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能不能别看不起我

原来情深不浅

2021-05-03 11:33:36

喜小悦

资讯 | 连载中

顾安童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总觉着这事情不会那么简单,这时她的手机也跟着滴滴响了下,随手取过居然是陆雨琳的信息,陆雨琳发了个调皮的表情,"顾安童小娇/妻和司振玄先生的蜜月看着不错啊,江暖气的和我暴躁了好久,啊哈哈哈哈。"

这条短信令顾安童头都有点眩晕,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光天化日之下她被司振玄强吻的照片都已经传到丰城那圈子里,就算是夫妻名义,也有点太开放,她这种传统家庭出身的女人真的非常不适应。

颤抖着手火速回了一条,"这消息是谁发出去的,你能查到么?或者让陆哥哥帮忙……"

"我哥?我哥都在借酒消愁了好嘛?"陆雨琳回复了句,"但是这不是你和司振玄气江暖司岳云的?我看最原始的发布人是司振玄的特助啊!"

手机骤然间掉到地上,顾安童迟缓的站起身来,"你……这新闻是你派人发……的……"

她是知道司振玄的特助一直都有跟到蓉城,只是会在工作环节才会出现,平时也不知道在哪里。可也就是陆雨琳的一句话,将她瞬间点醒。

"对司氏有好处的事情,我一向不会吝啬。"司振玄的烟已经抽的差不多,他并没有否认这件事,直接将烟头按在柜子上的烟灰缸里。

"所以包括曝光我们的私生活?"

这件事要是放在昨天,或者她被哄哄也就过去,何况只要能气到江暖与司岳云的事情,她一定会全力配合。问题就在于司振玄亲就亲了,还说那么难听的话,倒头来利用了她一把,炒作司氏集团和司氏的股票,这令她完全不能忍受。

顾安童脸色发白的时候,司振玄走到她面前,淡淡的烟草味瞬间令她下意识的后仰了下上身,司振玄奇怪的挑眉,"你一开始不是不想离婚?这不就正好合了你的心思。"

顾安童眼底含泪的站在原地,小脸煞白煞白的,那清丽出尘的容颜配上这双水眸,颇有点楚楚可怜。

其实她不管是坐还是站,都带着与生俱来的古典气质。

这种女人天生就适合用来静静的欣赏,哪怕只是默然相对的时候。只是顷刻间一阵旋风拍到司振玄的身上,满床的衣服都被顾安童卷到手上,拼命的朝着司振玄扔了过来。

“你这个流/氓、混蛋、大骗子!”顾安童不吝啬的把她认知范围内的难听词都概括在司振玄那里,她已经气的不知道自己该做点什么,脑子里一片空白。

她不想离婚的时候,司振玄不停的刺激她,一会是言语攻击,一会是约法三章,一会还有个绯闻女友。

她现在终于想离婚了,司振玄却告诉她,你现在骑虎难下,你根本没办法和我离婚。

所有的事情都掌握在司振玄手上,这种无力感令顾安童浑身颤抖,只好选择有效的攻击方法,所谓的聪慧冷静、气质高雅都被她统统抛到九霄云外。

司振玄甩掉手上的一件衣服,连跨两步,一把握住顾安童的肩膀,这迅速的动作令她站立不稳,直接被推倒在了床上,整个人惊呼了声就被司振玄桎梏在了怀里,怎么挣扎都挣扎不开。

司振玄狠狠的攥住她的手腕,威胁着说了句,“别闹了。”

顾安童被这三个字说的脑子一空,这才发现自己和司振玄现在的姿势极为亲密,近乎半搂半抱的姿势令她顿时间满脸通红,无论怎么挣扎司振玄都有办法将她压制回去,这种场面令她不由自主的想到云海巷的强吻事件。

她真的有点怕司振玄了……因为这种自然而然的惧意。

顾安童的肩膀下意识的瑟缩了下,好看的滣形微微张开,嗫嚅着说了句,“你可以欺负我……但能不能别总是看不起我……”

“我什么时候看不起你了?”那有点可怜的小动作令司振玄有了一刻恍惚,他居然想起了家里养的那只小懒猫,司振玄伸手拨了下她的刘海,蹙眉问。

“一直都有。”顾安童含着泪说:“我今天在茶馆也是为了你好,我怕江暖和司岳云回去告你状,怕他们说你拿着有增值价值的大收藏去送合作伙伴,所以我才站起来说话的。”

她瞅着司振玄没有生气,也没有开口说刻薄的话,这才小心翼翼的继续说:“你和自己喜欢的女人见面我不反对,毕竟我也没有权利反对,可是能不能别当着我的面……”

“还有司岳云他强拉着我说话,你却生我的气,你为什么不问问你弟弟到底说了什么?”顾安童连续三句问题,让司振玄沉默了下去。

他知道自己性格是比较冷淡,也因为不愿意多说,经常会造成误会。他伤害顾安童有时候也并非故意,只是偶尔怒气上涌,就有些没有分寸。在外人看来他分寸掌握非常到位,只是被伤害的那个人,真的有点可怜罢了。

今天顾安童已经被他刺激到完全失控,令他颇为意外。

司振玄按下性子,一字一句的和顾安童说:“我的确不喜欢多说,也不喜欢哄人。容易引起误会。”

顾安童难得听见司振玄和她解释,居然一时间有点发愣,即便这样她还是问了句,“不喜欢解释,也不喜欢多说,所以就可以羞辱我么?”

司振玄皱了皱眉,“我对你做的事情很正常?怎么叫羞辱?”

“正、正常才怪!”说到这里顾安童的脸又不争气的红了,“是你自己要和我约法三章,让我和你保持距离,凭什么你就可以说亲就亲,说抱就抱,还……还说那么难听的话。”

刚说完,顾安童就发现他们两个的姿势依旧维持着非常尴尬的状态,不觉咬着滣推了推,“你先放开我。”

“你还闹么?”司振玄皱了皱眉,问。

顾安童忽然间发现这时候的司振玄衬衫领口微开,露出极为性感的锁骨,袖子卷到手臂中间,眼神深邃如同漫天星河,最致命的是他的身上,有一种淡淡的味道,那种突如其来的男人味令她的脑子一阵眩晕,只觉他皱眉的时候,比面无表情的时候还要有魅力。

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回答了句,“不闹了,但是你要答应我,不许再用言语攻击我。”

司振玄愣了愣,这女人撅着嘴的时候像是在撒娇,他简短的回了一个字:“好。”

“那、那也……”似乎发觉这时候的司振玄不但有着致命的性感,还会答应她的要求,顾安童心里那滩死水又开始轻微荡漾起来,纠结半天还是吞吞吐吐的说:“也别随便亲我了。”

亲吻这种事情,顾安童对于司振玄并不会有抗拒,只是她心里的那道坎过不去。她很清楚,他总是这样,却不把心交给她的话,吃亏的就永远是她。她是个传统教育下成长起来的女人,对于男人的界定一向非常明晰,司振玄已经越过那条界限,可她不敢再让他冒然前进。

她怕寸寸失守后,最终沦陷的只有自己。

说完,她就发觉落在腰上的手紧了紧,迅速逼近的男人气息令她下意识的瑟缩了下,瞬间闭上眼睛。

司振玄的手沿着她的腰往上抚摸,最后落在浑圆肩头,声音也低沉下来,便在她耳畔飘,从来没和男人这样接近过的顾安童浑身都已经僵硬起来,她又想躲开,可司振玄将她搂的紧紧的,“这不能答应。”

“为……”刚睁开眼想要问话,顾安童却又赫然窒息,司振玄的脸离她好近,近的已经鼻尖触碰着鼻尖。

“因为现在就要做这件事。”司振玄眉眼一沉,薄滣又紧紧贴上顾安童的,骤然间炽热起来的气息令她眉尖微蹙,只是发出唔唔两声便再无还手之力,她太清楚自己和司振玄之间的力量差距,别说挣脱,她现在就像个待宰的小鱼。

他为什么不答应她这个要求,却还亲了她……

顾安童分明能感受到这个清冷男人身上不同寻常的热度,亲吻的感觉甚至都比白天在街上的时候还要猛烈……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25章 能不能别看不起我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