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隐隐的默契

原来情深不浅

2021-05-03 11:33:37

喜小悦

资讯 | 连载中

司振玄轻咳了声从顾安童的身上松开手。

房间里的气氛一时间变得微妙起来,顾安童迅速伸手拿过薄被,径直盖住自己的身体,羞的已然抬不起头。

“抱歉,刚才有点……”司振玄顿了顿后,说。

顾安童的脸色微微一变,明明刚才他和她一样,同样非常失控,为什么要说抱歉?哪怕他就这样做下去,她也不会有反抗的力气,她甚至隐隐有些期待和司振玄之间有夫妻之实,可是他却及时喊停,理智的令她无法理解。

“你对我有感觉的,对不对?”顾安童鼓起勇气问了句。

见顾安童追问自己,司振玄回过身来,“你不是想离婚?”

话题怎么会又绕到这个节骨眼上,顾安童的脸涨得通红,揪着被面反问,“可是你说已经离不了么?”

“所以,有感觉和有感情,是两码事。”司振玄说的这句话令顾安童微微一愣,他的意思是,对自己的确有感觉,可是却没有感情……正是因为没有感情,他才不会继续下去?

顾安童抱着被子走下地,跟在司振玄身后,“是孟玫么?你来蓉城是为了她么?”

司振玄莫名的转身,见顾安童脸上忽而红忽而白,裸在被子外的双肩更是轻轻抖动着,他略微戏谑的摇摇头,“你想太多了。”

不过司振玄倒是想起孟玫在包厢里和自己说的话,她说顾安童被司岳云那样对待,最后还是要嫁到司家,甚至愿意与司岳云在一个屋檐下尴尬相处,背后总有原因。

何况那天顾安童还特地过来问他,如果可以,能不能过一年再考虑离婚的事情。

到这一刻,顾安童彻底的对自己的婚姻生活绝望了,这个对自己只有感觉却没有感情的男人,这段她想逃离却涛离不开的婚姻,还有她居然会莫名心动却又不断心死的感情过程。

她看不懂司振玄,也听不懂他的话。他不愿意和她解释,只想让她这样误会的话,那她也毫无办法。

顾安童走到司振玄面前,抽了抽鼻子后将被子松开,露出一片狼藉的身体,“那麻烦,把你亲手脱了的衣服,一件一件的给我穿回来。”

这是第一次,顾安童在男人面前袒露身体,但她却要他,帮她捡回所有被他剥去的尊严。

司振玄沉默良久,终于还是依着她的意思,先伸手扶起肩头掉落的,而后绕到她身后帮她穿衣。

手还是那双手,甚至连触碰到她身体的时候还是会引起一阵轻微的战栗。和司岳云恋爱的期间,她并没有倾注过多少感情,失败也便失败;可是对于司振玄,她的确有在努力和他相处,最终的结果也不过如此,顾安童滣畔浮起一丝无奈的笑意,在感情上,她居然一直都是个失败者。

不管是最开始的司岳云,还是之后的司振玄。

这个女人的身体很漂亮,漂亮到每一寸肌肤似乎都毫无瑕疵,只是每次她轻微颤抖的时候,司振玄的动作都会有些迟疑,想不到他扣了几次居然都没能成功,削薄轻抿的滣忽然泛起个异常无奈的弧度,径直走回到顾安童的面前,将她往怀里头狠狠一抱,低叹了口气说:“算我输了,以后会好好对你。”

顾安童被抱的有些发愣,司振玄和自己妥协了?那他的意思是,不会再和自己说那么刻薄的话,也不会再做这种令人羞耻的事情么。

她不知道自己刚才那么绝然的做法,哪里触及到司振玄那冷冽的神经,那么温柔的话还是第一次听司振玄和自己说,居然令她鼻子微微一酸,小声的问:“你会好好和我做夫妻么?”

“……”见司振玄没有回答自己,顾安童也跟着无奈的勾滣笑了笑,果然有感觉和有感情真的是两码事,她倒也不能强求司振玄做不愿意去做的事情,何况他已经退了一步。

司振玄倒是又想起孟玫的话,皱了皱眉后问:“你有喜欢的人么?”

顾安童愣了下,眼中闪过一丝错愕,几乎要脱口而出那个答案,可是想到司振玄他心里有其他喜欢的女人,便又豁然失去勇气,慌张的摇着头说:“没有。”

她果然有喜欢的人,只是因为顾家的原因,才一直希望他和她好好在一起?这得付出多大的牺牲……想到这里司振玄的手微微一紧,眉宇间的气息再度沉了下来。

顾安童看见他这样,下意识的紧张起来,难道她又说错什么令司振玄不高兴了。

半晌后司振玄摸了摸她的头发,从地上捡起那床薄被,裹在她的身外,“小心感冒。”

见司振玄并没有说出难听的话,她才终于松了口气,微微点了下头。

“明天就回丰城。”司振玄从桌上拿起手机,往后退了一步,“回去后就让你接手谢二爷的这个项目的对接。”

顾安童裹着被子坐到床上,略有点惊讶的问了句,“我接手?那司岳云……”

“名义上这个项目会交由他来监管。”司振玄回身说道:“所以他不会有意见。”

顾安童点点头,司振玄又补充了句,“我今晚睡沙发,回去以后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晚上好好休息。”

顾安童呆呆的看着司振玄走了出去,他还顺手将她房间的门给轻轻带上,脑子又有些短路,明明她应该气急败坏他把两人亲吻的照片放到网上的事情,可对方三言两语就给她打发回来,甚至被冷待了这么久的怨念,也彻底消散。

不过说老实话,她想离婚是因为司振玄太过分,只要他能温柔一点,她还是愿意和他过下去,毕竟她肩上有着非常巨大的重担,那就是顾家的兴起。

转日就要回丰城,顾安童早早就将行李收拾好,等着司振玄的特助过来取。这次所谓的蜜月之行过的并没有多快乐,甚至发生不少让人非常不愉快的事情,好在最后一天,他们平安解决,进ru了种非常奇妙的状态。

说是奇妙,不如说是隐隐的默契。

这种默契更多的是来自于顾安童对司振玄的初步了解,他没有想象中那么差劲,可的确也不是自己想要的那种温柔性情。

他工作起来会变成另外个人,举止风度十足健谈,私底下沉默寡言甚至言谈刻薄,被他折磨过好几回,顾安童在司振玄身边的时候,变得比任何时候都要乖巧听话。

从如同小家碧玉一般的蓉城,乍一踏上丰城的土地,顾安童有那么点不习惯,她微微眯了下眼睛,手倒是忽然间被司振玄握住,她略有点惊奇的转头看他,他只是随口说了句,“走吧。好歹是蜜月刚回来,还热吻街头的夫妻。”

司振玄的话令顾安童怔了下,倒是忽然间红了脸,略有点僵硬的侧过头去,她居然会觉着司振玄的话里带着几分调/戏的味道。

本来她是要为这种事情和司振玄再冷战个几日才行,可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莫名的消停了。

顾安童百思不得其解,总觉着哪里有点太顺理成章,可她又不想再去改变,因为她似乎就没有赢过司振玄。

哪怕最后他说他输了,好像也不是那回事。

司家特地派车过来接的两人,司振玄那个神出鬼没的特助舒旬总算是出现在副驾驶上,这是个看起来满阳光又养眼的少年,听说年纪已经有二十五岁,但看起来顶多二十岁,所以昨天这个舒旬出现在房间里的时候,顾安童生生把他当成是酒店的小服务生。

舒旬回头看了眼司振玄,“司总,待会是直接回家,还是先去一趟公司。”

“不急。”司振玄低头对了下腕表,“公司的事情明天再过去交代,让安童先休息一天。”

顾安童知道司振玄应该说的是她到司氏企业报道的事情,略有点奇怪的问:“这件事不需要和伯父伯母说一声么?”

“伯父伯母?”司振玄抬眉看了下她。

顾安童张了张口,小声的修正了下,“爸……妈……”

“你进司氏企业原本就在结婚前是已经定过的。集团里的事情现在他们也不会管太多,我处理就好。”司振玄说到工作的事情,明显比往常健谈许多,瞥了眼坐在身边还在蹙眉思考的顾安童,补充了句,“虽然外面关于我们的新闻已经报道出去,但在公司里还是要低调一点。”

司振玄的提醒也不是没有道理,虽然顾安童作为司振玄的妻子进ru集团,是特别安排的,可也会引起董事会部分人的反感,而且也不利于顾安童和其他同事间的相处。

这点顾安童当然清楚,但她却记得自己和司振玄的照片是被登在财经版的,难道司氏集团的人都不会注意么?

司振玄勾滣淡淡笑了下,“舒旬放新闻出去的时候,并没有放你清晰照片,也没有提你的名字。”

顾安童犹豫了片刻,“那好吧。”

司振玄的声音稳沉而又动听,“给你安排的是项目组组长,专门负责这次的合作项目。司岳云将是你的直接领导,你愿意么。”

顾安童愣了下,“那、那你愿意么?”

或者是这个现实令她有点不快,顾安童的声音里都带着点撒娇意味,“你明明说过要对我好的。”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26章 隐隐的默契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