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传说般的存在

神眸仙医

2021-07-22 06:26:52

明在

资讯 | 连载中

……

凌晨,华夏,某军区驻地。

“陈峰?”季飞用很不确定的语气问。

季飞是紧急处理小组的组长,也是应对这次突发事件的一线决策者。

陈峰点了点头,说想要一支烟抽。

季飞把烟递过去,给他点着,又说:“你的身份很神秘。”

陈峰不说话,只顾着抽烟,他不想去承认什么。

季飞笑了笑,也不管陈峰是何反应,一个人讲了起来。

“劫持飞机的不是普通的劫匪,他们是训练有素的雇佣兵。”

“我只是好奇,他们是受雇于什么人,又是为了什么而来。”

季飞说完,玩味性的看了看陈峰,后者也抬起了头。

“我们查了你的档案,你是军人,即使已经退役了。”

“但你必须牢记你的使命。”

陈峰终于开口了,却说了一句废话。

“烟还有吗?”

季飞又笑了,掏出烟盒看了看,仅剩两根了。

“都给你。”

季飞把烟丢给了他。

陈峰又点了一根,开始吞云吐雾。过了一会儿,他突然说道:

“他们是伯爵的人。”

季飞打起了精神,“伯爵?”季飞当然是听说过的,又问:

“就欧洲的那个恐怖大亨?”

“不然还有能有谁,还有人有这么大的手笔,敢在华夏境内劫持飞机吗?”

陈峰反问,语气里满是调侃。

季飞想了想,好像还真就是那么一回事,除了那个伯爵,还能有谁。

“我们从解救出来的人质口中了解到,他们在找东西?”

陈峰点头,说:

“一个u盘,里面的东西应该已经到了伯爵的电脑里。”

“哦,u盘的主人已经死了,是个黄毛。”

陈峰抖了抖烟灰,又说:

“这应该不是针对华夏的一次行动,他们只是在华夏境内动手了。”陈峰分析着。

季飞听了,皱着的眉舒展开来,不是针对华夏的最好不过的,但他还是冷冷的说道:

“即使不是针对华夏,但他们在华夏境内动手,也绝不能就这么完了。”

“华夏之威,犯者必诛!”

陈峰抽着烟,似乎不想再说什么了。

“你不应该和我们讲讲你吗?”季飞笑着说。

陈峰不可置否,他并不这样认为。

那些雇佣兵是被陈峰杀死的,即使他们的身上没有任何伤口,但季飞还是被解救出来的人质口中确认了这一事实。

“你买的票,是飞往东南亚的。”

季飞有些好奇:“你去做什么?”

“这是我的私事,无可奉告。”陈峰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你该知道,我们是有权限查任何人的档案的。”

“但是却查不到你的。”

季飞不想承认,却又不得不承认,陈峰的档案在他这里竟然还是保密的。

他所知道的不过是季飞曾当过兵,再无其他。

“你的身份是假的,对吧?”

季飞说完,眼睛死死的盯着陈峰,生怕错过丝毫线索。

“是真的。”

陈峰没有说假话,他是父母生养的,他们给陈峰取了这个名字。

季飞不相信,也不可能相信。

若说在华夏真有对他们还是保密的存在,除了龙组,那就只有一个组织了。

狼刃!

季飞并不认为陈峰会是龙组的特工,因为龙组的人在他这里完全不需要隐藏身份。

那就只有狼刃了。

在华夏,狼刃和龙组绝对是最神秘的两个存在。

“是狼刃?”

听到这狼刃两个字,陈峰终于平静不下来了,同银羽一样,狼刃同样是他一生中都忘不掉的存在。

“它已经不存在了。”

陈峰点上了最后一根烟,抽了一口,给人一种心酸的感觉。

季飞听了立马振奋起来,果然如他所想。

“你真的是狼刃的队员?”

季飞有些激动,不由得站了起来,却得到了让他这辈子都忘不了的答案。

“原狼刃突击队,特别行动组,组长:”

“陈天罗!”

季飞都刨根问底了,陈峰也没什么好瞒着的了。

说出来,又能如何?  

“陈天罗!”

季飞的脸上是不敢置信的表情,陈天罗三个字他有所耳闻,这绝对是个传说般的存在。

“查不到就不要查了,本就是个死人了,没其它事的话,我就走了。”

死人?

季飞是可以接触到一些绝密的,他应该是想起了什么,脸上涌上一片悲伤。

狼刃已经不复存在了,至于原因,没有人知道。

“可以送我出去了吗?”

季飞挺直了身子,标准的军姿,给陈峰敬了个军礼。

“可以!”

两个字,铿锵有力,对于陈峰,季飞给予了最大的尊重。

陈峰面对着季飞,心中百感,愣在那里许久,方才找回神来。

啪!

双腿并拢,胸膛挺起,他用同样的方式回应了季飞。

……

陈峰坐着军车,安然无恙的从山区回到了市里。

“谢谢。”陈峰向开车的少尉说道。

少尉不知道陈峰的身份,礼貌性的应和了一句。

军车开走了,陈峰看着消失在视线里车灯,竟然想笑。

手机已经没电了,陈峰按了按开机键,根本没有反应。

陈峰走进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买了一包烟,一瓶水,顺带着和老板借了一个充电器。

手机终于开机了,映入陈峰眼帘的却是上百个未接来电,无一例外都是顾清雅打来的。

陈峰想到肯定是有事,不然已顾清雅的性子是绝不会给他打这么多电话的。

他回拨了过去,已是凌晨两点多了但顾清雅还是在第一时间里接起了电话。

“陈峰!”

不等陈峰说话,电话那头便传来了哭声,他意识到是出了大事。

“怎么了?”陈峰问。

电话里哭声不停,这几天顾清雅在硬抗着,她给陈峰打电话打不通,一个人承受着所有。

“怎么了?清雅,你先冷静一下,到底怎么了?”

顾清雅一直在哭,陈峰心里着急,安慰却不见效。

过了好久,陈峰都抽完了一根烟,顾清雅才缓下了情绪,但说起话来还是磕磕巴巴。

工作上要强的女镇长在她喜欢的人身前,终究是做回了最真的自己,用哭泣发泄着心中的压抑。

“伯……伯父……”

陈峰的心猛地一下被提了起来。

父亲?

父亲怎么了?

“伯父出事了!”顾清雅说完,又哭了起来。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18章 传说般的存在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