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我是那种人吗

霸宠娇妻:总裁我们不约

2021-02-24 06:33:10

栀想

资讯 | 连载中

白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白邬覃移动着手里的鼠标,深邃的眸光缓缓网页上跟纪雨晗还有霍靳相关的标题上逐一扫过。

鼻翼微掀,他一脸嗤之以鼻的冷哼了一声:“霍靳那个小子现在应该很得意吧?”

上次在剧组的时候,霍靳不是还大言不惭的说会祝福晗晗吗?现在这算是怎么一回事?

想到这里,白邬覃的顿时有些忿忿不平了起来。

打开抽屉,他拿起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送了出来,但是等了半天,那头却始终都没有回音。

心烦气躁的眯起了眸子,他懒懒的将身子靠在了椅背上。

“滴滴”两机械的短信提示音回荡在有些空寂的办公室里。

抓起手机看了一眼,当他看清楚短信的内容之后,眸子里的光芒顿时黯了下去,就连抓着手机的手都缓缓垂了下来。

原本白邬覃是不想理会的,不过只是须臾,他心念一转,也不知道究竟是想到了什么,眼神陡然凌厉了起来。

他眯着狭长的眸子,手指迅速的在屏幕上翻飞着,英挺的眉心不自居的拧在了一起,许久之后才缓缓舒展……

回复了短信之后,白邬覃利落的从椅子上起身,他勾起了衣帽架上的外套,推门离开……

“嘶啦”一声,报纸被撕成了两半,纪怜瞪着报纸上扎眼的标题,用力的在上面踩了几脚。

楚雨龄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正看到纪怜在客厅里发脾气。

忍不住轻轻摇了摇头,她缓缓踱步走向了纪怜,抿了抿唇,她的语气里充满了浓浓的无奈:“又是谁惹你生气了?”

“妈。”纪怜伸手朝着地上一指,满脸不甘:“你看到没有?这纪雨晗就连结婚了也不安分。”

霍靳和白邬覃两个人是纪雨晗的裙下之臣是她早就已经知道的事情,原本她还奢望着纪雨晗选择了他们其中一个人之后,她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最后纪雨晗居然嫁给了莫灏冽。

楚雨龄斜着眼睛看了她一眼:“我还以为你是在为什么事情发脾气呢?纪雨晗安不安份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怎么跟我没有关系?”见楚雨龄一脸不咸不淡,她将红唇撅得老高:“我就想不明白了,这好男人怎么全都跑到纪雨晗身边了?”

看着纪怜的样子,楚雨龄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怜儿,我说你怎么老是盯着纪雨晗身边的男人?”

这世界上又不是没有男人了?

楚雨龄的话顿时让纪怜像是一只刺猬一般将身上的刺全都竖了起来。

双手插在腰间,她嘲讽的轻笑了一声:“妈,如果我是纪家的大小姐,我用得着盯纪雨晗身边的男人吗?我是什么样的身份?不过只是一个小三的女儿而已!”

虽然她也是姓纪,可是她的心里清楚得很,纪家的人肯让她姓纪已经是一种恩德了。

跟纪雨晗相比起来,她根本就什么都不是。

甚至在很多人的眼睛里面,她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她的话一下子就戳中了楚雨龄心底深处的伤口。

“怜儿,我知道是我这个当妈的没有用。”楚雨龄眸子里的光芒顿时黯淡了下去,她缓缓垂下头,声音里带着几分哭腔。

看着楚雨龄的样子,纪怜的心里升腾起了一丝愧疚的感觉。

对于楚雨龄来说,小三这两个字一直都是她心头的一块伤疤,可是刚才她这个当女人的居然一踩在了伤口上。

她想要道歉,可是嗫嚅了一下唇之后终究还是拉不下脸。

纪怜避开了楚雨龄的眼神,她微微向后倒退了两步:“我约了朋友,先出去了。”

楚雨龄张口想要叫住她,但是纪怜已经匆匆出门了。

看着纪怜火急火燎的背影,楚雨龄不由得发出了一声绵长的叹息……

此时,纪怜站在院子里,她抬眸看着眼前这栋独幢的三层别墅。

这是纪家用来安置她们母女两个的地方,除此之外,每个月还会有一笔生活费。

虽然纪家的出手阔绰,可是纪怜的心里却始终都有一个疙瘩。

从小到大,纪雨晗一直都是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公主,可是她这个私生女却永远只能躲在阴暗的角落里。

明明她们两个人身上流淌的血液都是一样的,可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

思及此,纪怜的一颗心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掐住了。

缓缓将垂在身子两侧的双手攥成了拳头,指甲深深陷进手心里,但是她却丝毫都没有觉察到疼痛。

眸光流转,纪怜深吸了一口气,喃喃自语的说道:“纪雨晗,我妈认命,但是我不会。前半生的日子我没有办法扭转,但是我的后半辈子一定要过得比你好!”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就算现在霍靳和纪雨晗传出了这样的绯闻又怎么样?

现在纪雨晗已经结婚了,她身边的男人终究是要对她死心的。

想到这里,她脸上的表情稍稍缓和了一下。

深深的汲了一口气,她平复了一下心情,随即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了出去,谁知道电话嘟嘟的响了两声之后就被挂断了。

瞪着手机看了许久,纪怜轻哼了一声。

她用力的拉开了车门,火红色的跑车顿时绝尘而去……

海风轻拂而过,空气里似沁着一股子若有似无的咸味,距离沙滩不远处的一幢别墅独自矗立着,看上去颇有几分遗世独立的味道。

院子里,霍靳正赤裸着上身躺在太阳伞下。

白邬覃慵懒的倚在门口,他伸出食指将架在鼻梁上墨镜挑了下来,挂在手指间轻轻摇晃着:“现在记者正满天下的找你呢,没有想到你居然跑到这个地方来了?”

闻言,霍靳缓缓张开眸子扫了他一眼。

掩着唇瓣打了饿一个哈欠,霍靳抻了抻胳膊:“我信任你才把这个地方告诉你的,你不会把记者给我引到这个地方来吧?”

轻轻耸了耸肩,白邬覃对着他摊开了双手,一脸似笑非笑:“在你眼里,我是那种人吗?”

“那可说不定。”霍靳轻勾着唇角,绽出了一抹浅浅的笑,只是笑意还未曾到达眼底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发出了一声嗤之以鼻的轻哼,白邬覃径直走到霍靳身边坐下。

他不客气的端起桌上的红酒轻呷了一口,风轻云淡的问道:“你不回去拍戏了?”

白邬覃这家伙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霍靳忍不住在心中腹诽了一句。

他翻了一个白眼,没有好气的道:“你觉得要是我今天回剧组的话,那边还可以拍戏吗?”

白邬覃轻轻摇晃了一下手里的红酒杯,他笑了笑,扬了扬眉:“这一次闹出了这么大的绯闻,你经纪公司那边就一点动作都没有?”

“经纪公司已经在做紧急公关了。”坐直了身子,霍靳端起了桌上的红酒,不自觉的轻叹了一声:“只不过晗晗的身份毕竟跟普通女星不用,所以这一次经纪公司那边也有所顾忌。”

话音还没有落下,霍靳似是想到了什么。

迟疑了一下,他的眸光幽幽的迸射到了白邬覃的身上:“不对,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我的事情了?”

一仰头,白邬覃将高脚杯里余下的红酒一饮而尽。

用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的在杯子上轻叩了几下,他冲着霍靳晃晃动了一下手指,一本正经的纠正道:“霍靳,你少自作多情了。如果这一次跟你闹绯闻的不是晗晗的话,你认为我会过问一句吗?”

“晗晗。”提及这个名字的时候,霍靳眸子里的光芒顿时黯了下来。

不着痕迹的从肺里吁出了一口气,他缓缓抬眸对上了白邬覃的眸子,脸上的神情陡然变得严肃了起来:“白邬覃,你不会还是没有放弃晗晗吧?”

“放弃?”似是听到了什么极其好笑的事情,白邬覃轻描淡写的哼笑了一声:“霍靳,我告诉你,我白邬覃的字典里从来都没有放弃这两个字。”

他倏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正襟危坐的看着霍靳,逐字逐句的说道:“霍靳,我早就已经说过了,你可以一笑置之的祝晗晗幸福,但是我……没有办法做到。”

“现在晗晗过得很好。”霍靳突然伸手攥住了白邬覃的衣领,手背上的青筋看上去根根分明。

他对着白邬覃怒目相斥的低吼着:“我绝对不会允许你破坏晗晗的幸福。”

“幸福?”白邬覃伸手按住了霍靳的手,毫不退让的反问道:“谁说晗晗的幸福是莫灏冽?没错,回来之前我已经调查过了,所有人都说晗晗和莫灏冽十分恩爱。可是你别忘了,还有一句话叫眼见未必为实。”

“你这是在强词夺理。”被白邬覃这么一呛声,霍靳的火气也上来了。

甩开了霍靳的手,白邬覃向后倒退了两步。

两人对视了许久,白邬覃抬起手轻轻在眉骨之间掐了一下:“你放心,如果莫灏冽真的是晗晗的幸福,我会放手的。”

如果不是的话,那可就不能怪他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25章 我是那种人吗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