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证清白

神眸仙医

2021-07-22 06:26:52

明在

资讯 | 连载中

清风徐来,不见水波兴起,粼粼波纹向远处荡去。

陈峰坐在河边,捡起一块石子使劲儿丢进了河里,溅起来的水滴落到他的脸上,让他原本躁动的情绪微微平静。

起身,上车,陈峰发力瞪着他的破三轮回家而去。

要说今天陈峰也是倒霉,连人带车都被质检局的人给带了回去,又是询问,又是抽样取证。

陈峰的大枣当然是没问题的!

谁知道那人是吃什么吃坏了肚子,愣是住进了医院里,却还把罪名怪到了陈峰的头上,实名向质检局举报他的大枣过量使用了催生素。

让质检局的人一顿折腾,陈峰不但没有将大枣卖出去还在局子里呆了一上午。

现在虽然是证明了自己的清白,但他今天是什么事都没有做成。

陈峰蹬脚踏更加用力了,破旧的快要散架的三轮车在布满沙石的土路上,一路跌晃,大枣丢了一路。

陈峰心里当然是很憋屈的,想他陈天罗什么时候受过这气,既然还让人家用手铐给铐了起来。

顾清雅穿着一身休闲装,头发扎起,在秘书的陪同下挨家串户的走访。

要说顾清雅刚刚出任清泉镇的镇长不久,却是碰到了许多的难题,她虽然年轻却也看得清形势。

这是那位姓卢的书记在给她下马威呢。

今天王二家丢了一只鸡,明天张三家丢了一只鸭,谁看谁不爽又打起来了,哪里聚众赌博,哪里又有人裤兜子让扒手给割了。

一堆鸡毛碎皮的小事缠在顾清雅的身边,这些突然多了起来的纠纷明摆着就是冲着她来的。

顾清雅来到了一户人家的门前,虽然是白日里,这家人的大门却也从里面反锁着。

“有人吗?镇长过来看看,了解一下情况。”秘书敲了敲门,扯着嗓子喊到。

嘎吱一声,门开了。

陈母有些谨慎,她害怕是卢大少又来要债了。

“你们……”

陈母疑惑着,难不成眼前这个年轻的女孩子就是镇长。

自从欠下了债务以后,陈父陈母就很少出门了,也难怪他们没有听说过美女镇长勇救落水孩童的传闻。

顾清雅的壮举已经被镇子里的人口口相传了。

“这是新来我们这里的镇长,名校毕业的呢。”秘书面带微笑,解释道。

陈母赶紧点头,说这孩子长得漂亮还又有本事,这么年轻就当官了。

顾清雅笑了起来,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配上她这一身衣服,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青春气息。

“阿姨,我们进屋子里说吧,我来呢就是想了解一下你们家的情况。”

陈母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还挡在门口,赶忙让出一条道来,请顾清雅往里走。

进了屋,顾清雅看到家里摆放着的崭新电器,心里想这户人家的经济状况应该还不错。

秘书是本地人,进了门见到家里没有其它人了,就问:

“阿姨,陈叔叔出去了吗?”

陈母忙着给二人倒水,应和着说道。

“他出去遛腿去了,这几天发潮,他腿上的毛病又犯了。”

“峰儿大早上的就出去了,现在也没回来。”

陈伯伯?峰儿!

“阿姨,您儿子是叫陈峰吗?”顾清雅试探着问道。

陈母朴实,也没有多想,就说:“是啊,那混小子长大了,懂事了。”

“这不,家里的这些家具电器还都是峰儿给换的。”

顾清雅噗嗤一声笑出了声,本来自己还想着要到哪里去找他,现在倒好,正好碰上了。

那天要不是陈峰跳下去救了她,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虽然说顾清雅对陈峰有那么一点讨厌,但这救命之恩还是该报达的。

……

陈峰蹬着三轮回来了,车上还剩下半车大枣。

“妈!我回来了!”

陈峰在院里高声大喊,那场景让人忍不住就联想到小时候放学回家的时候。

妈!我回来了! 

几乎就是一样的语调。

都说在父母眼里,我们永远都是孩子,还不如说我们愿意在父母面前当回孩子。

“妈!”

屋子里没人应,陈峰又喊了一声,“给我递碗水出来,我先把这车枣卸了。”

陈母一听是陈峰回来了,顾不上顾清雅,忙着出了屋子。

“累坏了吧,歇歇再喝。”

陈峰接过勺子来,哪里听陈母的话,一阵咕噜便喝了个光。

“像头猪一样,又没人和你抢。”

顾清雅靠在门口,虽然是一身休闲装却也掩盖不住她的身姿。

毕竟,人家34D!

“你怎么在这里?”

陈峰刚刚没有注意到顾清雅,他心里纳闷这个34D的妹子怎么就跟他这么有缘。

顾清雅注意到陈峰的目光在她的胸前游走,不由得红了脸,“流氓!”她低声骂了一句,也没有被其他人听见。

“我当然为了公务才来的。”顾清雅讲道,又转身对秘书说:“我们走吧,和这种流氓待在一起我觉得反胃。”

顾清雅露出一脸嫌弃的样子,也不顾上下级的关系,拉着秘书的手就走出门去,就像是姐妹之间的牵手一样。

陈母站在那里,她的反应略微有些迟钝,但还是听清了流氓两个字。

“峰儿,你……”

陈峰捂脸,这让他如何解释。

他打了一个口岔,去卸那半车大枣去了。

……

自从出了质检局那事,陈峰就再也不去集市上了,但他每天早起的习惯依然保持着。

这天陈峰和往常起的一样早,洗漱之后他就要去晨练,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之后发生的事。

陈峰穿着一个紧身黑背心,一个灰色的大裤衩子,晨跑在林间,真的是风吹蛋蛋凉。

林间有雾,视线很是模糊,一路小跑的陈峰听到了喘息的声音,很具诱惑性的那种。

陈峰,勃起了。

那声音越来越近,听得愈发清楚,就是喘息的声音。陈峰怎么说也是军人出身,视力自然要比寻常人要好那么一些,那也只看到一个身材极好的身影,模糊不清。

“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黄金瞳的封印给打开。”

陈峰凝神,试着开启黄金瞳,他想要看清那喘息声音的来源。

几次尝试之后,还是没有成功,陈峰心里郁闷,若是封印打开,他就可以看清眼前。不对,是可以看穿一切,想到初陈峰不就是凭着一双透视神眸混迹赌石界,富得流油。

“顾清雅!”

那人到了身前,他终于看清。

“陈峰!”女子同样惊叫。

顾清雅穿着一身宽松的运动衣,淡蓝色的短裤给她穿出了一种别样的气质。

“流氓!”顾清雅又惊叫了一声。

原来,她不经意间瞥了陈峰裆部一眼,就这一眼便让她红了眼。

因为运动,顾清雅的脸本就泛红,这一眼看过去,她的脸更红了。

“你别喘了!这难道还怪我?”

脸皮是个好东西,陈峰有。

陈峰一脸无辜,这也确实不怪他,有这么个美女在他身前喘息着,他没点反应都有点不尊重人家美女了。

顾清雅哑口无言,不知如何接口。

喘?

现在顾清雅连杀陈峰的心都有了。

流氓!这就是个流氓!

顾清雅心里想到。

要说陈峰也是真的不老实,下面勃起也就算了,可你眼睛盯着人家胸脯看是什么鬼?

顾清雅微微喘息,胸口一起一伏,那两团杀器来回晃动着。

啪!

顾清雅什么时候受过这种侮辱,清脆声响,一个清晰的巴掌印出现在了陈峰的脸上。

五个指印,清晰泛红。

陈峰捂着脸,已然变了脸色。

“怎么的!你还要打我!”

顾清雅一肚子的火气,心想自己怎么就摆脱不开这个臭流氓了,哪里都能碰到他。

陈峰撅着嘴,心说老子不打女人,忍!

不能忍!

“啊~!”

尖叫声打破了林中的宁静,几只停在树上打盹儿的鸟儿也被惊飞了。

这一次顾清雅没有朝他的脸上招呼,她尖叫过后,怔在了原地。

陈峰意识到玩大了,果然,当他再看顾清雅的时候,她已经泪眼汪汪了。

她哪里受过这种委屈,许是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当泪水决堤的那一刻,顾清雅头也不回的跑掉了。

“对……”

那人已经没了影。

“对不起。”陈峰的道歉,她并没有听到。

风起,雾散,林间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开始叫了,顾清雅一个人坐在河边,两眼放空发着呆。

她还是个刚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啊,本来想着下乡来历练,哪知道会有这么多的事。

镇委书记排挤她,又碰上陈峰这么个臭流氓,真是……

顾清雅越想越委屈,已经哭红的眼睛又泛起了泪花。

“我……”

陈峰转了大半个林子才找到了顾清雅,他做错了,当然得来承担。

顾清雅蜷曲着身子,将头埋进了腿间,一个劲儿的抽泣着。

“喏!给你吃,很甜的。”陈峰沾满泥巴的手伸向了顾清雅。

那是林子里的野果,很是酸甜,陈峰好不容易才找到的。

“你就是个臭流氓!”

顾清雅猛地一抬头,反手打掉了陈峰手里的果子。

“我……”

她本来是没那么讨厌陈峰了的,他救了她的命,她从心里对他有了一种好感。

可是……

陈峰挨着她身边坐了下来,清风吹来,吹干了她的泪痕,过了好久,她说:“你走吧。”

“我没事。”

“谢谢你那天救了我。”她又说。

顾清雅抬眸,他迎上她的目光,不见了泪光的眸子显得清澈明朗,她正式向他道谢。

“嗯,对不起啊,这是我的电话。” 

他掏出笔来,也不管顾清雅是否愿意,拉过她的手来,将他的电话抄在了她的胳膊上。

“有时间我请你吃饭。”

陈峰起身,走开了。

顾清雅抬起胳膊来,看了看那串数字,心里竟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她的内心,其实并没有那么讨厌陈峰了,他陪她坐了一上午,她竟然有种莫名的安全感。

“臭流氓!”

陈峰已经走远了,看着他远去,她哼了一口气,嗔道。

顾清雅的一天,说忙也忙,说不忙也还真没那么忙。

夜里,顾清雅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脑海里都是陈峰的样子,她嘟着嘴,微微失了神。

“唉呀!怎么会想起他呢。”顾清雅甩了甩头,想把陈峰从他脑海里赶出去。

但她所做的都是徒劳的,陈峰的面容在她的脑海里反而更加清晰了。

她想起了陈峰在林子里对她所做的事,胸口一阵酥麻,关了灯的卧室漆黑一片,她羞红了的脸颊也在黑暗中藏了起来。

翻来覆去,在那种似睡非睡的状态里,她入了梦乡。梦里,还是陈峰,他竟已经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了。

第二天早上,天朦朦亮,顾清雅慵懒的睁开眼睛,看着从窗外钻进来的一缕阳光,打在了她的床头。

内心挣扎了好一会儿,她终于还是起床。

女孩子都是天生爱美的,她们的衣服真的可以放满整个衣柜。顾清雅打开衣柜挑了挑,最后一件红色的运动装被她选中了。

紧身的运动衣穿在顾清雅的身上,陪衬着她的身材,韵味十足。

顾清雅的心里想着,晨练的时候,或许还能碰到那个臭流氓,这次一定要好好揍他一顿。

可惜,她的想法落了空。

这一天,陈峰并没有去晨练,趁着早上清凉,他早早的便去了县城。

一家大型服装店里,陈峰在一件精致的西装前驻足,嗯,就它了。

就在他想要把衣服取下来拿到试衣间去的时候,一个还算有几分姿色的女人走了过来。

她用极为不屑的语气说道:

“你干什么啊,这衣服是能随便碰的吗?”

狗眼看人低?

陈峰觉得真是好笑,他心里不经纳闷,难道城里的人都是这种的?

这女人一副刻薄嘴脸,典型的是那种喜欢贪图小便宜的人。

“一个乡巴佬也想来这里买衣服,也不去照照镜子。”

陈峰就站在那里,什么话也不说,就在前不久才发生了卢太太那事,现在竟然又有人来小瞧他。

“哦,那我不买了。”

陈峰倒是没有生气,也用不着和这种人生气。

他转身就要走,可让人哭笑不得的一幕发生了。

“你站住!弄脏了衣服你还想走!”

刻薄的嘴脸,刺耳的嗓音,再加上高人一等的语气,陈峰是真的想回头给她一巴掌。

“必须得赔,不过这衣服这么贵,你就等着坐牢吧。”

女人表现出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陈峰回头瞧了她一眼,画着浓妆的脸上,刻薄的表情。

恶心!

陈峰从来不是那种忍气吞声的人,他也不管什么形象,朝着那女人的脚下,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

女人也是个没教养的人,当即上来拉扯陈峰,还带着汚言秽语。

经理听到了动静,以为又是有人和顾客起了争执,带着他那大腹便便的肚子,小跑着过来。

“你松手不?”陈峰冷眼看着那女人,见她不但不松手还要用手抓自己的胳膊,“滚!”

陈峰用力一甩,那女人跌倒在了地上,当即开始打滚,脏话不断。

“怎么了!”经理故作威严,却显然是不分青红皂白。

“弄脏了衣服还打人,乡下来的就是没素质。”

就这么一句话,便否定了乡下人。

陈峰冷笑,素质,什么是素质?

地上撒泼打滚满口脏话的女人有?还是不分青红皂白胡乱给人定义的男人有?

那女人见经理给她出头,一下子胆子大了起来,也多亏昨天夜里卖力,把经理伺候舒服了。

“什么叫我脏了衣服?”陈峰死死盯着经理的眼睛,问道。

经理被盯得心里发慌,“除了你还能有谁!”

“那怎么办?”

陈峰看了看自己现在身上穿的,粗布衣服,洗的都掉色了。无奈的说道:

“我穷比一个,赔不起啊。”

见到陈峰服软,那经理一下子又有了胆子,坐在地上的女人也站了起来,用留着像鬼指甲一样的食指指着陈峰的鼻子骂道:

“就这吊丝!把肾卖了都赔不起这件衣服!”

啪!

陈峰反手就是一巴掌,力道太大,那女人的脸上红肿了一片,嘴角有一丝血迹渗出。

像猪嚎一样的哭声传遍了整个商场,女人捂着嘴巴,手拿开的时候掌心里多了两颗牙齿。

“把你的嘴巴放干净一点。”陈峰刚说完,抬脚朝着经理的大肚子踹去。

杀猪般的叫声,经理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丰富的面部表情让陈峰又上去踹了两脚。

“还有你,你的嘴巴也挺臭的。”

商场里的安保人员冲了上了,手里拿着橡胶棒的他们却不敢向前,一群酒囊饭袋。

有人报了警,警车的鸣笛声不多时便在商场周围响起,身穿制服的警察不像那些安保人员,带着电击棒的他们显然更有底气。

不对,是因为他们身上的衣服,那是底气的来源。

“就是他!他打伤了我们经理。”

有个保安站了出来,指了指陈峰。

“兄弟,可以啊,跟我们回去喝个下午茶呗。”

年轻的小警察打量着陈峰。

“这是我这周,第二次进局了。”

陈峰不管场合,拿出烟来抽了一根,又说:

“这两龟孙,等我出来再揍一顿。”

“这衣服我肯定赔你。”

经理冷汗直流,女人也差点尿了裤子,几个警察面面而觑。

这是个狠人啊!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11章 证清白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