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朱砂痣

相见亦成欢

2021-06-11 07:10:31

啾咪

资讯 | 连载中

“好,那就麻烦你了。”闻言,苏亦欢点点头,跟了上去。

如今和苏家脱离关系,凡事自然要开始靠自己。等这个荒谬的协约结束,拿到那九百万余款,划掉苏母要用于治疗的,苏亦欢希望自己可以开一间这样的工作室,做自己想做的事。

至于王珍珠那些人,苏亦欢可不管她是珍珠还是宝石,都与她毫无关系了。

而祁骁骥--他与自己本就应该是两个世界毫无交集的人,结束之后自己大概也不会和他有任何拉扯了吧。

想到这,这个念头便如针扎般在心头挑起些许的刺痛。完了,苏亦欢在心里笑道,祁骁骥快要变成深埋在她心下的刺了。

苏亦欢拂过桌子带起一点点细尘,在阳光下肆意起伏。屋子里的物件颜色鲜亮,造型也足够新颖,不知为何总是缺少了那一点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终于,在她以为快要参观完的时候,还按在画板上那张貌似没完成的画让她愣在原地。画架上的调色板上颜料还是鲜艳的,白纸上一个女人微微眯着眼,明明她没笑,可苏亦欢就是感觉她在笑。

恍惚之间苏亦欢仿佛看见一个女人慵懒的靠在摇椅上,在庭院中随着风微微摇晃着,一双凤眼眯起,眼角尽是说不完的情意绵绵。身后阳光微漾,从树叶的间隙投下来,光影斑斑,一时心头悸动,春风拂面的暖。

“画她的人,是她的爱人吧”苏亦欢回过神来,问站在她身后的前台小妹。

“对,这是我们老板的爱人。”前台小妹点了点头,眼中划过一丝说不清的情绪,苏亦欢低头瞟了一眼她的胸牌,叫做徐酒,“不过她已经……”

死了?苏亦欢心头一紧。若是这样,也真叫天妒红颜。

“已经是一个过去式了。”背后传来一个温润的声音,转头一看,是个戴了眼镜的男人,他笑着走上前来:“当时我本想画完她的,奈何发生的太快,便作罢了,让它就此停留吧。”

这是一幅永远不会被完成的画作。

苏亦欢心下一沉,又与男人随意聊了几句,便笑着告辞离开,说下次再来。

当她再走过那些新颖甚至有些离奇的艺术品时,苏亦欢终于明白它们缺少了什么。

创作者所有的灵魂,都投给那副永远停留的画了。画上的人永驻青春与年华,爱恨也不朽。

从工作室出来已经快要到三点了,苏亦欢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闲晃,街上人来人往,却又擦肩而过。

她想,那个工作室的老板还会爱上别人吗?

不管答案是什么。只是那个画上的女人,却就此成了一颗朱砂痣。对后来者未免不公平,但也只是静静的反复疼着,留着鲜红的血。只因世上再无她。

苏亦欢脑海里不知怎么浮现出秦澜那张含了怒气却又苍白的脸,她想,自己于秦澜,也是不公平的吧。

自己走的有些远,苏亦欢也懒得再步行回去,直接豪气冲天的打了车,上车走到一半摸摸口袋才发现没有钱。

哇,绝望,现实真残酷。她偷摸摸瞄了司机先生一眼,并叹了口气。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22章 朱砂痣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