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丢人

相见亦成欢

2021-06-11 07:10:30

啾咪

资讯 | 连载中

“到底多少年前呢,反正是很久很久以前啦。那天和曾经的每一天都差不多,却让傍晚的一通电话将我曾经的幻想与梦摔的粉碎。紧随着父亲的死询来的是母亲进了精神病院,不仅如此,她曾经的老毛病也都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现实太早剥落了七彩的色泽,露出了原本灰暗而丑陋的模样。原本我相信的美满刹那变得千疮百孔,那时候若不是苏有道收养了我,我的世界就完全毁掉了。我想整治他,不过是因为这次他做的太过了。”

苏亦欢顿了顿,四周的下人不知何时已经退去,偌大的空间里只有她的声音在回响,一字一句回忆着那些无法入梦的曾经。

“祁骁骥,钱是什么?怎么就比情重了呢?”

这几天积攒下来的负面情绪随着被酒液灼痛的心一点点沉沦,两人不知何时抱在了一起。

苏亦欢的神志很清醒,一点也没醉,但她此刻就喝醉了一样发泄着心中的不满与委屈。明明眼前的男人她不了解也不曾与其有除了身体上的深入交集,但她偏就想在他身上寻求温度和安慰。

“乖,亦欢。”唇舌交缠间,苏亦欢隐隐听到祁骁骥含糊却温柔的叫自己。

衣物被件件除去,身上的关节被一点点抚开,一双带了茧的手沿着腰线摸下去,力度不大的揉弄让苏亦欢深深沦陷在这个男人的怀抱之中。

最后,苏亦欢已经有些倦意了,眼角划过一道太过刺激而产生的泪痕,还有些绵软的叫到:“祁总。”

祁骁骥只有一个想法。

真的是栽了。

苏亦欢醒的时候只有一个想法,脑袋要炸了。

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喝了酒,一个是太放纵了。

本来这倒是无所谓的,毕竟对于一个无业游民--有人养的无业游民来说,怎么荒唐都好。但苏亦欢昨天和李琴说好要去医院看母亲。据她所言,手术是很成功,但恢复的情况似乎不太乐观。

“苏小姐,你醒了。”门被推开,外面站着一个面目和善的老妇人。她端进一杯温白开和几片药粒,“这是醒酒药和头痛药,祁总交代了,要先吃完早饭再吃。”

说完,又从门外端进了一个放着三明治的盘子和一杯牛奶,卧室里那张小桌子便被摆满了一半。正当苏亦欢好奇她还能变出什么来并紧盯着瞧的时候,放在床头柜的手机响了。

“醒了?”是祁骁骥的声音。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19章 丢人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