色的长发。看起来颇有贵族气质。只是她呼吸略微急促,两腮微红,双眼迷离的看着斐德罗。

这特么的算什么?这个世界的M就这么多吗!这是个什么世界啊!

“年轻的骑士呦,本王看你还是不服,既然如此。达乌教教他。”

达乌满脸兴奋的拎着鞭子走了过来,在斐德罗的诧异中将鞭子递给了他。

“拿着,我破例让你打一会。你下手可要重一点哦,来吧勇者,此刻我的身体属于你,但我的心永远属于魔王大人!来吧,鞭打吧,发泄吧!”

斐德罗拿着鞭子的手有些发抖,可是又不得不挥了一下,这一鞭子下去,达乌兴奋的叫了起来。

“用力,再用力!”

斐德罗一个哆嗦,莫说他了,我特么都娇躯一震。

“带,带下去打!”

在场的其他位勇者,男性大祭司和男盗贼此刻已经吓得浑身哆嗦。嘴里不住的喊着不同版本的求饶口号。

面瘫法师也是微微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女骑士两腮更加潮红。

没多久,一脸满足的达乌带着眼神空洞,如同行尸走肉般的斐德罗再次来到了大厅。

“年轻的勇者呦,本王问……”

“服,我服,魔王大人,我彻底服了。我愿意发誓效……”

我一听,立马打断了他。这可不行,这斐德罗抵抗力太差了还是达乌的M属性太恐怖了,他居然打人打到愿意效忠魔王,这可怎么行。

“狂妄的勇者,居然打断本王说话。如此骄纵轻狂,如此肆意妄为。不过本王极为欣赏勇士,因此本王准备奖赏你,嘿嘿嘿。”

斐德罗对我发来求助的眼神,见我不买账又将目光投向了正在开心的吹着口哨的女神兰斯提雅。见求助毫无效果,斐德罗一脸死灰,一种上当了的表情。

“兰斯提雅,把那个‘含笑半步癫’牌煎蛋拿来。勇者一行人来到这里也算辛苦了,本王要犒劳犒劳他们。”

“啥半步颠啊,城堡里没这东西啊。嗯?煎蛋?好啊,魔王大人,我这就去拿。打发了勇者我会好好犒劳犒劳您的。”

兰斯提雅会意,我指的是她的煎蛋。她咬牙切齿的威胁我。

不多时,兰斯提雅端上来一盘上面隐隐冒着骷髅头,还散发出迷之惨叫的暗黑煎蛋。

“来来来,勇者不用客气,尤其是那个秃瓢。不,不是说你刚大木,你别哭。斐德罗,我听闻你是第一勇者,这盘宇宙第一的美食就赏给你了。”

“不不,别啊,魔王大人,我错了。你是第一勇者,让给你让给你!”

“你妹妹的妹夫的妹妹的,晚了!生死有命,吃吧!”

由莉很是懂事的掰开斐德罗的嘴,将一整盘煎鸡蛋倒进了斐德罗的嘴里。斐德罗来不及惨叫便倒下了。

剩下的四人明显被吓到了,哪怕是面瘫法师和女骑士都震惊了,眼里含着泪水。

“本王,今日开心,不愿再多杀人。把这四人加上这个秃瓢,都说了不是说你,刚大木,别哭!把他五人丢出去。”

“诶,你说没事吧,斐德罗死不了吧?”兰斯提雅小声对我问道。

我看了一眼有些心虚的兰斯提雅。

“死个屁,怎么你心疼了?我一个中级魔剑士吃了昏迷三天。这孙子皮实,一两天就醒了。不这么办,你认为他们能活着走出魔王城堡吗?

“你等记住,想挑战我。至少要高级职业才行!”

“因为--”

“本王可是--第一大魔王!”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七章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